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1/11
分享

水石缠绵的地方

流水的塑造力巨大,特别是遇到石灰岩时,更是展现魔力。在贵州黄果树瀑布下游6公里处的天星桥,打邦河水自北而南成“S”形蛇曲状,或激越或幽深,或潜流或明流,在几公里长的距离内塑造了盆景、寻根崖、天星湖、爱情桥、石洞、石林、瀑布等美丽景致。

确实,高原地区的数公顷山水,貌似“盆景”,实属罕见,是自然给高原的馈赠。盆景区内,岩石时而层层叠叠如书页,时而褶皱扭曲如麻花,时而孤立昂首,时而牵手成群。闭着眼睛想象,似人,似兽,似树,似物?定睛细看,岩石灰黑,布满青苔,或棱角分明,或空心其中,喀斯特面貌,沧桑又凝重。

盆景区内,流水或成窄窄的溪,或是小小的湖,或为浅浅的水,托起无数错落的石山、石崖、石壁和石罅,让人心有石生于水的错觉,水赋予冰冷的岩石以生命。石山在水里裹上浅绿,石壁在水里变成明镜,石崖在水里变得俏丽,石罅在水里变成通天的幽径,冷冰的石壁因水而润泽,孤立的石峰因水有了动感。千回百转的水体,分割着岩石,山石,水泽,树木,野草,青莲,水藻,亲密相拥,连缀逶迤,绵绵不绝,构成数不清的绝妙盆景,高雅精致,婉约缠绵。

水石缠绵,还生幻境。行走石上,如荡舟水中。可以从正面、反面和侧面,从上至下,各个角度来看山,看石,看自己。水面反光导致的轻微眩晕,眼前树成千枝,石也重影,脚步漂浮,如踏梦境。“数生”步道,365块跳蹬,沿山近壁,蜿蜒水中。水位固定不变,跳蹬是天然形成,每块都刻有日期,正好暗合了一年的周期,包含着每个人的生日,从元旦开始,逐步前行,寻找着自己生日和生命起点?然而,不知道是天意,还是人为,少了闰年的那天,一位找不到生日石的小伙子,满脸尴尬。是啊,千年流传,没有生日,恐无归处,岂不是无根的浮萍?

水上有石,石中有水,不足为奇。有生命的树木和无生命的岩石拥抱,则是奇观。树是水与石结合而产生的精灵。无名的藤蔓,交错盘旋的鸳鸯藤,或悬吊空中,或贴壁而行,与树根交错,分不清哪株是树,哪株是藤。藤交错成网,密密成衣,石柱,石芽成了绿树。藤与根织网,盖水成荫,不见流水只见根藤。安顺河谷地区水汽氤氲,普遍生长本是热带树种的大叶榕树(又称黄果树或黄葛树)。大叶榕树树形奇特、枝叶繁茂、树冠巨大、茎干粗壮、悬根露爪、不畏贫瘠的特性,生出许多幻境:两棵巨大的榕树根茎在巨石上盘绕,光洁而奇特,宛如两位飞天美女在翩翩起舞的“美女榕”,树根抱着岩石,岩石因而稳固;岩石收纳树根,根在裂缝中汲取水分,树因岩石而茂盛。“寻根崖”上,岩石裸露,粒土皆无,三株榕树,犹如石生。贴壁细看,树根粗者如筷,细者如丝,钻隙填缝,奔走东西,真不知,树根是不是要伸到“地心”?

岩石下凹成洼(溶蚀洼地),挽留、迟滞河水而造出天星湖(喀斯特潴留湖)。有了湖水,就可以从湖水的影像中,看到远处的石林、近处的盆景、蓝天白云、繁花绿树的美丽。“仙山群掌”“熊猫抱竹”“雄鹰展翅”等岩石形象,因湖水倒映而逼真,“鳄鱼”“猩猩”“风帆”等岩石的倒影,因湖水而生动。这儿是西游记电视剧《西游记》中猪八戒背媳妇的外景地。当年,猪八戒背媳妇时,肯定看到湖中媳妇倩影,不然,怎么会有如此傻乐的神态呈现给世人?

流水给岩石注入生命。距天星湖不远处的打邦河峡谷上,矗立的“桥上桥上桥(又称爱情桥)”就是流水杰作之一。三块巨石相向移动,对垒而成的天生桥拱桥,宽约两米,长约十余米,高二十余米,桥下是深深的打邦河。很久以前,地壳上升,水流顺着裂缝切割岩石,久而久之,逐渐掏空扩大了裂缝,近地表的巨石,因坚硬和大的体量,留在原地,相向移动成桥。中间巨石,沿桥向一分为二,中留空洞,远看似巨石相吻,成了“桥上桥”。迷一样的自然营力,让人们产生幻境,于是阿秀与巡天星的坚贞爱情故事应景而生,“吻石”变身为爱情石,寄托人们对坚贞爱情的向往和憧憬。

流水是高超的雕刻家,也是善变的魔法师。爱情桥下的打邦河深壑里,流水并不多,而是淌过山中的侧身崖,潜入地下的龙宫。天星洞,位于打邦河东侧,面积约1.8万平方米,直径达150米,洞内高50米,由一个大厅和若干侧厅组成,是众多的龙宫之一。洞中的石笋、石柱、石花等,形态各异,五光十色。鲤鱼跳龙门,八仙过海,美女梳头,石鸡晓唱,苗岭梯田,将军帽等象形石,惟妙惟肖。最为神奇的是,人行洞中,脚步嗵嗵,停步静听,水声淙淙。原来,天星洞曾经是数层叠加有水溶洞(地下暗河),地壳上升以后,这里便形成无水溶洞。排泄面降低,暗流只经过标高地的暗河。如此看来,天星桥的岩石不但要需要水塑形,而且还需要水的涵养和托举。

“魔法师”大变活水,在“天星洞”南侧的“冒水潭”现身。冒水潭三山环合,方圆里许,水深不可测。水或从石缝中露头,或从潭底升起,时而成大大的涟漪,时而成高高的水柱,涟漪与水柱配合,潭水裂变成万千银镜。

“银镜”在夏日滴翠的青山间融化,抽丝拧成“白练”般的打邦河。丝滑的河水绕石而过,河中巨石分水而立。河水时分时合,巨石前后错落,幻影重重。流水撞击岩石哗哗、淙淙,声如林涛,于是就有了“水上石林”的奇景。

白练遇陡崖时,跌水成瀑。“银链坠潭瀑布”位于“水上石林”终点,瀑口状如漏斗,瀑潭形如石槽。陡崖上鼓起的石包,似个个健壮的肩膀,交错搭接,瀑水在每一块健壮的肌肉上,纵情漫流,滚成粒粒珍珠,击打着岩石,发出撒落玉盘的美音。瀑潭里,翻滚的瀑水耗尽力气后,归于平静,告别岩石,与青山、绿树为伴,亲吻泥土,蜿蜒曲折地东流而去。

回看天星桥,“水绕岩石”“石生水中”“水上有石”“石中有水”“石上有树”“树生水中”诸多景致,美丽又动人。只是不知,流水这去遥远的大海途中,是否会再遇到心仪的岩石?是否会再塑造出如此的魔幻和神奇?

二〇一九年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