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1/18
分享

浅识西江

野韭菜花盛开季节,到贵州西江千户苗寨,住民宿,品苗风。

民宿是吊脚楼。没有围墙及院落,依着50度陡坡而建,典型的高原贴山式建筑。邻里之间几乎没有平面的间隔,只有垂向的差距,连每户之间的小道也是时宽是窄,躲躲藏藏。主人家是改良的吊脚楼,除了水泥立柱外,建筑材料仍然以木材为主。底楼存放工具和养猪养鸡。一楼依山而建,房屋进深仅有正常楼层半宽,二楼进深正常,可后墙是石质山坡,只有三楼才是墙体正常的房子。木质楼梯、隔板和楼板,人行其间,咚咚作响,恍若回到往日时光。

西江人自称是蚩尤后代,颠沛流离到高原。600多年前,西氏部落来到此地,向原居住的“赏氏家族”讨来落脚地方。西江是苗族历史上五次大迁徙中的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迁徙集结地,人口经代代繁衍,房屋经梯次叠建,逐渐形成了千户之多的苗寨。

都说老家是“江西”,苗族与汉族是同根兄弟,至今还留存远古的模样:农具、用具的外形与功能东部地区相同或类似,许多习俗曾在汉族地区流行,头巾是远古时尚样子,烟杆也是旧日中原流行模样,银子治病是古老的偏方。古街的西江苗族博物馆里,始祖寅飞虎雕像,火炮,大钟,编织和蜡染四件苗寨宝贝,多彩的服饰,各类生活用具,闻名的苗医苗药,展示西江人由来。扫寨,游方,歌舞,建筑,以及对人生宇宙认知,记录了西江苗人丰富多彩的文化。

其实,苗寨就是露天博物馆。古街店内陈列的苗族绣品衣饰,件件堪称艺术品。苗绣的“插针”用于平面连结集中色彩,“捆针”绣出立体感,“串针”能绣出正反两面同样的效果,粘花、贴花、补花和堆花手法则显示个体特色。衣袖、衣边及背上绣龙、虎等动物图案,托肩镶长方形花草图案,衣袖和肩部镶缀图案各异的银花片,飘带上的花鸟图案,以及银镯、压领、项圈、银头花、银角等,都有深刻含义,是“穿在身上的无字史书”,是“穿在身上的流动博物馆”。

游方街蜡染店前,女艺人展示着蜡染绘画的技巧。小巧的铜刀,在手中画龙描凤,几乎没有思索的时间,几乎没有停顿的间隔,一朵盛开的鲜花,一对双飞的鸳鸯,一栋古色的苗居,跃然于土布上,将苗族故事、心中愿望展现出来。

表演场里,“苗风”阵阵。《美丽西江》是一台展现西江千户苗族风情的大型情景歌舞剧。舞台上两只巨大牛角,展现了牛图腾。芦笙表演,曲调欢快。盛装苗女,款款动人。喝包谷酒,体验苗胞婚礼。短裙表演让人了解苗胞时尚,高排芦笙则展示表演者的高超技艺。

声调悠长,悲怆感人古歌演唱最感人。苗族没有文字记载,古歌是史诗,记载着民族历史。年逾花甲的演唱者低沉的声音,叙说着苗胞迁徙路上的悲凉、战胜困苦的欢乐、繁衍后代的喜悦以及怀念祖先、遥望家园的忧愁!

长桌宴是西江代表性民俗,也是苗族宴席中的最高形式礼仪,最能表达西江人情怀。每当过苗年、接亲嫁女、办满月酒以及村寨联谊宴饮活动时,家家户户都会搬出桌子板凳,像接龙似地顺着寨子街道,一长溜排上数百米,望不到尽头。平日里,长桌宴也用于宴请来自远方的贵客。

苗家菜肴酸汤鱼、腌鱼、腊肉、腊肠,一字排开。苗家特产土碗、土杯、米酒、热茶,摆在眼前。矮小的餐桌长条形拼接在一起,有多少人,就能拼多少长的餐桌。

长桌宴的高潮就是酒兴。进门时,三杯拦门酒,不喝不让走。在美妙的歌声里,哪有人不喝拦门酒?席间,两三位后生,吹着芦笙,伴着三五位姑娘,端着水酒和特制的敬酒装置,上席敬酒。酒歌声调悠扬,米酒入口绵柔,心随歌儿美酒溶化。

“高山流水”是苗胞特有的敬酒方式。三五个酒壶向斜后上方阶梯排列,一个高过一个,碗中倒出的美酒像瀑布样一叠一叠地接连流进客人嘴中,意为“情深意长”。敬酒的小妹为了更好倒酒,嫌“山”不够高,“水”不够长,“情”不够深,会站在板凳上,增加“山”的高度,延展“水”的长度。歌声不歇,音乐不止,水酒不断,为了不让酒从杯中溢出而失礼,客人只有不停喝酒,直到姑娘“心慈手软”,方才罢手。姑娘们笑声掌握敬酒过程,小伙子音乐控制敬酒节奏,能喝者自然喝到尽兴,不能喝者则点到为止,在“高度的热情”氛围下,又有几人不醉?

朦胧月色里,醉看西江,西江似是一首流动的诗,一阕雅致的词,风韵无限。寂静高原上,梦游西江,西江恰如一曲悠扬的歌,一幅山野的画,风情万种。西江,有久远的历史和靓丽的现在,更有光明的未来,正用美丽告诉世人,高原、苗乡、西江的一切!

二〇一九年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