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11/25
分享

“未完成”的作业

(一)

多年前的一次朋友小聚会,知道老张“作业”的事儿。

当年,老张年轻善饮,酒量扛扛的,与一般人喝酒几乎不设防,有点“笑傲江湖”“来者不屑”的味道。

可是枪打出头鸟,酒量大,经常遭人算计。当天酒场就是朋友相聚,没有什么大人物出现,大家喝得放肆。他的酒量大,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再大酒量的英雄豪杰,也经不住一群小喽啰起哄。酒过三巡,在大家不怀好意的恭维声中,老张喝高了,兴奋了,嘴就少了把门的,就会说心里话。

好在他的话不多,就是反复唠叨和诉说:“至今还未交作业!”

大家都不明白啥意思,各自根据自己的观点揣摩个中奥妙,不少人开始不怀好意的窃笑了。

女服务员见到醉酒的大男人乱喊“作业”的事,自然红脸跑开了,丢下一帮喝酒的爷们。

因为没有女生在场,男人们就开始起哄。一个个“顺杆爬”逗他,想听到令人兴奋的逸闻。不过,老张的表现让人失望,嘴里不停地嘟囔:“至今未交作业!”“还没有交作业!”就是不说清楚是啥“作业”!

不过,当时就想到老张有心思,而且时间不短,刻骨铭心,只不过不知道罢了。

(二)

大家听不到感兴趣的故事,带着斗酒后受伤的身体四散了,留下我陪伴他在沙发上休息。

昏睡近三个小时后,老张醒了。睁眼看着我,自然十分感激。

磨蹭了一会儿,试探问醉酒后有没有出丑。

我如实告诉他,笑了笑问:

“怎么老是说作业的事?”

估计老张听到弦外之音,觉得有必要说出缘故,免得大家取笑。

“哎!”老张长叹一声,讲起自己“作业”的故事。

老张是邻省小县城人,大学毕业后,要求分配到离老家近的本市工作。

当年老张小学四年级临放假时,老师照例布置暑假作业。语文老师是班主任,哽咽地告诉同学们:“国家照顾夫妻团聚,已经接到调令,将调回安徽家乡工作。下学期由新老师教语文课了,暑假作业交由新老师批改”。

暑假作业中,有一篇选做的命题作文:“我的好人好事”。不知何故,临下课时,老师着重说明命题作文的要求:

“必须是自己做的好人好事,要有意义的,而且要千人左右认为是‘好事’的好事。”

老张当时是红领巾中队长,自然不能落后,作文尽管是选做,但他认为必须做,更何况老师的一番叮咛。做暑假作业,不在话下,一蹴而就,可命题作文缺少素材,无法写出来。

说到此时,老张遗憾地说:“整个暑假,就没有做过老师要求那样的好事。”

不过,我边听边揣摩,觉得当时老师本意是要求同学实事求是地写出自己亲历的好人好事,而且好事要有新意。所谓“千人”是模糊概念,指“好人好事”要得到大家认可。

可当年的老张不这样认为。暑假期间,为了这篇作文,老张都要疯了,整天想如何做好人好事。帮父母做家务,带弟弟妹妹,下田干活,不能算,这是义务,大家都一样。看见老人过街就去搀扶,有空就到镇里敬老院帮厨,可是大家都去,而且学校提倡大家做,也不能算。心里盼望多做点“小小的”好人好事同时,能做一次“有意义的”。

老张不甘地说:“千人不是个小数子,大城市里才有千人以上的厂矿,在县城里要住满一条街,你说,难不?”

我讪讪笑了笑,没有吱声。

没有素材,自然就写不出作文。老张的同学认为文章写了就行,达不到要求,老师不会责怪。为了应付,大家都用芝麻小事充数,如参加打扫街道等。可老张认为这样不好,所以到开学前都没有动笔。

新学期报名时,新语文老师看完他的暑假作业后说:“报名去吧。作文没有写好?写好就交来!”

看来,原来的语文老师对这篇选做的作文是有交代的,不做不合适。可事后打听,许多同学都是对付写篇作文上交,老师也只批了个“阅”字就发回来,没有啥事发生。后来,五年级整个学年,老师也没有催他,他也因为没有做“好事”,未补交作文。

再后来,上中学、大学到参加工作,直至今天。

也许是开了头,老张继续说“作业”的故事。

读中学时,老张是班干部,经常帮助成绩差的同学,踊跃参加实践活动,热爱劳动,可很多同学都这样,太普通,拿不出手。

读大学时,成绩好,人缘好,是三好学生。可在大学多了去,少说也有几百上千,不值得炫耀。

老张心里很期待能写出文章来。老张说,有段时间,梦里都在盘算自己白天做的事,符不符合当时老师的要求。平日里,老张最羡慕英雄,特别佩服、崇拜九八长江大堤决口时,堵住缺口的“甲21025”煤驳船长,说:

“船长要是自己写文章,一定是好文章!”

(三)

自在那次交往后,双方渐渐熟悉,再加之同市工作,从事的专业类似,经常会碰面。而老张因为那次喝酒的经历后,也把我当成朋友,经常会聚聚餐,聊聊天。

有次同在市里开大会休息期间,笑着问老张:

“现在,如果做了当年老师说的那般好人好事,还会完成当年的命题作文,交给当年老师?”

他局促地望着远处的蓝天,沉默不语了。也是,这么多年了,即使完成文章,也失去了作业的意义,老师会记得此事?其实,老张内心没有完事的阴影,源于他心有不甘,也就是未做出得到大家广泛认可的“大事”心结。

沉默良久,他底气不足地反问:“是不是有点迂腐?”

我笑道:“是执着,怎么是迂腐?没有什么不好的。”

老张见状,高兴地说:“就是这样告诉“玛玛”(土话,指老婆)的。这么多年,文章没有写出来,但养成习惯,做了不少好事。”

顿时,他像换了一个人样,满脸幸福。笑说自从那时开始,自己就落下“勤快”病。单元邻居吵架,都是他劝和的。小区某家老人急病,碰巧车不及时,他背着病人到医院。认识小区所有人并且记住绝大多数居民的全名,清楚小区情况,知道小区水电总分开关位置,布线走向。反正很多,听着听着,觉得自叹弗如。

末了,老张面带笑容,似乎是自嘲地说:“玛玛说我是真正的‘公家人’!”

不止他自己和他老婆这么说,他这种“爱好”或“勤快病”远近有名,得到大家的称赞。有次找他办事,恰巧他不在。办公室几位大妈见我是他朋友,热情得很,边倒茶让座,反复地说:

“他是最好的人了,大家都喜欢他。单位活动,社区活动,以及办公室的清洁卫生,都有他。几天见不着他,大家就不习惯,会忍不住打探他在哪儿,啥时候能回来。”

也是,这样的人,谁不喜欢呢?说实话,从此之后,本人内心除了喜欢外,更多是敬佩。

春节期间看灯会,在步行街偶遇他。见他手臂上圈着黑纱,满脸胡须,以为是他家人不幸。经打听才知道,当年布置暑假作业的老师去年岁末去世,正为老师戴孝,而且要满“七七”四十九天。

听后,也是有点不解,因为这种做法是三省交界地区用于父母过世后戴“重孝”的习俗,如今,许多孝子女都未必能做到的。

本想调侃说些“作业再也交不了”之类的言语,活跃一下气氛,可看他胡子拉碴、一脸悲痛的模样,硬是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临分手时,他突然幽幽地问我:

“至今还记得当时老师布置作业的情景,如果当年做了老师说的那般好人好事,写出文章,交了作业,又会怎样呢?”

我无法回答,只能静默。老张的性格不一定是因为某次老师布置的作业形成的,只不过是老张巧遇了作业的事,而采取与众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当初老张有机会做好事,交了作业,会从中获得更大的满足和乐趣,还会有更大更好的追求。

其实,老张早就“完成”作业了。不是吗?不是每人都有做轰轰烈烈大事的机会,都有载入史册的机遇,普通人生活主旋律就是平淡和寻常。但是,如果普通人心中有追求,生活有目标,就会过上充实美满的幸福生活。

二〇一九年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