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12/19
分享

甪直感幽

进入苏州城东南四十里的甪直(Lùzhí)古镇时,发现自己穿越到久远的昨天。古镇周围耸立的高楼、宽阔的马路、嘈杂的行人、川流的车辆、闪烁的灯彩等似乎与古镇无关。古镇内,悠悠的水,曲曲的河,弯弯的桥,窄窄的街,不平的路,深深的巷,长长的廊棚,斑驳的粉墙,厚重的黛瓦,参差的人家,三两路人,闲逸从容。环顾四周,都怀疑时钟在甪直停摆,岁月从甪直身旁溜走很多年。

站在高处俯瞰古镇,甪直活脱就是一位身着长袍马褂、端坐在太湖东岸的先生,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往日乡绅的风范。自东南流向西北吴淞江的西市河,像是先生佩戴的纶巾,飘逸又潇洒。眼界之内,青色鱼鳞样的瓦垅,微微上翘的屋脊,黛色一片,似是先生的马褂或长袍,细看灰白墙面,嵌着栗木或原木色的门窗,木窗上菱形、方形、回形等几何图案花窗格,则构成衣服布料上的暗纹,稳重又大方。交错河道,黄色条石驳岸,绵延数千米,结实而素雅,似是衣服的绞缝和滚边,清晰又素雅。远望,散落在河道上宋、元、明、清各时代33座桥梁,几步一桥,三步两桥,高低错落,形态各异,恰似古老的纽襻,古色又悠长。近看,前街后河,枕河而居,两街夹一河,街河相连,河流纵横,恰像是小镇的经络,流畅而脉动。还有桥头的石雕,栏杆上的花草,窗棂上的雕花,阳刻阴雕的船缆石,微微漾动的绿水将其映籿成剔透的玉色,发出宝石般光泽。

甪直镇已经有2500年历史,古老厚重。萌动于春秋,绵延于两汉,繁华于魏晋,勃发于明清。宋、元时初具雏形,明代成为“郡东乡镇之首”,商贾云集,居民近万户。清代改称甪直,时有“昆山一个城,不及甪直半个镇”之说。近代,因东与上海紧邻,北与苏州相望,南与周庄相通,交通十分便利,是商贾旅人必经之地,费孝通先生称之为“神州水乡第一镇”。

甪直岁月静好。《甫里志》记载,甪直东有直港,通向六处,河流形态酷似“甪”字,故称为“甪直”。独角神兽“甪端”巡察天下,路经甪直,见这块风水宝地,因此就长期居驻甪直。在“甪端”保护下,虽甪直与苏州同龄,且近在咫尺,但没有经历过苏州城历史上那般屡毁屡建的磨难,少有天灾人祸,是天堂中的“天堂”。

从古至今,甪直古镇宁静幽深。所到之处,没有工作人员解说,没有喇叭高声宣传,导游也紧闭双唇,详尽的文图及实物展示甪直的一切。万盛米行里木质的斗、泥塑的伙计、斑驳的柜台,静静地告诉你水乡的过去;保圣寺内,灰黄色的壁塑罗汉、铁质的大钟、石质的青石经幢、幡杆夹石、千年银杏、百年枸杞枝条及紫藤蔓茎,默默地诉说古镇的历史;沈宅内,干墙门、仪仗厅、乐善堂、书房,楼厅等建筑群,装饰洗炼,雕刻细致,苏式古建风格悄悄地展示古镇的辉煌。水乡农具博物馆内,砍伐用的石斧、翻地用的犁、碎石用的耙、播种用的秧凳、中耕用的耨、收割用的镰、加工用的臼、贮藏用的瓮,无言地倾诉水乡人奋斗历程。

古往今来,甪直人恬静安详。甪直人在幽深宁静底色上,从容自谱写自己的生活之歌。无论何时何地,甪直人都坦然、自豪地说甪直是苏州乡村,甪直人是乡下人。也许就是这种率真,在苏州脱掉长袍马褂旧衣换上时装后,惟有甪直仍保留了旧日水乡的那份纯真。甪直女性传统服饰就是这种纯真的代表。双色相间的三角包头,别致的大襟、纽攀、拼接衣裤,瑰丽多彩的百纳绣花鞋。同行女人们由衷地赞叹说,拼接、滚边、纽攀、带饰、刺绣等多种加工技艺不多见,自然环保的土布原料及植物染料很少用,无论是独特式样,还是制作技艺以及穿戴习俗,是服饰艺术奇葩,有摄人魂魄的魔力!

恬静的人心态好,纯真的人心甜美。南市河上街商号里,年轻女主人说,想要什么、想吃什么,自己拿,一件可以,一包可以,一小块也可以,没有的话可以到其它店里拿。于是,她搜罗了五香鹅蛋,麦芽糖,芡实糕及菱角糕等食品,端上当地米酒,不停地善意提醒,不要多点,多了浪费。味道好的话,扫码到网店里买,快递小哥送到家中,免得旅途携带不便。吴语软糯,磁性吸人。不嫌啰嗦,不嫌生意小,笑迎八方,在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地区,还保留厚道朴实的乡野遗风,让人敬佩,这也许是甪直古镇能传承数千年的理由吧。

心态好者有自信,心甜者吸引人。女主人说,父母开了好大的工厂,丈夫公司也很大,本可做全职太太或管理现代化的工厂、公司,但喜欢恬静生活,享受为人服务后的惬意。于是,“女当崽养”,成为传统文化的传人。她要光大甪直传统,展示甪直人的风貌,做一个“真正”甪直人。再看女主人,皮肤白净,身材小巧,举止得体,穿着甪直传统服装,配上甜糯的软语,清新淡雅,一颦一笑,魅力无穷,原来传说中的西施应该就是这个模样!

甪直古镇古老而不落后,古色而不褪色,恬静、安详、婉约,魅力四射。不但甪直人醉心自己的幸福生活,而且许多人被这水乡韵味深深吸引,不能自已。著名画家吴冠中,在近四十年的时间跨度里,多次到甪直,用画笔诠释了甪直诱人的水乡风情。1973年,他首次来甪直,留下写意《保圣寺的罗汉》,1980年,创作《江南人家》、《水乡》等杰作,次年创作油画《苏州甪直》。1992年, 73岁高龄的大师绘出《生命的风景》。2008年,最后一次来甪直,用镜头将甪直定格在心中。他在《江南四镇》一文中感慨说:“镇的尽头,已是船坞、独木桥、菜畦,极目四顾,处处都是丛丛新柳掩映着江南村落,过了一村又一村,而且远处的村落似乎总比近处更吸引人,引得我们永远向往远处。”

是的,甪直是梦中传说的水乡。

二〇一九年冬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