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4/07
分享

花径桃花雪

也许它山异地也飘洒过桃花雪,但还是要说庐山花径公园桃花与春雪同框的美景,优雅清新,令人赏心悦目。

花径公园就是当年白居易作《大林寺桃花》诗作的地方,远近闻名。可惜,大林寺早就坍圮,取而代之的是如琴湖和花径公园。如琴湖在东,形似提琴而得名,为1961年填筑西谷上游谷地(也就是白居易咏唱的大林寺遗址附近谷地)而成,水域面积11万平方米。湖中有曲桥、亭榭,湖周有环形步道。“花径公园”在西,因白居易曾循径到大林寺赏(桃)花题诗,又称“白司马花径”。园内有“花径亭”“景白亭”“紫荆亭”“花径人工湖”“花展室”“草堂”等诸景。

无从考证,花径桃花是否自唐以来连续传承至今,但知道自白居易之后,此地桃花盛开的美景久负盛名。花径公园桃花虽然品种没有什么特别,但花期晚于山下,“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每年三月底至四月初为盛花季节。1929年(民国十八年)汉阳人李风高游览大林寺遗址时,发现深埋于地下巨石上的“花径”石刻,并鉴定为千余年前白居易所撰。尔后,李风高邀集社会贤达、明流官宦集资捐款,建景白亭、花径亭,并在花径及西谷(如琴湖)补种五百株桃树,再现昔日胜景。经近百年的细心培植照料,花径及如琴湖已成赏桃花、吟古诗、缅怀白司马的佳地。

年年赏桃花,可遇桃花雪还是头遭,甚是诧异。暮春的雪,已不是六角形雪花,更不成片片鹅毛,而是残破的冰花碰撞成的小雪片。小雪片缓缓地落在林间的泥土上,慢慢地落在蜿蜒的马路上,不疾不徐,姿态优雅。小雪片静静地落在流淌的溪流中,悄悄地落在高高的树枝上,从容端庄,悄然静谧。热闹的大街,因春雪而少了喧闹、多了宁静。春暖的季节,因春雪少了躁动、多了清凉。

年年遇春雪,但见桃花雪还是首次,甚是激动。晚春的雪,已不是六角形冰晶,更不成絮絮“棉团”,而是浑圆的冰花聚集成小雪片。小雪片飘落脸上,浸润肌肤,顿感清凉。飘扬眼前,忽隐忽现,满眼飞影。飘逝耳旁,若有若无,带来满耳雪花落地的幻听。雪中人,挥舞双手、兴奋地跳起来。雪中树,敞开胸怀、高兴地动起来。雪中风,助力雪片诗意地舞起来。

可以想象,深春的雪,落地即融,几乎无痕。可春雪借助森林树木华丽转身,融化的雪水冻结成雨凇,升华的春雾凝集成雾凇,未融的雪片固定成雪凇,摹画出比雪更美的景致。梳状的雾凇如一排银针排列在叶面上,塑造各种花朵和玉器,松针如菊,朝天绽放;楠叶如佩,挂满枝头。水杉如炬,点亮山间。光滑的雨凇如一层镀膜附着在枝条上,塑封出各种俏丽的画面。布满雨凇的树枝向地面弯曲成银色的拱门,欢迎四海宾客。镀满雨凇的灌木枝条散开成洁白的花簇,迎接五湖嘉宾。铺上雨凇的铁皮屋顶显现出玻璃光泽,转身成为华丽的琉璃。落在雾凇上的雪凇,如颗颗珍珠点缀其上,发出奇异的晕彩。附在雨凇上的雪凇,如粒粒钻石洒落其上,发出诱人的光彩。

常识说,霜至叶落,真担心雪对桃林的摧残,却不知雪映桃林花更美。湖岸桃林,如朵朵粉红的云彩,散布在森林之中。似道道粉红的晕彩,倒映在湖水中。附着桃树的雨凇、雾凇、雪凇的晶莹,更是给桃林增加了迷幻的色彩。花径桃树红,桥头梨花白,梨白映桃红,纯洁与美艳同在。柳树依依,桃花灼灼,柳绿配桃红,婀娜与艳丽同存。枝条挂凇,桃树夭夭,白玉衬桃红,高贵与典雅共展。

想象中,雪打花蔫,真担心雪对桃花的伤害,却不知雪润桃花色更艳。小小花蕾,或布满雪晶,或被冰晶塑封,或成散开的一束,或成孤立的一个,绿绿的托,红红的嘴,含苞待放。朵朵桃花,雪落花湿,色更洇润,粉溶红腻,鲜洁华滋。细细的冰晶,或寄生在花心里,或飘落在花瓣上,或镶嵌在花托中,桃花因之有了玉的光泽。时值暮春,桃花早开,残红零落,铅华消减,雨凇挽留,辞条未落。时至深春,嫩芽初上,绿叶初现,新枝将展,雾凇冻龄,生机勃勃。

短暂飘落的桃花雪及伴随的雨凇、雾凇、雪凇,与桃花同影的景致让人难忘。桃花雪是甘泉雨露,也是瑞兆祥云,不止润泽桃红柳绿,最终将化作一池池春水,升华成一行行诗意,给人们带来战胜感官享受和精神期待!

只是不知,何时再遇桃花雪,再赏春雪与桃花相衬相映的美景!

二〇二〇年四月一日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