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06
分享

四月柳絮飞

故乡四月,柳葚(柳花)黄蕊,在暖风细雨的“炮炙”下干裂,柳絮窜出,随风飘扬,挂在窗棂上,悬在树梢头,飘在树林间,落在心里头。

这个季节,家乡的柳絮,一片两片、三朵五朵,毛绒如絮。或静卧大地,或枝头浅笑,或空中飞舞,或冲向天际。裹挟着柳絮的劲风,在天空中画出丝丝银线。携带着柳絮的湖水,漾出道道银色的碎波。无法数清天空中、湖水里有多少柳絮,无法预知飘扬的柳絮将去哪儿,无法知道碎波将柳絮送到那儿,但知道柳絮那优雅、飘逸的身姿,悄悄地牵引心绪、轻拂心房。于是,脚步漂浮了,心绪飞扬了,仿佛已然就是旷野里飘扬的柳絮。

这个时候,家乡的柳絮,一团两团、三缕五缕,洁白如雪。或缠绕着绿树,或飘荡河面,或依偎房前,或追赶行人。携带柳絮的穿林风,在道路上旋转成个个洁白的绒团。浮着柳絮的河水,画出道道洁白的丝线。无法知道飞旋的柳絮何时停下,无法预知多少柳絮追随自己,无法知道柳絮在发梢上停留多久,但知道软软的柳絮那默默、无言的跟随,悄然地拨动心弦、舔舐心中的寂寞。于是,眼睛发亮了,心胸开朗了,仿佛已然就是绿树中徜徉的柳絮。

常常眯眼偷瞄家乡柳絮的模样。乏色的柳絮,低调平和,没有桃花娇艳,但可借风走天涯,到达想去的地方。少香的柳絮,没有梨花热闹,却可沾衣惹人眼,落在心坎里。柳絮如烟,甚于烟的飞舞,体貌柔弱,可性格坚强,没有忧愁,没有烦恼,“无风落地面,有风上青云”,顺着风势,借着流水,粘着雨滴,安家落户。柳絮如云,美过云的多姿。身姿轻盈,信念坚定,每一朵柳絮都承载着种子,播撒希望,每一粒种子都承载生命,播撒痴心。在这如烟如云的画面里,心柔了,人醉了,忘记了世间的嘈杂、霓虹的耀眼,看淡了舍的痛苦、得的欢乐,可尽情享受这缥缈闲逸的瞬间。

时常凝神打量家乡飘飞的柳絮。当年,韩愈说:“桃李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是的,桃红李白,吐艳争芳想留春,可惜花落色溶化作泥。杨花(旧时杨花与柳絮同意)榆荚无才无思却留春,正在飘飞起舞秀靓景。暮春季节,草木忙着呵护青涩的初果,哪有心思妆扮大地?然而,柳絮来了,虽然没有桃花那般烂漫,却有着如梦如幻的诗情画意。在这如烟如雾的动画中,心醉了,人柔了,忘记了红尘的喧嚣、俗世的光环,淡泊了名的争夺、利的诱惑,可尽情享受这静谧自由的空间。

然而,内心也知,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柳絮。有人埋怨:“无情最是台城柳”“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柳树与柳絮浸润着离别和愁绪,生活不需要忧愁。有人提醒:“二月杨花轻复微,春风摇荡惹人衣。他家本是无情物,一会南飞又北飞”,柳絮随风飘荡,随波逐流。更有人不悦:“草长莺飞四月天,柳絮飘飘惹人嫌”,柳絮能给人带来肉体的不适,喜欢做甚?可我,一直喜欢柳絮,不但喜欢柳絮洁白的色彩、飘飞的姿态、绒绒的模样,而且总把柳絮当成暮春、早夏的花朵。

儿时,嗅出梨花微弱的香气,尝到槐花点点涩味,知道桃花鲜艳好看但香味清淡,记得泡桐形如喇叭花托微甜。内心不断臆想,柳絮如花,不应该乏色少香,应该有心中期待的气味、味道。几番折腾,只嗅到些许的淡淡青味,仔细想来,原来柳絮气味就是家乡春天的气息。几次尝试,再多的柳葚、柳絮入口,也只有淡淡的苦涩与甜蜜交加的草味儿,原来柳絮味道就是家乡春天的味道。

少时,认为柳絮是魔幻的花,软软的柳絮撩人心绪。正因为如此,常常在家门口池塘边、柳荫下的塘坝石阶上,被飘飞的柳絮迷走心智:暖阳溶化在清澈的塘水中,跌落的柳絮如花挂在发梢上,穿过柳条间的阳光斑驳地落在书上,母亲及乡亲洗涮的簌簌声环绕在耳旁,人影被粼粼碎波裂解虚化,双眼在忽明忽暗的光斑中寻找文字。看着看着,书中的墨字变成飞舞的柳絮,带我徜徉在青山绿水里。读着读着,柳絮藏身书中,摹画出从未见过的大湖名川。如果不是母亲的断喝、三婶的推搡,呆呆的我就会随着飘飞的柳絮,神游遥远星空,忘思归。

当年,母亲嗔怪说,读书别读“宝(傻)”了,坐在水边树下一动不动,呆呆地盯着柳絮,“树眼(柳树疤痕圆形似眼睛)”可在看着你!三婶打趣说,有心思了,不晓得是在想人,还是思物?老师赞赏说,书进脑子了,墨字变成了动人的画面。也是,暖阳、树影、碎波、柳絮,都是生情的景致,怎能不让人陶醉发呆?张开双手就能触及柳絮,俯下身子就能轻抚水面,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树影,静下心来就能闻到书香,能不让人流连?

如今,每到风暖四月天,家乡的湖水泛银,青山黛绿,乡径静谧,坠絮无影,醉人醉心。每每置身此景,都会与早逝的母亲、沧桑的“树眼”一道,同游这如雾如烟、如诗如画的梦境!

二〇二〇年四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