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21
分享

惬意的早夏

家乡早夏,天气变化万千,有人埋怨,感到茫然彷徨,有人坦然,甚感舒心惬意。

早夏天气,“不可预测”。没有人敢说能准确预报早夏的雨。雨来得乍然,去也突然。一会儿来几分钟铜钱般的急雨,打得额头生痛。一会儿撒几把沙粒般的小雨,让人肌肤清凉。而且雨速无常,有时快得让人怀疑人生,太阳还在当头高悬,拿伞撑伞的瞬间,人就变成落汤鸡了。有时则慢到出奇,天阴到能拧出水来,可撑开伞半天,硬是未见雨滴。

也没有人敢夸海口说啥时天晴,可以安心翻晒过冬的衣物。太阳来得蹊跷,去得也任性,一会儿团团乌云压顶,太阳躲得不见影子。一会儿太阳悄然钻出云缝,太阳高悬头顶。而且光强无常,一会儿晴空万里,烈日高悬,在几十分钟内将皮肤晒伤。一会儿乌云密闭,狂风四起,温度跌到比暮春还低,人不由自主打冷噤!

更没有人敢吹牛能预测风向与风力。早夏的风来无影,去无踪。一会儿狂风大作,大有摧枯拉朽之势。一会儿微风习习,凉爽异常,怀疑时间还停留在春天。风向是乱的,来自长江的北风虽然弱了,可就是不愿意离开江城。从鄱阳湖面的东风,不时在江城大街小巷里串门。越南岭北上的南风,如飞驰的火车,强势进入江城,大有当仁不让的气势。几路风相遇,谁狠,谁就占上风!可当势均力敌时,就会轮流坐庄,或干脆兼顾各方,来一阵乱风、旋风。于是,树叶、花瓣被旋上天了,人被弄懵了!

风、雨及阳光,组合、在早夏展现出各种天气状况。其中最猛烈的组合就是不期而至的狂风暴雨,最温柔的组合就是一闪而过的太阳细雨。急雨、强光、乱风,与细雨、阴云、微风,快速切换、随性组合,着实让人感到茫然和纠结!

是的,进入早夏,每天出门,就会享受唠叨的“幸福”时光。以前是母亲,后来是老婆,现在又加孩子,出门前会再三叮嘱:“带伞了?”“带伞!”于是,一阵回顾性的忙乱后,再三确认,有没有带伞。

不带行不行?不行!如果哪天不幸被雨淋着或被太阳灼伤,就会受到家人的数落。从天气特点,讲到后果。最近多了现实教材:出门不带伞,淋雨了,感冒了,发烧了,“防疫通行码”变黄,还能出门,还敢出门!因此,这个季节,到处都备有伞或雨具:皮包里,办公室中、汽车上。

话要听的,可生于斯、长于斯,太熟悉故乡的天气了,根本没有把变化的天气当回事,随自己心性,决定带伞还是不带伞。时常不带伞,昂首阔步地走着,哪怕来骤雨来袭也无所谓,反正雨后阳光会柔和地在衣服上怕打,将落在衣服上的雨水像灰尘一样掸飞到空中。时常也带伞,在夏雨中、阳光下,旋出伞花,夸耀自己预感多准确,还可以电话给家人,盛赞她们的细心。高兴时,与风雨做迷藏,一会儿优哉游哉地走着,一会儿疾步躲到走廊内、天桥下,闪进凉亭里、店铺中。烦躁时,站在街边、路上纠结,一会儿庆幸带伞,一会儿后悔带伞。看着自己透湿的衣服发誓要带伞,想起伞被风雨刮翻的情景誓言不带伞。总之,到了最后,觉得早夏出门,带不带伞,其实都一样!

就这样,不躲避而是面对,抱着走着瞧态度,已经不觉得多变的天气烦扰自己,而是错感自己在“驾驭”风雨,因为多变的天气帮自己演绎着许多不可导演的故事!几次到江北办事,傍晚突然狂风大作,只有住宿江北小镇,当夜晚眺望江城的夜景时,恍然大悟,离开故乡,自己就不是风景。某时,聚会已散,可屋外滂沱大雨,于是酒就多上了几瓶,好友就多喝了几杯,大家该说与不该说的心里话都说了。某天,约好远足,可骄阳如火,中途顺势进了树林,干起农家采摘的勾当,准备做与不准备做的事都做了。钓鱼时,大雨骤然而至,干脆伫立雨中,来次淋漓酣畅。干脆雨中击水,横渡江湖。下班时,被暴雨挡路,只得挨个给家人、朋友通视频、打电话,及时汇报行程,免得担心。不确定的天气,给人们带来了不便,也给人们创造机会,更给人们平静的生活,增添了许多花絮、烦恼和乐趣。

多雨、多阳、乱风的早夏气候,造就了家乡别致的物候美。早夏,红红的李子将树枝压弯,青青的玉米从秸秆与宽叶间露头,玫红的高粱开始弯了头。乱风检验初果的抵抗力,雷雨为树木送来甘露,阳光为庄稼送来营养,万物在早夏茁壮成长。早夏,蜿蜒的马路洁净到显露金属光泽,彩色屋顶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行人的皮鞋纤尘不染,公园的树林里传来声声蝉鸣。乱风扫除过季的残花,雷雨冲刷地面的污秽,阳光为城市送来能量,古老城市生机无限。

早夏,天气变化多端,自然动感十足。喜欢感受温柔的清风,泥土气息里夹着花香扑面而来,似乎吹来的不是风,而是一股股清流,凉爽至心。喜欢看乱风的憨态,急急样子、旋转的身姿,似乎吹过的不是风,而是朵朵由落叶、柳絮、花瓣旋成的花儿,眼花缭乱。喜欢喷薄而出的朝阳,点点落在身上,驱走体内湿气,为人们注入生命的活力。喜欢午间直射阳光,催熟布满“绒毛”“霜粉”的初果,为生命繁衍提供能量。喜欢火红的落日,让平凡的人、平常的土地,有了光环加身的机会。经常与急雨“相怼”,似乎有点“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豁达洒脱。常常沉浸在阵雨声里,让雨声湮没尘世的喧嚣,到达“静谧”的世界。乐于追逐太阳雨,“东边日头西边雨”,站在中间看彩虹,寻找七彩的梦境。

有沟有坎是道路,有晴有雨是自然。多变、多样、动感的早夏,常给平淡的生活增加了许多色彩和花絮,常在平静的内心里,漾起圈圈惬意的涟漪!

二〇二〇年五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