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时今的头像

时今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7/03
分享

漫步金鞭溪

再到湖南省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在吴冠中塑像前伫立很久,瞻仰这位将张家界推向世界的先生。1979年,吴冠中偶然路过张家界,为其美景所倾倒,在林场简陋门板上,用三天三夜,画出了魅力《张家界》,并著文《养在深闺人未识—一颗失落的风景明珠》,在《人民日报》、《人民画报》等媒体发表,实景展示张家界之美。从此,张家界林场华丽转身为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画中“金鞭溪”“黄石寨”变身成为著名景区。金鞭溪,原本只是山野中—条长约7公里的无名小溪,已然成为张家界秀水的代名词。

公园广场至金鞭溪有一段步道。然而,未到溪边,就能真实感受到她的存在。凉爽山风悠悠而来,似幼儿温润唇舌轻吻着脸庞,似少年无骨小手轻触肌肤,一种酥酥的感觉油然而生,牵引目光张望溪流;空气中,青草泥味,果子甜味,野花香味,先是入鼻,再是挠心,一种迷幻的感触从心底升起,诱惑双脚直奔溪流。

溪流很美,赏心又悦目。溪水流动,纤尘不染,清澈见底,红、绿、白各色相间的卵石,晶莹剔透;无名小鱼,或逆水而游,或顺流而下,或游戏于旋涡之中,悠然自得。掬水在手,吮吸进口,入喉沁心。脚探溪水,潮潮的凉意从脚掌心升起,入小腿,过丹田,进心胸,直达脑海,沁心入脾。

溪谷很美,恬静又婉约。褐色峰林,青翠深谷,碧绿溪水,雪白浪花,幽蓝深潭,绿色水草,相互映衬,绚丽多姿,自然和谐。夏日花朵,争奇斗艳。红花像火,如霞似锦,点点片片,缀在崖上。白花像玉,如云似绢,颗颗丛丛,撒在溪边。彩花像珠,如翠似玉,株株笼笼,藏在密林间。青山绿树,倒影逶迤,影随水流,连绵不绝。人在水中,似乎看到的不是倒影,而是溪流泛起的多彩波涛。

氛围很美,醉心又神迷。溪水时而“哗哗”显激越,时而“潺潺”展舒缓,时而“叮咚”表深沉,时而“哗哗”显激越,时而“淙淙”道私语,温婉缠绵,在演奏一首首山野的欢歌。画眉鸟“秋-秋”“唧-唧”“唧-哦”声音,布谷鸟“布-谷”“不-苦”“布-谷”歌儿,山石蛙“咕-咕”“咕-哇”“咕-咕”叫声,连绵不绝,在弹拨一首首自然的乐章。这歌声,这乐章,或低沉或昂扬,或圆润或宏亮,是生命天籁,是大地回音。

金鞭溪的美,还在于她不同的风情。过铁索桥,金鞭溪则有别样风情。金鞭岩为代表的“三千奇峰”,给人心灵震撼。溪旁俱是山峰,或单立,或成群,高度在300-500米之间,千峰万态。峰丛之间是蓝天和白云,飘忽于峰林间的云彩,起伏之间,带动千峰百岩舞了起来,恍惚之间,不由生出许多遐想和幻境。

一座石峰,状如挽着发髻的妇女,右侧突出来的石块形如幼子,被揽怀中,女人慈祥地凝望孩子,人称“母子情深”。回望身后,一座石峰形态特别,越看越像西游记里的猪八戒:戴着平顶斋帽、耷拉着耳朵,面部朝右,傻头傻脑。石峰右侧天生一株右弯曲的松树,似钉耙,左边派生出来一座小石峰,顶盖一棵伞状的小松树。将这些连起来看,俨然是猪八戒持钉耙背着从高老庄抢来的媳妇匆忙地赶路情景,有人甚至说,漂亮媳妇子身子所以挺直僵硬,是在撒性子哩!

金鞭岩,高约400米,孤傲直立,岩峰如削,线条笔直,棱角分明。峰体上细下粗,棱面布满节理横纹,形成鞭节,浑如一根竖插大地的长鞭。金鞭岩左侧,一座与金鞭平齐的峰岩,神似山鹰。头高昂,勾喙,双翅半展,利嘴微张,蓄力待飞,成俯冲之势,紧紧守护着金鞭,似欲与犯金鞭者搏击,故有“神鹰护鞭”之誉。与金鞭岩隔溪对峙,一高200余米山峰,色赤,峰体上下同粗浑圆,且整座石峰向金鞭溪成70度倾斜,形似醉“酒罗汉”,欲倒不倒,似醉非醉,诙谐幽默。

金鞭岩东侧幽谷中,大小石峰林体错落,右峰突出如长嘴,似猪八戒。其后两峰并列,大者似沙僧,伟岸肃穆者似唐僧。远处,一峰曲体石崖似孙悟空,其下一群小石峰似猴,活脱是一幅“西天取经”的画卷,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如是,有人问,是因为有此栩栩如生的画面,《西游记》剧组到此取外景,还是《西游记》诠释了山峰独特的意境?

然而,而现实中的猕猴,或荡秋千于林间,或立于路上“抢劫”,无忧无虑,怎么会不辞艰辛,去取那西天佛经?也是,这里的山与水,动物与绿植,天与地,和谐共存,才有真经。

高高奇峰丛,让人惊奇。窄窄峡谷水,让人流连。溪谷,时而险要,“斗势干层霄,闯眼天欲裂”;时而促狭,“壁爱双屏列,天看一线通”;有时“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有时像“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有时似“山穷水尽”,旋即又“柳暗花明”。溪流穿行于山峰沟谷之间,羞涩婉约,如布衣素服的山姑,在杂乱的鹅卵石上跳跃。平缓处,溪流如处子静思;跌宕处,则水石相击而潺潺有声;宽阔处,汇成一汪碧潭,盈盈然又静幽幽,宛如山姑清澈眸子,倒影溪岸奇峰、翠树和绿草,安详又恬静。

紫草潭,人说是武陵源眼睛。紫草潭实为两潭,上为小石潭,下为主潭,宽4米多,长15米足,深2米余。湍急溪流,落入石潭,声如珍珠落玉盘。缓流入主潭,几无声息,只留下圈圈涟漪。主潭,巨石横卧,光洁如玉,潭底紫红,倒影水面。神奇的“佯眼”假象,让人产生“潭似浅盘、潭水尺许”的错觉。岂不知,潭深及丈,潭水没顶。平静的潭水,清澈见底,让人有“再找不出如此圣洁的净水”错觉,因此有人将其比作“净瓶”之水。

人沿溪走,心随水走,一路故事,一路温馨。溪流东南方向错落的群峰中,两峰峙立,称“千里相会”。丈夫身材魁伟,戴盔披甲,腰佩长剑,似从远地归来。身稍躬,头微俯,正在慰藉妻子。妻子身形姣好,体态丰盈,蓄长发,富风韵,左手轻挽夫腰,面微仰,含情脉脉,紧相依偎,倾诉离情,恰如久别重逢的夫妻相互凝视,俨然一对千里相会的久别夫妻。向导提示说,在这儿,世间恩爱夫妻,可以听到彼此的心音,还可以听到那对“石峰夫妻”的甜蜜爱语呢!

金鞭溪,美丽画面、童话故事很多。宋代佚名者诗曰:“千丈绝壁挂金松,万尺深涧锁玉龙”,沈从文称它是“张家界的少女”,吴冠中则赞叹她是“一片童话般的世界”。四川人梁上泉描述金鞭溪时说:“清清流水青青山,山如画屏人如仙;仙人若在画中走,一步一望一重天”。金鞭溪有着“千年长旱不断流,万年连雨水碧青”的美誉,是武陵源幽静之所在,是一本搁置在山野里的童话读本、一幅遗落山野里的丹青画卷。

二〇一九年七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