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向东的头像

刘向东

网站用户

其他
201902/19
分享

抽 屉 (微电影)

20161012143341_5697.jpg 20161012143341_5697.jpg

(场景一:书房)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赣剧《牡丹亭》唱腔小到大,又渐渐变小,去。

【旁白】男主角阿文:多年来,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家乡的赣剧伴随着我熬夜。远在异乡繁华的都市,听到赣剧,仿佛回到一望无际的鄱阳湖,眼前会浮现风吹过处,形成麦浪的大平原,以及那个村庄里我那简陋的家。在内心的最深最深处,还有那个爱唱赣剧的女孩……

有人说,心灵就像抽屉,可以开几层,里面可以装几个最在乎的人。我的内心深处,总会跳出那个女孩,不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忘。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传?

《牡丹亭》唱腔继续回荡,阿文陷入沉思。

e4e966d7bb26a10_size57_w500_h320.jpg

(场景二)农村戏台,赣剧牡丹亭在上演,少女(女主角阿瑞)扮演杜丽娘,顾盼生辉,唱腔优美,身形灵动。阿文趴在台边,小伙伴小鱼儿、小草儿等目不转睛地看着。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贴〕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乌夜啼〕“〔旦〕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贴〕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阑。〔旦〕翦不断,理还乱,闷无端。

“她就住在我家里!”阿文得意地向伙伴夸耀。

“哪个?是那个老头子吗?”

“是那个花脸吧?”

“才不是呢,是那个最漂亮的演员,演小姐的。”

“哇,好漂亮哦。”

“你和他说过话吗?”

“说过,她说和我同年的呢。”

“你家离戏台近呗。住一天,明天就走的,有什么了不起?”

傍晚,戏散了。有人帮阿瑞拆下头饰,放进化妆箱。

阿文和小伙伴小鱼儿、小草儿等,又好奇又腼腆地来到阿瑞身边,看她卸妆

小鱼儿、小草儿起哄:“看小姐喽”,阿瑞不理睬他们。

阿文:你们就吗?

阿瑞:晚上还要一场啊。

阿文:那干嘛把花和头发夹子拿掉?晚上还可以用啊?

阿瑞白了阿文一眼:你傻啊,不拿掉怎么吃饭啊。

小鱼儿、小草儿笑阿文:你傻,你傻,你真傻。哈哈,哈哈。

阿瑞:你们吵死了,去去去,下午看戏时你们就一直在吵,讨厌死了。

小鱼儿、小草儿做鬼脸。

阿瑞对阿文:我头发和脸上不卸妆,只是把首饰卸下来。晚上随便化下就可以继续用。

阿文:那我晚上还去看。

我也去,我也去。

阿瑞:你们要是吵,就不要去了,影响大家看戏。

小鱼儿、小草儿:就吵,就吵,气死你。

阿瑞:哼!

阿文妈:你们这些孩子真是调皮,我要叫你们爸妈管教下你们。阿文,快做作业去。

阿文:好嘞!

阿瑞小跑跟来,跟着看阿文写作业:你考得好吗?

阿文:还好,老师说我考县里重点高中有希望。你呢?

阿瑞:我读的是戏校,成绩不怎么好。不过我妈想让我读高中,今后好考大学。我妈说,下半年也要让我读重点高中。

阿文:你妈是谁呀,那么厉害,我们考重点高中很难的,一个乡只能考起几个,你成绩都不算好,你妈说让你进就进啊?!

阿瑞【撅嘴,甩辫】:差不多吧。

 14789303239540.jpg

(场景三,某重点高中)

(阿文旁白)新学期,我如愿被县里那所重点高中录取,阿瑞也成了我的同学。我知道了,阿瑞的母亲原来就是家喻户晓的那位戏剧表演艺术家。

为早就熟悉了,而且谈得来,所以,我和阿瑞的交往比较多。

镜头:阿文去阿瑞家,看戏剧家的练功房、剧照,还有阿瑞自己的剧照。

阿文:你很像你妈妈啊。

看到那张练功的照片,阿文:练功很累吧?

阿瑞:妈妈告诉我,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辛苦的训练,怎么会有精彩的表演,观众怎么会喜欢?不演出的日子,我们每天要练习6个小时。

阿文:那你现在还练吗?

阿瑞:现在读书了,平时不练了,星期天才练呢。

课间,一起出黑板报,一起在食堂吃饭,阿瑞看见阿文吃着干菜,第二天从家里带来红烧肉,吃饭时,阿瑞还是等阿文一起,打开菜,叫阿文吃。

阿瑞:吃嘛。

阿文:(低头吃饭)我自己有菜。

阿瑞把菜夹到阿文碗里,你吃,我带了好多,吃不完。

阿文:你家在县城,不回家吃饭吗?

阿瑞:我爸妈都很忙,中午就在学校吃饭了。再说,在学校里可以陪你一起吃饭啊。

阿文:我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帮忙?

阿瑞:什么事?

阿文:你家有那么多书,可不可以每个星期借一本给我看?

阿瑞:小事,爸妈也叫我多看名著呢。我就说我自己看啊。对了,明天我师哥师姐登台演戏,我有票,我们一起去看好吗?

阿文:好啊!

阿瑞带阿文去戏院看赣剧。

所谓近墨者黑,近朱者赤,我和阿文互相影响。我在她影响下,喜欢上了赣剧;她在我影响下,喜欢上了文学。在课余时间,我们都参加了学校里的文学社。

【闪回】和文学社的同学一同去鄱阳湖畔写生,阿瑞请阿文改稿子,油印刊物有两个人的稿子。

【旁白】无忧无虑的日子伴随着朦胧情感,在辛苦的三年高中学习生涯,我享受到阿瑞带给我的温暖。很快,三年时间即将结束,我又将踏上新的生命旅程。

湖边,阿文和阿瑞来到树下。

阿文: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我要去读大学了。

阿瑞:我知道你会考取的。现在好了,不要回渔村了,可以去城市发展,做你想做的事了。我分数相差很多,妈妈叫我去剧团练戏了。只是,你会回来看我吗?

阿文:会的。

515dca6ea195a0801a13d936bb5e5fd2.jpg

(场景四,师专)

【旁白】来到这所三流大学,我知道我没有任何优势,只有发奋学习,才能用知识改变命运。我不愿回到那个小渔村,那里太安静、太一成不变。我要走出去。

上大学后,我非常认真勤奋地学习,偶尔也和阿瑞有书信往来,但是因为本来就没有承诺,距离造成朦胧的一点感情越来越淡化,想起她越来越少了。很快,一个叫阿芬的女孩闯进了我的生活。

阿文上课认真学习,在图书馆看书,抄资料,阿芬默默地守在身旁,默默关注着阿文。

阿芬拿着餐具,约阿文一同上学校餐厅。

星期天,阿芬拿着阿文的衣服去洗。

阿文写文章找老师修改,拿着上了报纸的豆腐块给同学看,欣喜若狂,阿芬拿了两瓶酒,邀请大家:来,我们中午一起喝酒去,我请客!

晚上,室友有的在寝室打牌,有的在弹吉他,有点在看书,阿文喝醉了:快毕业了,我真的不想听天由命,分配到家乡去教书啊。

学校分配,阿文奔波于各部门,相继失败。晚上,阿文和同学毕业聚会,喝醉酒,酒话:“我是一条毛毛虫,被压在黑黑的锅底下。但是,我不甘心,我要出去,变成蝴蝶飞出去!我要飞出去!”

阿芬也找人,拿着阿文的简历。继续奔走,终于阿文被一家市机关单位录用。

阿文与同学阿芬牵手,在信江边散步,伴随着欢快的口哨声。

阿瑞随剧团到市里演出,抽空出来见阿文。在学校的小路上,阿瑞遇见和阿芬并肩走的阿文,阿瑞迟疑了一下,没有上前。等阿文和阿芬并肩走过,阿瑞捂着嘴巴向校门奔跑,离开。

同学:阿文,过来下。【手势,有点神秘的样子。】

阿文:什么事?

同学:刚才阿瑞来找你,没看到吗?她刚跑出校门。

阿文想起什么,把碗交给阿芬,“我有点事”,跑向校门,阿瑞已经上车,校车刚开动。

阿文伫立在风中,呆立,被寻来的被阿芬拉走。

24a4087a7dab7eb_size31_w600_h400.jpg

(场景五,鄱阳湖边)

阿文与阿瑞见面,有些内疚,低着头,然后,鼓起勇气看着阿瑞,说“我要去城里工作了。”

阿瑞:我知道你不愿一辈子呆在乡下,你是有大志向的人。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吗?(掩面抽泣,阿文上前拉着她的手,为他擦去眼泪。)

阿文: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阿瑞:我学习不够好,基础不扎实,老师说我考大学没希望的,我要回县剧团当演员了。

阿文:这是你送给我的钢笔,还给你。

阿瑞:给你用吧,反正我今后演戏,用不着。

阿瑞【送录音带给阿文】:你拿去听吧,这是我唱的,希望你能想起我。

阿文:保重,我走了。【转身离去】

阿瑞:阿文,祝你幸福。

阿文沉重地走在路上:我知道,我不得不告别往事,告别家乡,告别过去的自己。虽然这个告别有些痛苦。但是,我更向往新的生活。

(阿文旁白)后来,我几乎难得回村,也没有专门去找过阿瑞。有几次,我走在路上,会想起阿瑞,我只是回头望望她家的方向,没有勇气去打听她的情况。再后来,各自都成了家,以前的一切,仿佛变成了遥远的记忆。

12053879_894633.jpg

(场景六,省内某文化部门

(阿文旁白)后来,我还是和阿芬分手了。她留学出国,我考了研究生,(看着在中国传媒大学进修的留影),被分配到一个沿海城市从事文化研究工作。不久,我成了所在单位的中层管理人员,有着相对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但是,那个赣剧情结始终没有放下,欣赏赣剧、研究赣剧成为我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

“这位是来自滨海市的著名戏剧理论学者赵文。”

“你好,我是省赣剧研究所的张雄。”

阿文:你好,张所长。

(并肩走向赣剧博物馆)张雄:说起赣剧,不得不提起一个关键人物,他就是我省第一任文化厅长石凌鹤。他在任期间,把饶河调改名为赣剧,并且为赣剧的改良和革新做了许多创造性工作。

阿文:我在研究赣剧的过程中,也对石老的生平有所研究,确实是赣剧发展史上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

工作人员:“赵专家,今天我们准备了一场赣剧观摩演出。”

(剧场)阿瑞表演《牡丹亭》,阿文被艺术感染,小时候看戏情景浮上心头。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浮现出儿时第一次看阿瑞表演牡丹亭时的情景,眼前的表演与儿时的记忆重叠。

终于,他认出了阿瑞。

演出结束,阿文跑到后台,找到正在化妆的阿瑞。四目相对,相顾无声。阿瑞一惊,想起了什么。

【阿瑞】你是阿文?真的是阿文?(眼睛湿润,但很快平静,擦去眼泪)

【阿文】阿瑞!

【阿瑞】瞧我,这么多年没见,太激动了。

【阿文】这么多年,你还好吗?

【阿瑞】好的,我很好啊。你呢?

【阿文】也好。

【张雄,从台下上来,走进】赵专家,原来你们认识啊,我介绍下,她就是我的太太,阿瑞。

【阿瑞走到张雄身边,挽着他的胳膊。】

【阿文】哦!哦,……我们早就认识,我们是高中同学呢。

(场景七,鄱阳湖边)

【旁白】我知道,我要从以前的情绪中走出来,因为,谁都不能回到从前。

(打电话)阿文:阿惠,我是阿文。这次会议我想多呆几天,回老家看看,你带我们女儿一起来,行吗?

(阿瑞母亲、老表演艺术家、赣剧团吴团长家里,举行家宴。)

艺术家:原来大家都是熟人,阿文和阿瑞都是同学,还有来自远方的阿惠,来,让我们为友谊干杯,为赣剧干杯!

阿文:吴团长。

阿瑞妈:阿文,叫团长就见外了。你和阿瑞的同学,就叫我阿姨吧,要不然我还叫你赵专家呢!

众人大笑。

阿文:那我就叫阿姨了。阿姨,我想问下您成为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的秘诀是什么?

阿瑞妈:哪里,艺无止境啊。不过,我的体会就是,艺术来源于生活,一般的技巧掌握后,没有深厚的生活积累,深刻的人生体验,还有对人生和社会的观察、积累和升华,就没有艺术的进步。就像米不经过发酵,就不会酿出酒一样。

阿文:说得好啊。

张雄:这些年,我对赣剧有些初步的研究,受岳母大人的教诲和启发不少啊。

阿瑞妈:不谈这个了,现在是吃饭时间,大家品尝下正宗的鄱阳湖鱼,我的手艺!

高亢的赣剧从音响里面传出,老艺术家的演唱;

《牡丹亭·惊梦》: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733618aabcd6a460287c77d36f11ea5e.jpg

场景八,机场

(旁白)原来不敢想象我和阿瑞的重逢,但是真正的重逢却这样平静,只有我心里泛起看不见的波澜。

我现在更加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几个抽屉,所爱的人放置其中,各安其位,一起构成生命的丰富、厚重与博大。

戏剧研讨会,一班人准备合影,结束,这时,一位戴墨镜的女士出现,工作人员走过来:请问您是赵文先生吗?

阿文:我是。

工作人员:那位女士找你。

阿文:你好,请问您是?

阿芬,摘下墨镜:赵文,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大学同学阿芳呀。

【咖啡馆】【音响里播放音乐《那些年》】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一天
    桌垫下的老照片
    无数回忆连结

……

阿文:阿芬,20年没见面了吧。这么巧?你现在在哪里,这么多年,说实话,我还经常想起你。

阿芬:我也是啊。

阿文:那时还很年轻,不大懂得爱情。你对我这么好,我却不懂得珍惜和感恩,只是把心思一味用在事业上。现在回头想想,伤害一个人,错过一份情,是多么傻的行为啊。

阿芬:说老实话,当年我有点恨你对我的不在乎,现在却淡然了。我一开始就欣赏你那种于连或者高加林式的进取。回想起来,我都是自愿为你做一切,在这样做的时候,我很快乐,着就够了,回忆起来依然很美好啊。

阿文:唉,这就是人生啊。

……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好想拥抱你 拥抱错过的勇气
    曾经想征服全世界
    到最后回首才发现
    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

一阵沉默,被侍者打破。侍者:请问二位来点什么?

阿文:我来。两杯咖啡,不加糖。阿芬,记得你说,你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那个苦后的香,品味起来,如同品味人生。这些年,我也一直这样做。

阿芬:谢谢你还记着我。这次除了见你,还有一件事。我在美国的居住地有许多华人和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外国朋友。我把家乡的赣剧介绍给他们,他们也很感兴趣。这次我想,请我们最好的赣剧团去那里演出。

26619198_1380445314957_mthumb.jpg

(场景九,美国某城市剧院)

赣剧牡丹亭上演。阿文、阿瑞、阿雄、阿芬、阿惠坐在前排,欣赏演出。

“莺逢日暖歌声滑,人遇风情笑口开。一径落花随水入,今朝阮肇一天台。”小生顺路儿跟著杜小姐回来,怎生不见?呀,小姐,小姐。小生那一处不寻访小姐来,却在这里!恰好花园内,折取垂柳半枝。姐姐,你既淹通书史,可作诗以赏此柳枝乎?(旦惊喜,欲言又止介)(背想)这生素昧平生,何因到此?(生笑介)小姐,咱爱杀你哩!

观众鼓掌。

庆功酒宴。

阿文:谢谢大家,促成了这次赣剧出国演出。我们相识、相聚就是一场缘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借用老赣剧艺术家的话来说,

演出获得巨大成功。演出后,我觉得的牵挂都可以放下,因为现在,阿瑞、阿惠、阿芬,还有我的梦、我的追求。在我心灵的抽屉里,她们都各得其所,有了很好的归宿。

径曲梦过人杳,闺深佩冷魂销。似雾朦花,如云漏月,一点幽情动早。怕待寻芳迷翠蝶,倦起临妆听伯劳。春归红袖招。不经人事意相关,牡丹亭梦残。断肠春色在眉弯,傅谁临远山?排恨叠,怯衣单,花枝红泪弹。蜀妆晴雨画来难,高唐去影间。

渐渐淡去

……

 

【演职员表】

 

【剧终】

(文中插图为赣剧剧照,来自网络)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