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王忠的头像

王忠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0/09
分享

拍荷物语

今年夏天,武汉持续高温,面对突然到来的炎热,多数人都会躲在空调房中享受调节气温带来的惬意。其实,生在武汉,炎热并没有让人觉得那么可怕,不像北方人到武汉来,要么说夏天太热,要么说冬天太冷。这其实是一个适应问题,所谓适者生存,适应了,自然就能生存。

若说炎炎夏日让人喜爱的植物莫过于荷花了,最是荷花能耐热,舒卷开合任天真。千百年来,咏荷颂莲的作品比比皆是。宋代诗人杨万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形象地展现了这个季节荷叶层层叠叠,无边无际,荷花娇艳妖娆的迷人景象。

躲在空调房间里,重复着昨天的生活,实在有些浪费。又到荷花飘香时节,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荷花是很好的拍摄对象,在这个季节无疑勾起了对水中荷花的神往,用相机记录这个炎热夏天中荷花纤尘不染的风姿,感受荷风送爽的惬意。

这个夏天,其实一直在拍摄荷花,崇尚荷花的淡泊,美丽而不喧嚣,亭亭玉立于水面,静水流深,如水中仙子,恍惚间,风动荷香,沁人心脾。喜欢荷花,关注荷花,是因为一部歌剧电影在童年时代给我带来的视觉冲击,这电影叫做《洪湖赤卫队》,上世纪它应该是一部十分吸引人眼球的反映革命战争题材的精彩影片。当歌曲《洪湖水,浪打浪》那悠扬的旋律响起,镜头上就出现了荷花盛开的景象,美不胜收,这一下子就让人记住了荷花。

亭亭玉立的水中仙子,它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自古以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雅士用优美的诗句赞美过它,更多的是有太多的水墨画,太多的摄影作品,还有很多人用美妙的音符歌颂过它。

守在荷塘边,拍摄荷花已有好几年了。看那质地清晰、秀雅端庄的花朵,富有线条、笔直修长的枝杆,碧绿晶莹、圆滚俏皮的叶子,在池塘波光水影的衬托下,可组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处处皆可入镜,辅以一定的生活情趣,均可拍成很好的荷花作品。

要想拍好荷花,必须要有照相器材做支撑,当然现在手机功能越来越强大,完全可以媲美单反设备了。想拍摄完成一幅作品,除要具备必要的拍摄基本功外,必须掌握好拍摄荷花的时机,一般晴、阴、雨天都可以拍摄。在晴天有两个时段比较适合,利用侧逆光或逆光,可以表现荷花的纹理质感和多变的光影效果,我认为早上太阳升起后的两个小时左右和太阳下山前后的一个小时内,这两个时间段的光照属于侧光,能在荷花的一侧产生很明显的投影,使画面层次丰富,立体感强,是最佳的造型效果光,精准地掌握光线的变化,才能抓住摄影的最佳时机。光线效果的决定因素有很多,相机设定、闪光灯、拍摄时机、空气质量和场景布置等,但是我觉得应该将拍摄的重点放在时间选择上,独特的光影效果,可以呈现出不同的美感。在阴天或雨天拍摄荷花虽说缺乏光影效果,但在散射光下却能很好地表现荷花荷叶娇艳欲滴的色彩,画面光线柔和,没有强烈的阴影,拍出的照片会有独特的韵味和色调。

要想拍好荷花,还需对荷花进行多角度观察,多境别拍摄,多总结经验。从小荷尖尖到花谢化开,镜头里的影像是千变万化的。在准备拍摄前,不妨经常到荷塘去转转,去感受“香远溢清、亭亭净植”的神韵。如今是赏初荷的最好的季节,池塘里红绿如绣,叶未密、花未繁,蝉声未噪,带上相机,置身荷塘,走进一个唯美的荷花意境,有拍不完的荷花造型,这大概是夏天中最值得驻足的地方。拍摄前最好是先做好功课,在拍摄的前一天去踩点、去观察、去构思,多想一想翌日太阳是从哪个方位照射过来,该从哪个角度去拍,哪个花苞明天会开得最艳,要带一些什么辅助器材,怎么去表现场景和寓意,怎么去捕捉精彩的艺术瞬间。

要想拍好荷花,还应多去揣摩别人拍荷的好作品,多去阅读古人描写荷花的诗词,多去构想拍摄的用意和美感,多去采用不同的构图产生视觉冲击,多去尝试用不同的手法表现艺术性,如停留在花朵上的小昆虫,池塘荷叶上的青蛙,围绕荷花飞舞的蜜蜂和蜻蜓,精准地捕捉那一瞬间,都可以为作品增添生机和灵动。还有露水,露水可以让花儿显得更加娇柔,梦幻。如果没有露水可以人为制造,可以稍微对花喷一些水。那宿雨初收的清晨,晓风吹拂水面,在晨曦映照下,一片片圆润的荷叶,绿净如拭,亭亭玉立的荷花,高低错落,在晨风中一一颤动,真是荷风送爽,顾盼生姿。这样一个活泼清远的意境浮现在眼前,怎不让人心动。

机会总会垂青有准备的人,提前把功课做足了,带着自己的构思去创作,合理运用光影的变化,就会拍到满意的荷花作品,不至于拍摄出的作品多是些荷花标本了。一张成功的摄影作品,往往是经过拍摄者深思熟虑,选择最佳拍摄方式,合理进行构图布局,在恰当的时机准确按下快门后的所得。如安塞尔亚当斯所言,一张好的照片会充分表达摄影师的感觉,在某种深层意义上,这就是摄影。试想一下,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我们不动脑筋,频繁地按动快门,那保存在硬盘里数千张照片之中,是否有那么一张全身心投入的照片呢?

大片大片的荷塘,碧绿的荷叶层层起伏,一朵朵粉色的荷花掩映其中。时而娇羞颔首,时而亭亭玉立,千姿百态,楚楚动人,走进荷塘就让人感受到那份安宁与平静。

看过盆栽的小巧玲珑,见过荷池的小景别致,赏过荷塘的小雅天然,但东湖如此开阔的湖面,鲜艳生动的场景,荷花有赏不尽的风韵,那王昌龄的《采莲曲》如期而至。采莲少女的绿罗裙融入到田田荷叶中,仿佛一色,分不清楚,少女的脸庞掩映在盛开的荷花间,混入莲池中不见了踪影,听到歌声四起才觉察到有人。生动的生活场景,充分调动视觉和听觉,采莲少女的美丽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从唐朝一直定格于眼前。采莲少女植根于心里是那么清新,饶有生活情趣,是永远的采莲曲,永远的荷叶罗裙,永远的江南旧风貌,在诗情画意中,引人遐想。

一直以为,周敦颐的《爱莲说》已成千古绝唱,对荷的赞美无以复加。荷花这个清涟而绰约的意象,只适合存在于古典的诗句中。现代人的散文,传递不了荷花那种古典的风姿和神韵。只有在古诗句中,荷花古典的生命气质才能婉转于眼前。

“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这是词人周邦彦笔下的荷花,是一种朝气,是一种活泼,纤尘不染中弥漫着初生的喜悦,纯净中彰显活力。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空灵如孟浩然,诗中荷花只是一个物象,是一种静气,是一种灵动,此时的诗人心境平静,闲适自得,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这种境界是超越自我,超越眼球束缚,我曾在一本诗话上读过两句诗:“池花对影落,沙鸟带声飞。”作者感觉第二句对仗不工,在意韵上弱了一些。这也难怪,在现代快餐时代,像“池花对影落”这样的境界是很难参悟透的。

对想象空间的无止境探索,观想才会创造新视界,艺术贵乎创新,摄影也不例外,需要去不断观察和创新。花亦解语,千万别忘了荷花的花期。一般在阳光充足的地方,荷花从孕蕾、初放、盛开到凋落,能够持续一周,光照不足的地方可以延长花期三四天,但最佳时间只有短短的两三天,拍残荷更要捕捉瞬间,往往一阵微风,就能片刻间把眼前的景致化为乌有。喜欢拍荷花的朋友不妨趁早,抓住时机,主动出击,这个季节,我们可以拍出荷花的美姿,要赞美的不是荷花的美艳与色彩,而是荷花的坚毅刚强和高洁不染尘。

荷花挺立在这个夏季,这个季节是属于荷花季,属于创意荷花拍摄季节,也属于有追逐梦想不断超越自己的摄影人。

 荷花3.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