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张立伟的头像

张立伟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6/23
分享

最美的微笑

 我要用文字忠实地记录下这段生命历程,因为它对我的人生有着深刻的意义。

 初冬的江城空气中流动着寒意,街道两旁的梧桐树上,时而有几片枯黄的叶子簌簌落下。阳光疲乏地铺在地上,几乎感觉不到丝毫暖意。

我呆坐在不足两平米的柜台里,手中无意识地把玩着计算器,偶尔抬起头瞟一眼一晃而过的行人。我多么希望他们能够在我的柜台前停留,并和我达成一笔哪怕小得不能再小的交易。自开业以来,惨淡的经营早已使我入不敷出。

数月前,我从北京拿到了某手写软件的省级区域经营权。但由于该软件的市场知名度极度欠缺,而我也缺乏相应的营销渠道,所以一直是苦苦支撑着。

傍晚时分,电脑城快要下班锁门了。这时柜台前漫步过来一位中年顾客,神情和气质看上去颇像位老师。他指着柜台里面货架上的手写软件,向我询问产品的功能和价格。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准顾客,我压抑着心头的喜悦,热情而详尽地回答他的每个问题。交谈中得知他的确是位老师,而且在一所重点大学任教。管理员催促要锁门了,他便给我留下了姓名和详细地址,叫我第二天带上产品去找他,从而我得知他姓李。

翌日,我起了个大早。精心地洗漱后,特意穿上那件有些褶皱的西装,那条几乎被遗忘了的领带总算派上了用场。我骑上自行车,冷风肆意地划过我裸露在外的双手和脸颊,而我却感觉不到寒意。阳光似乎比起昨日精神了,慷慨地普照大地,有些耀眼地灿烂。

校园里,穿过幽静的小路,转过几道弯便是李老师的办公室。经过紧锣密鼓地忙碌,我终于将软件安装调试完毕了。就在李老师试着写字的时候,有人敲门走了进来。李老师闻声连忙放下了手写笔,转过身对着来人热情地说:“王老师,你来得正好。我刚装了一套手写软件,写字方便又快捷,再也不用那么麻烦地学五笔了!”

“哦,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我来欣赏一下。”王老师略带惊奇地接过话说,“如果真有那么好,我也要装一套!”我迎向王老师洋溢着微笑的目光,站起身来为他让坐。就在我们眼神交汇的瞬间,我发觉他的微笑犹如三月里的一缕轻风,让人顿感全身暖意融融。又仿佛湖面上荡起的一片涟漪,那么地温和可亲。时至今日,他的微笑像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引领着我跨过了沟壑越过了高山。这是我见到的最美的微笑,它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坎上!

出于礼貌也是出于职业习惯,我双手递上了我的名片。王老师随即回了一张他的名片给我,我端详着上面除了单位名称、地址和电话,还有五个醒目的字:王太平教授。“教授”这个词汇,对于出身贫寒且读书不多的我来说是高不可攀的,我顿时感到有些受宠若惊。王老师的生活很简朴,这从他褪了色但却干净整洁的衣着上可以看得出来。

没费什么周折,我跟着王老师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示意我在门旁的沙发上坐下,趁他为我倒水的功夫我四处打量着。一张陈旧得有些斑驳的办公桌临窗而放,桌面上的显示器屏幕上“Windows 98”的字样循环滚动着。办公桌后面一个巨大的老式书柜里,摆满了规格不一厚薄不同的书。我想,那里面一定是个浩瀚的知识海洋,是我未知的世界。就从那天起,我与王老师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我们如师生如父子亦如忘年友,迄今走过了二十四年。

似乎是顺理成章地,王老师购买了一套。我暗自庆幸早上出门的时候多带了一套,甚至在想如果多带几套,说不定可以全部卖掉呢!

西北风裹挟着细雨飘然而至,树叶几乎在一夜间落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气温骤然下降了许多,街上的行人都把脖子瑟缩了起来,或将衣领拉得高高的,竭力不让一丝儿风钻进脖颈里。生意依然在艰难地维持着,每个路过柜台前的行人似乎都给我带来了希望。可眼睁睁看着他们不作片刻停留就匆匆离去的背影,心头涌满了沮丧和怅惘。

“滴滴滴……”,别在我腰间的传呼机忽然响了起来,我疾步赶到电脑城门口的公用电话亭回电话。要知道任何的一个电话,对我都可能是一个机会啊!电话那端传来了王老师的声音,他说:“小张,后天我要到宜昌参加中南地区高校会议,参会的老师比较多。你要不要把产品带上一块儿去?也许是个机会呢!”我的手写软件主要用户就是文字工作者,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当然要去啊!“我去,我一定去。谢谢您,王老师!”我连声地回答。

大巴车疾驰在广袤的江汉平原上,田野里郁郁葱葱的麦苗尽收眼底。远处的房顶上,升起了缕缕炊烟。

宜昌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也是一座文化名城。这里有名闻遐迩的三峡大坝,是历史上绝代佳人王昭君的故里,千年前著名的爱国诗人屈原在这里诞生。可是这一切对我都没有任何吸引力,我的心思全被如何多卖掉一套软件占据了。

会议开始了,偌大的会场里座无虚席。我坐在准备好的电脑旁,思忖着如何更好地开展工作。休会茶歇的间隙,王老师不失时机地把手里端着茶水,或捧着点心的老师们招呼到我旁边,现身说法地充当产品代言人。我一边演示着,一边回答老师们咨询的问题。

新世纪的第一年儿子降生了。彼时我的手写软件生意早已破产,我租住在北京郊区的一间简易民房里四处求职。但我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将这个喜讯告诉了王老师。过了没几天,寄居娘家的妻子在给我的信中说,王老师特意给她打了电话表示祝福。其时我除了生意失败,并且处于母亲病故后不久的悲伤中。雪上加霜的遭遇,致使周围的亲友都在刻意地疏远我们家。我的心情陷入了冰点,每天都在煎熬和茫然中度过。得知这一消息,一股暖流瞬间在我的心底升腾,重燃了我的信心和希望。

然而偌大的北京城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折腾几个月后我来到了广州。虽然已是百花凋敝的暮春时节,但广州终究不愧“花城”的美誉。火红的簕杜鹃开满了纵横交错的立交桥,好似翩翩起舞的蝴蝶。人行道上被誉为英雄的木棉花,一树血红怒放得如同燃烧的火焰。汹涌的人潮行色匆匆,似乎慢了一步就会耽误了很大的事儿一样。

褪了色的帆布包是我唯一的行李,里面装有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这些便是我的全部家当。没钱租房,我只好暂时借住在朋友的家里。雪片般的求职简历通过邮筒和邮箱发了出去,总算盼来了一份面试机会。经过了初试、复试再复试,我终于等来了入职上班的通知。可是就在接到通知的前一天中午,我的一只脚不慎被摔碎的玻璃瓶划伤了。在楼下的小诊所缝了四针,方才止住汩汩流淌的鲜血。医生嘱咐我除了按时换药,半个月内绝不能下地走路。工作无疑泡汤了,我简直要陷入了绝望!寄居亲戚家的妻儿需要用钱,独自生活在老家的父亲需要用钱……

借房给我住的朋友和王老师有过一面之缘,有一天他突然硬塞给我五百块钱。对我来说这笔钱无异于雪中送炭的一笔巨款,可我不能稀里糊涂地收下。在我极力地追问下,他才支支吾吾地说出这笔钱的来历。原来他前几日去武汉出差见到了王老师,王老师从他那里得知我的困境后,便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转交给我,并叮嘱他不要说是他给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感激的泪水从我的眼角溢出,打湿了我的脸颊。这笔钱对我来说如同沙漠中的绿洲,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带给了我莫大的力量。我暗下决心,即便我是路边的一粒草籽,也要顽强地生根发芽,并开出与众不同的花!

半年后,丹桂飘香时王老师出差来到了广州。我强烈地要请他吃顿饭以表谢意,也略尽地主之谊——毕竟我在广州生活啊。可是他的行程早已安排得满满的,并且还带上了我四处参加活动。他的学生大多是大型企业高管,或是中小企业主。无论文化素养还是物质条件,都是当之无愧的社会精英,从而我的价值观得到了提升。

日历换了一本又一本,王老师退休了。可是,他却仍不遗余力地为学校,为他的学生和校友们发挥余热。他义务为大家搭建了联络感情和促进发展的平台,因而我跟着他走遍了许多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对此我深有感触。我的视野更加开阔了,事业也得到了不断攀升。

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难免遭遇坎坷与挫折。可我不再感到惧怕,王老师那微笑的目光是我心头坚实的力量,它将强而有力地推动着我向前迈进!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