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冰雁的头像

冰雁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6/10
分享

寂静的盛宴(外四首)

寂静的盛宴(外四首)

□■冰雁

没有萧山,没有黄石

夜色张开双臂,向近心端合拢

天上飞过黑色,黑色是白昼梦中的新娘

你说今晚,隐匿的都重现江湖

包括性,都要化身为

一场盛宴,被寂静的打开

而月光淹没的锁骨,三分之一

在你的身体上,浮出水面

你的干涸的思想,也在夜色中抽取水分

在对视中,我看见

你推开我,如同一匹马拒绝辽阔的草原

在出租屋

在出租屋

所有的烦,都退归原处

我的心也隐居体内

不出门,便不会惊起鸿雁

旋律要怪罪于一把吉他

它在墙角,时而发出阵阵呻吟

深夜里,左右手也互相同情

更多的是搀扶

眼里的水也已走失,有的去造林

有的内入堤坝、外汇海流

又一幅画像,紧抱城墙

在虚无中流芳百世

我相信,这苍茫人间

一定有所屋子,它浩瀚无垠

可以聚拢星辉,宽恕乌云和雨季

 

借宿

 

夜晚八点,在西16栋

因为廉价,冷空气到处都是

我却偏执于你寂静的花期

黑,早成天宫的囊中之物

清空街道的扫帚源自内心

是呵,这城市的空如此盛大

如此耀眼、璀璨

触目惊心

这点上,我与你眉宇间借宿的尘埃

看法一致。风声四起

我还要带上你,途经未眠的城市

这一路惊慌失措的夜色

早已稀碎,早已溃不成军

 

院子

 

在院子里养鸡,这是父亲最先提出的

我很难相信,一个骨瘦如柴的人

肯供奉出,多余的口粮

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几百只鸡雏

在院子里,欢快的奔跑、打闹

在这点上,我难以忍受

几月后,我明显感觉到眼前中年男子

的决定

害得他,又瘦了一圈

而此时,我的祖母,正满头白发的坐在

院子里,擦拭着丈夫的遗照,一滴水离开

她的眼睛,院子里春风荡漾

她一言不发

外公


前些年,走路,去外公家

门前那棵梨树正在减肥,叶子扑扑往下掉

我提着几斤水果和酒,水果来自路边摊

酒是自己酿的,香气正浓

外公没来接我,他坐在轮椅上

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与外公并排坐的还有狗和一口年迈的棺材

看着那黑糊糊的家伙,我真怕有一天

那口棺材会比我和外公还亲

于是我建议舅母,把它移出去

似乎移出去外公就能马上,好起来

而最近一次去外公家,是上个月

我和母亲,冒着零下的低温

骑着摩托,她嘴里半天逃不出一个字

在深谷里,只有油门声还在撕心裂肺的喊

仿佛死掉父亲的是那辆,在冷风中嘶吼的摩托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