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陈日月的头像

陈日月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02/22
分享

冷雨

u=1149567600,195914114&fm=26&gp=0.jpg

她,叫冷雨。有一切最好的开始,优越的家庭条件,在那个还叫万元户的年代,她已经拥有了自己的钢琴和专属老师,只是钢琴是人家送的,老师是自愿来教的。老师说她有天赋,是未来的钢琴家,她相信了,小小的她如何能够知道一切魔力的翅膀是她作为局长的父亲。

他,一个地地道道的混混,爸爸就是混混,蹲了监狱,母亲和人家跑去了广东,他和奶奶相依为命,可是奶奶已经八十岁了。他从小就捡起了砖头,狠狠砸向嘲笑他的人,他觉得要做最强的男人,才可以保护他的老奶奶。

这样天地之差的两个人竟然读进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级,但是两人之间却好像有一道无形而厚重的墙。整整五年,他俩都未曾说过一句话。因为她,是众人手心上的公主,头上围绕着种种光环,班级学习委员,校级优秀学生,区级三好学生,市级优秀学生。而他,永远的倒数第一,差生,所有老师头疼的问题生。同一个屋檐下,要不是因为那一场变故,也许他们俩永远会在各自的轨道上运行永无交集。

那一天她照常约朋友们回家看她的新玩具,看到的却是几个穿着蓝色制服的人把她的家翻的乱七八糟,爸爸手上一副冰冰的手铐。爸爸走了,妈妈整天的哭泣,她的家突然变得很大,很空,很静,很冷。

从此她的生活天翻地覆,钢琴被人家抬走了,老师说她没有钢琴的天分,不需要培养了。曾经整天把她当成公主的人好像都不再认识她一般,她一度困惑是自己真的不好了么?!她的那个年纪还不懂得她失去的其实是一双权利的翅膀,或许她有钢琴的天分,或许没有,只是在别人的眼里都不再重要,不再有意义,因为没有人真的去关心她是否能成为一名钢琴家。

这一天又是她当值日生,别人把最脏最多的区域留给她。经过了那么多的不明白,现在的她已经学会了用一种平静去接受任何貌似不公的事。她默默打扫着,从最后面一直扫到前面,所有人都休息了,除了她。终于两大袋子的垃圾被扔掉,她舒了一口气,班长却用不可质疑的口气说:“再扫。”原来地面上不知何时又出现一堆一堆的废纸。她再一次清扫干净。“再扫。”班长继续说。冷雨的脸开始泛红,牙齿咬的咯吱直响,但是班长的眼睛却告诉她,必须去做。冷雨的眼睛突然潮湿了,但她还是拿起扫把,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那个痞子,那个小混混在开心的撕着作业本往地上丢弃。她冲过去,把扫把狠狠摔到他的面前,回到自己的座位读书,不再理睬那个女班长一次次咆哮。就这样,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来了,发现一地的垃圾,很不高兴,班长马上把今早卫生被扣分的事情报告给她,同时强调扣分是因为冷雨拒绝值日。班主任生气的叫冷雨罚站,她小小的身躯站在最后面,那个小混混不时的回头向她做鬼脸,她真的是讨厌极了他,但是又能如何?!

快毕业考的时候,很多班级开始做一件事,就是劝退。为了保证学校光荣的升学率,必须把落后分子在升学前劝退。于是这个小混混倒霉了。老师拿着近似零分的成绩狠狠的羞辱他八十岁的奶奶,小混混哭了,第一次哭的那么伤心,他的奶奶也哭了,一直求着老师再给她孙子一次机会。此时的冷雨看在眼里竟然恨不起来,反而深深地同情。老师或许被奶奶打动了,承诺如果下次摸底考试他只要能六十分,就让他升学。但是事情哪里那么简单,老师不会在他的身上浪费时间,他不会的知识还是不会,老师问不了,他终于低下头问曾经被他欺负过的“眼镜们,”得到的都是拒绝和嘲笑。他用拳头狠狠地砸向桌子,狠狠地说:“老子不读了!”。但是眼睛却悲哀的望向窗外,仿佛又看到奶奶流泪的样子。这时候一只手拍在他的肩膀“你哪里不懂?。”他发现是冷雨的时候,眼睛里全部是惊讶和惊喜。从那一天起他像个一年级的小学生,她反而像一个老师,从一年级课本教起,他热烈的学习着。终于在那个秋天他们都顺利的升学了,接到通知书那一天,他拍着胸膛说:以后有我罩着,没人敢欺负你。她只是淡淡的笑着。

初中三年,她安安静静,学习一直都很好,她相信此时此刻老师们的赞美是真实的,这种感觉真好。而他,这三年很忙。已经成为这一区域各学校里小混混的头,不论哪个挑事的都是他的手下败将。大家都怕他的拳头,甚至不少人都私下议论他已经加入了黑社会。这一点冷雨从来没问过也不想知道,她只记得那个渴望升学的小混混。她顺利升入全市最好的高中,那是一所从来没有本科以下毕业生的神奇高中,仿佛你只要考进这所高中,就代表你至少能成为一名普通大学的大学生。而他选择了混社会。

冷雨17岁生日那一天,天上下着雨,下完自习已经十点钟了。冷雨快到家的时候,发现远处有一排亮光,还不断传来阵阵响指。她越走越近,亮光也仿佛有生命一样一排排扩大,形成一片片火光,响指声也越来越清脆,越来越紧凑。走近,原来是几十个少男少女,清一色黑色衣裤,一手打着打火机,一手打着响指。形成一个大大的雨字。他就在最前面,手里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她看着他笑起来,他也跟着笑起来。她说今天的雨很暖。

从此每一个晚自习都有他来接她,护送她回家,给她带一些吃的、喝的、用的。两个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笑不完的事。那一天她问他:你是黑社会麽?他告诉她:不是。

快要高考的时候,她的爸爸传来在监狱病逝的消息,她的妈妈崩溃了,住了十几年的房子被收走,妈妈的工作也丢了。她受不了一连串的打击,整天靠喝酒度日,喝醉了就到处砸已经所剩无几的东西。

冷雨找到他,说我不要高考了,我要工作。他说你不到十八岁,能做什么。冷雨回答到:酒吧小妹,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他沉默了。

嘱咐完冷雨一定要坚持读书后,他去了一个地方,一个真正黑社会老大的家,他说:熊哥,你说的那件事我做了,钱要两倍。那个熊哥非常开心,用一只带着大粗金链子的肥手拍着他的肩膀说:年轻人,我没看错你!像年轻时的我,有前途!

冷雨再收到他的消息的时候,是来自他的贴身小弟,他说‘大哥交代:这两个包裹一个给你,一个给奶奶,大哥说他犯事了,要出去躲躲,可能永远不回来了,你别等他’说完话那个小弟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最后还是狠狠的回身,头不再回的跑掉了。冷雨抱着包裹呆呆地站在那里。

几个月后,她成为了一名名牌大学的学生,她从来没有放弃打听他的机会。有人告诉她,他出事了,被人家砍断了脚筋,废了,下落不明。一年后,奶奶也去世了,身边是冷雨一直陪她到最后。

没有他消息的日子里,冷雨一直拼命的学习,仿佛只有每学期的奖学金才能让她获得一丝心安。很快大学毕业了,让她意外的是所谓的名校不曾给她当初想象的工作,原来很多都是骗人的。一次次拥挤在人才市场,疲惫不堪的她只找到一个办公室小文员的工作。工作了两年,在妈妈一再的催促和安排下,她嫁给了一个所谓的公务员,不会很高的工资,但是是铁饭碗。婚后两个人生了一个小孩,说不上什么恩爱,也不会整天吵闹,两个人都规规矩矩的,是的,就是中规中矩的过着日子。

再能遇见他完全是意料之外。源于小学的同学会,他竟然出现了!有一些瘸脚,但是依然身体健硕,大家开玩笑说他依然是个打架的好手。所有的消费都是他一人所花。他发达了,经营着一个夜总会和一家高级俱乐部。

他再约她的时候,那天下起了雨,两人坐在咖啡馆里,他说了很多话,他说他的老婆从16岁就喜欢他,还替他挡了刀,现在她都无法生自己的孩子,他说他觉得一辈子亏欠她。

‘当年你为什么这么做?!’这是憋在冷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终于有机会当面去问他。

他沉默很久后,坚定地说:我把当时认为最好的东西送给你。只是没有想到后来的结果。

听完这句话冷雨的眼泪突然落下来,她紧忙望向窗外。外面的雨大了,它为什么落下,又将落向何方。

作者:陈日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