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曹会双的头像

曹会双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13
分享

卢青的传说(外一则)


 

卢青以重点初中的分数,来到我们这个联中的初一一班。当我们都惊讶于卢青的高分数时,和他一个村的同学说,他家里很穷,他娘又常年吃药,上重点初中需要住校,他家里根本没钱,上这个联中,一是离家近省钱。二是抽空回家时,他还能帮家里干点活。

卢青的脑袋瓜子就是好使,那代数呀几何啊,他就像剥鸡蛋一样,三下五除二就能剥出清晰步骤和金黄答案来。加了物理后,他像啃生地瓜,嘎嘣嘎嘣地声声脆题题对。尤其是那要命的化学,他像吃甜秫秸,把甜吸完了,把渣吐在半路上气我们。

卢青成了我们每个人的榜样,是我们学校的大名人,是我们中间的传说和传奇。你可以不认识刚分来的老师,但你不能不知道卢青。

班主任常给卢青加小灶,因为学校的领导们,已暗暗把卢青当作选拔中专的好苗子,这样既可以有把握地为学校争个上榜名额,也可以减轻卢青家里的负担。那个时候,一个中专生远远大于三个高中生,吃上国库粮,是每个农家孩子的崇高梦想。

我们眼馋,我们妒忌,我们想追赶,我们却无奈。谁让老天爷没给咱个好脑子呢。

初三下学期,一开学,同学们就传开了,卢青的父亲出大事了!年前,他父亲为了过个好年,小偷小摸了一下,若在平时,关上几天或是罚点钱就了事了,只因赶上了严打,要坐几年牢。

学校领导们的脸都绿了,卢青的父亲一出事,他考中专的政审就过不了。班主任也暗暗沮丧,眼看到手的优秀班主任和奖金,也要飞了。我们这些学渣渣呢,却高兴起来:活该!谁叫你学习那么好呢!

眼见着卢青的脑袋耷拉了下来,眼见着他的模拟成绩哗哗地往上掉,眼见着关于他的传说传奇一一融化了。这倒激起了我们的斗志——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所有的所有,尘埃落定了。我们班创造了一个学校的奇迹:在中专名额为0的情况下,考取了十来个高中,班主任的奖金不但没少挣,还多了。那四个考上重点高中的,都宴请了学校的老师。一向学习成绩中下游的我,有幸挤进了这十来名里,卢青却不在其中。

卢青的传说,如猛扎了几针的红气球,“噗”地落了!

 

 21328303_1.jpg

野生石竹

 

我和强子青梅竹马。我小他一岁,我们同一年上的一年级。

那时,我孤僻,不爱说话,怕见人,啥也不懂。吵吵嚷嚷的教室里,老师在点我名时,我没和别的新同学一样喊“到”,而是喊了个“来咧”,因为我娘领着我开了一回生产队的会,大人们都这么喊的。结果引来哄堂大笑,一下课,我立即抱着板凳哭着回了家,是强子一次次地来叫我,又把我领进了学校。一直到三年级,我还是浑浑噩噩的,木头人一样,拨一拨转一转,是他帮着我记作业写作业。说来也怪,一上四年级,我猛然开了窍,像开了春的杨柳叶子,一天比一天鲜绿。

转眼,小学要毕业了,强子的父亲说,如果他考不上重点初中,就不上了,就到生产队里放牛,一天也能挣三个工分呢。重点初中就考上了我一个,强子和八九个同学考上了普通初中,他恋恋不舍地乞求过父亲,还是不得不哭天抹泪地去放牛了。

本来三年的重点初中,我上了五年,终于考了一所卫校,拥有了非农业户口,这是农家孩子当时最好的出路。毕业后,我分在了镇卫生院,后来,又随着爱人调到了县医院,一家人三口在小城扎下了根,我也慢慢混到了护士长的位子。

我上中专时,强子已摔打成了一个好劳力,推车耙地砌墙盖屋,都干得有模有样,见小伙子不错,便有媒婆上门提亲。他家里人以年龄小为由,先是拒绝,后架不住提亲的人多,怕得罪了乡亲,以后不好说话,就随大溜为强子定了一门亲。二十岁那年,强子就结婚了,只摆了酒席,未领结婚证,因为女方已有孕,先举行婚礼再领证,这种事实婚姻,在我们那里是常见的,他女儿三岁时,他们才补办了结婚证。

强子先是开了一小饭馆,钱没挣多少,却被三角债给坑得关了门。后又包山,合同期未满,就被强制收回了,兜兜转转中,强子开始种蔬菜大棚,这才挣下点钱,翻盖了房子买上了车,日子逐渐好起来。这天,强子听说我回娘家了,就让他爱人送来一大包时令菜,有十来样呢。

老家的路边有种野生石竹,与县城花圃里的石竹花,有类似的花型花色,只是野生石竹矮小了些,这是适者生存啊。

富裕起来的强子,决心供一女一儿好好上学,把自己当年失去的加倍夺回来。女儿几经转折,考上一所专科学校,强子高兴地摆了二十来桌。可他的儿子呢,一直逃学,哄过劝过打过骂过,都没用,他儿子说,咱家已经很有钱了,上学有啥用?大不了自己也种菜。实在没辙了,强子也就放低了期望值,心想,既然孩子不是读书的料,好好种菜也是好的,只要儿子成器就行。谁知,在大棚里帮了几个月的忙,儿子直喊累直喊没意思,说啥也不干了,窝在家中不是抱着个手机看抖音,就是在电脑前打游戏。

“唉,这孩子咋就不随我有点上进心呢!”强子抹了把泪对我说。“当初,你们都上学去了,我在放牛时边哭边发誓:我不上了学,也要好好混!……唉,龙生龙凤生凤啊,我和孩子他妈都没有文化,只知道瞎疼孩子,却不懂教育孩子,还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呀!你看,当时你学习好,吃上了公家粮,又嫁了个医生,你的孩子也水涨船高,哪像我们,一直在小河沟里扑腾。”

我指着粉的红的野生石竹说:“你看,这石竹花虽是野生,但它依然故我地开,多像你呀,身处低层,依然上进。你的儿子有着你一半的良好基因,应该不会太离把。孩子的成长需要时间和耐心,你再看,那棵石竹连骨朵还没有呢,你能说它不开花了?“

强子哈哈一笑,抹了抹红眼圈说,“你们文化人啊真会说话,把死的都说活了,好,我等着,只要孩子有点出息,再小再寒酸我都高兴!”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