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吴德风的头像

吴德风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9/15
分享

梦里依稀真情在

二月的深圳,微凉正是可人天。徜徉莲花山下,鲜花怒放,绿草如茵,风筝满天。

29岁的男青年,与小他6岁的初恋女孩,在公园意外相逢。如梦似幻,悲欣交集。个中滋味,如鱼儿饮水,冷暖自知。

出生大别山深处的男青年,怀揣自修中文本科学历文凭来到深圳打工。他外表木讷,性格内敛,不善表达,但擅长写作。当地一家报业集团子报刊招聘新闻记者,有备而来的男青年,如愿以偿进入该媒体单位。他信手拈来,笔下采访塑造的人物对象,闪烁着人性的光辉,蕴含积极向上的力量,打动无数读者的心。一些女读者爱屋及乌,给作者写信,投来青睐的眼神。

男孩和女孩相识于云南的一次七天旅行,前六天时间,他们没有说话,原以为素昧平生。最后一天经过攀谈交流,女孩是他的读者。他们曾经通过书信传递信息,探讨过文章的内容,只是没有见面。他乡遇故知,怎能不令人喜出望外?

这位出生天津文化街,喝海河水长大的女孩,刚从民航学院毕业。她微微一笑,可以唤醒沉沉入睡的严冬,迎来万紫千红的又一个美好春天。

今天无意重逢,男青年在想,虽是无意邂逅,应该自己采取主动。约半个小时后,男青年鼓起勇气,向女孩靠拢走过来。女孩立即后退几步,几分警惕,几分愠怒夹杂几分嘲讽,她诘问:你想干什么?

少女的心,秋天的云,变脸比撕书还快。男孩感到屈辱,相爱容易相处难,话到嘴边又咽下。他下定决心,准备道一声珍重,从此分道扬镳。

于是,他准备豁出去了,声音作铿锵状,强压心中怒火说:你盼猪吃老虎,难道不是吗?

女孩停顿了一下,很快便乐了,笑出了眼泪,说:我说大记者,你总算有了一次男子汉的气概,晴天一声霹雳,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不过你可能误会了,我有口气,谁叫你不戴口罩?保护别人就是保护自己,你应该不用我提醒吧!

原来如此!男青年追悔莫及,立即从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与初恋女友在梦中相逢,却与疫情有关,不禁哑然失笑。

当年的男青年,入境已经跨入五十岁的门槛。梦中穿越,不受时空限制,把他回到二十年前。然而现实中的女孩早已离开深圳,失去联系。

尘满面,鬓如霜,他习惯用左手摸了一下谢顶的脑袋,不禁唏嘘。

笔耕三十年历史,如今空顶着一个作家头衔,他找到当年写给女友的一首诗歌《可爱的她在哪里》,毕竟曾经年轻过。内容自然青涩,附诗歌如下:

我可爱的她呀在哪里?

我一时迷惘,

我四处寻觅。

我回想,我叹息;

我盼望,我着急;

往日的时光不再来,

美丽已成追忆。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