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7/13
分享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一般人都比较反感这句话,总认为它是求人办事到最后最无奈的说法,说出来之后总感觉低人一等半天不爽。但我们的小学老师陈楷英用“不看僧面看佛面”这句话,为我们赢来读书机会,影响了我们一生。

我们读小学时正赶上并村合校,大多数学生都集中到乡中心小学去了。无奈我们的村子偏远,合校即意味着我们这些小不点大部分要失学。

在上最后一节课时,陈老师心情沉重,我们也眼泪汪汪看着黑板看着陈老师。实在是上不下去了,陈老师将课本一扔,激动得大声对我们说:“同学们别哭!明天我带你们去找文教组主任说理去!”

第二天,陈老师带我们大小萝卜头围了罗主任一满屋,目的是想让罗主任动恻隐之心。无奈罗主任摆了一大堆理由,什么工作原则性,学校条件差,派不出老师,反正死活不答应保留我们学校。

挨到最后,陈老师也生气了,摆出一副倚老卖老的架式,对罗主任说:“你承不承认我是教过你的老师?”

“老师别生气。”

“承认的话,不看僧面看佛面,只当老师个人求你办事。老师还从来没求你办过事。”

罗主任为难地挠了半天头,“这样吧,您回去跟村支书说说看。村支书说行,我二话不说支持您。”

这是第一次听到陈老师说这句话,它给我们暗淡的心间带来一丝光亮。

陈老师找何支书求情时,这句话再次发挥了威力。何支书说:“保留学校,村里当然欢迎。可我们是个穷村,村里没办法支持你啊?”

陈老师说:“学校后面不是有几亩田吗?我带学生们种,可以解决一部分开支。”

何支书说:“不行不行,那是我们村里仅剩的自留地,平时村里的小开支全指着它呢。”

陈老师开始使用杀手锏,“我们是不是一个村里长大的伙伴?我们是不是一个班里读书的同学?我是不是你丫头的老师?”

“是,是……”

何支书的丫头叫何鸿慧,是我们这些小萝卜头中的一个。陈老师的这句话算是戳中了何支书的要害。“那不就成了?有谁比得过你丫头读书重要吗?不看僧面看佛面,我求你办个事还能不办吗?”

“办!办!”

哦嗬……哦嗬……!同学们手拉手围成一圈好一阵乱蹦乱跳。陈老师终于用这句话为我们保住学校,使我们得以顺利毕业升入初中。更为关键的是那时候勤工俭学,可以放农忙假。我们就利用这些时间栽种这些田地,度过了那段艰难求学时期,也养成了我们吃苦耐劳的精神以及善良朴实的品行。

后来,何鸿慧成了艺术学院的音乐舞蹈老师,我进了报社,还有几个同学从政经商成绩都很突出。我们离开之后不管是读书还是踏入了社会,每年都会回到母校参加劳动或筹措捐款直到学校撤并。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