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13
分享

 没得选择 

        一

早餐馆老板江大发和老婆尹春兰吵架每次都为点儿小事。像接孩子放学去迟了老师来电话催促;像买菜回来晚了让尹春兰等得心急。尹春兰每次都像出了太大的问题而大动肝火高声叫骂生怕左邻右舍不知道她的威风一样。如果江大发顶两句嘴,那是要翻天的。尹春兰砸锅掼碗掀桌子摔椅子闹得轰轰声。江大发看在钱的份上会一忍再忍。

隔壁搞五金修理的老陈偷偷问江大发,"你老婆是不是有精神病,没有弄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江大发矢口否认,"那不是不是,她只是脾气暴躁口无遮拦。"

为避免吵架,江大发尽量将事情做得细致入微。但人无完人,尹春兰总能找出一堆毛病来揪着辫子吵一通。她好像专门为吵架而生。久而久之,江大发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听到一声"江大发",不管有事无事浑身就得先哆嗦一阵。

江大发今天买菜回来,将三轮车停在门口等尹春兰出来理菜。尹春兰嫌江大发理得乱七八糟,理得不干不净,理得她灶门流火。这个女人还是有这么点贤惠可爱的。每逢此时,江大发才能显示出一丁点男人的自豪感来:你们看,我老婆并非一无是处嘛!

江大发趴在柜台上用一张小纸片将今天买的菜一一记录下来。价格斤两钱数一目了然,尹春兰要过目记帐的。

写完纸笺,江大发出来了,因为他看到老陈和几个男人聊着什么特别开心。被老婆掐得太紧,江大发渴望能和几个男人在一起聊聊开心事。

看到江大发走过来,老陈问,"事情做完了?"

其实老陈是在问,将老婆安顿好了没有?

"做完了。"

老陈这才放心。有时候玩牌差个脚,老陈断然不敢喊江大发,被尹春兰逮着会连老陈一起骂。"几个老王八的……几个剁八块的……就是想赢两个钱儿……赢两个钱儿好去买棺材……"老陈儿孙满堂,受不住泼妇这番骂人。

江大发问,"你们聊的什么?"

老陈说,"噢,我们在聊君君。”

君君是老陈喂的一只猫,一只公猫。在这个市场里面,唯一只有卖润滑油的老熊家有一只母猫能和它来往,没得其他选择。可惜,这只母猫脾气非常猛,又天生不懂风情。每次君君去找它都会被咬掉几缕毛,偏偏还要天天去找它,搞得君君身上凹一块凸一块像长的癞子。

老陈他们刚才笑的是有人说,君君像江大发,母猫像尹春兰。

看他们掩嘴而笑的神情,江大发能感觉出来自己被人嘲笑了。又能怎样呢?命运不济,命运安排他摊上了这么个老婆!

正尴尬时,那边传来尹春兰的一声高喊,"江大发,回来!"

江大发心里扑嗵一下浑身发紧。"怎么了?"

老陈和其他男人迅速收起笑容,换出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

江大发赶紧回忆了一遍刚才所做的事,看哪里出了纰漏好用什么话来弥补。稍微慢了一拍,尹春兰就跳起身冲过来,揪起江大发的耳朵往回拽。"你自己回去看,还怎么了?!”

老陈和几个男人背着尹春兰连连摆头。不过他们也会不动声色地尖起耳朵听,想听明白这对"战火夫妻"吵架的那件小事究竟小到什么程度。

人都有很强的好奇心!

       二

这次,江大发和尹春兰燃起战火的原因小得挑不上筷子。是指责江大发买的菜叶上虫洞太多。

江大发解释,"不是我粗心,是我特意挑选的这种菜。有虫洞说明没有喷药灭虫子,没有化学残留物,客人吃着放心。"

按道理说这是经验,这是为顾客着想。到了尹春兰眼里,却成了缺陷,成了糨糊脑袋没想明白。这种菜进价高,卖相还不好。有不明就里的顾客提出疑问还得耐心解释。

尹春兰仍然不依不饶,一边拍打江大发的脑袋一边骂,"就你思想好,就你个酱猪头会想。还多出了那么多钱……老子赶早摸黑吃疯狗肉吧?不就是为了多挣几个钱吗……?”

人家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在尹春兰面前就变了,无理闹遍厅堂有理躲进茅房。江大发只好使出老招数,扯了桌上的餐巾纸,钻进了卫生间。有急没急都得在这儿蹲着,等尹春兰消火后才能探头探脑出来。

尹春兰不分青红皂白地瞎胡闹,有时候真的超越了底线。

有一次,她路过一块被开发商圈起来的地。有人在里面种了一大片菜。有菜苔有葫萝卜,正是时令菜。尹春兰兴奋不已。"以后就到这里来扯吧,不消上菜场买的!"

江大发说,"不好吧,这是别人种的?"

尹春兰火气冲天,"叫你干你就干,哪来的这么多啰嗦!"

江大发无奈,只得跟着尹春兰干。他一边心里打鼓一边瞅着路边防止被逮一边准备开三轮车逃跑。

干这事,尹春兰确是把好手,像在谁跟前学过,熟门熟套。

江大发想开玩笑,"你以前在家里是不是经常这样干?"

尹春兰发怒,"干你个头!老子为哪个?为你们老江家。还拐弯抹角地说我?没良心!"

由此看出,尹春兰的所谓良心,格局很低。江大发没有能力没有方法将其拔高,反倒是仅存的一点良知被老婆裹挟得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江大发整个人非常矛盾。一边因为多次配合尹春兰扯萝卜掐菜苔心里不再打鼓,一边又在告诫自己下次一定要据理力争不能老依着任性的老婆。

尹春兰看着三厢花生地绿油油的秧苗十分诱人颇为心动。她对江大发说,"哪天晚上我们搞他一车回去?"

江大发担心,"搞一车?这动静大了吧?你不怕别人报警?"

"怕个球!那是开发商的地,他们也是侵占别人的好不好?"

刁钻之人看事情的角度也刁钻,江大发无言以对。

他们趁夜幕降临路灯昏暗,真的挖了一整车花生秧回到馆子后面的院子里,摘了几天花生。有人问起,尹春兰还说是老家地里种的,父母摘不赢帮点忙,为此还得了两个大拇指的赞。

事情果真如尹春兰所料平安无事。

诸如此类的歪理由越来越多,不容江大发反驳还被迫同流合污。江大发越来越担心他惩不住老婆而酿成难以承受的大错。

江大发为此几夜辗转难眠。他想向人求助,但谁又合适呢?自己的父母绝对不行。

父母心疼儿子心疼孙女,经常来探望。但每次都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归。尹春兰从不顾忌,当着父母的面说揪耳朵就揪耳朵,说甩脸子就甩脸子。自己养的儿子自己疼又能怎样?在儿媳妇面前只能忍气吞声。不忍心看见,气鼓鼓地回家之后,过不了三天又得"喜笑颜开"地“求”回来,帮儿子好好挣钱,好好过日子。这不能不说是这一代父母的悲哀!

在众多亲戚朋友当中,只有岳父能够帮上他。但这一块轻易不能动。如果岳父母能开明大义能理解,就能够帮上他。反之亦然,事情的火候把握不好,就会彻底崩盘,不可收拾。所以蛮多男人老婆再不好都不敢向娘家人提起。如果当面说出来,就叫“投人”,有责怪岳父母没有调教好子女之意。让人很不舒服,往往更糟糕。

但毕竟还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如果不积极争取则机率为零。

主意拿定,江大发从卫生间出来。也不看尹春兰,坐上三轮车发动引擎就准备走。

"干什么去?”尹春兰赶出来问。看架式是"架还没吵完你休想走"。

江大发说,"爸来电话,要我回家拉一车红薯回来。"

“噢,这还差不多!”红薯做成的小菜,过早的顾客十分喜欢。

        三

岳母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

江大发跑到岳母家的院子门口,没有喊门,自己将手伸进栅栏拉开门栓进来了。

岳父刚刚蹓完鸟回屋,正踏在阶檐下往回瞄。

"爸。"江大发喊得清亮甜。

"哎。我是说哪个敢自个儿进来呢?"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小狗大欢连续喊了两个四音节迎过来,调皮地几番跳跃要拉扯江大发手里提的礼品,像个着急的小孩子。

与大欢相处久了,能听懂大欢喊叫的意思。三个音节代表看到了陌生人。四个音节代表看到了熟人。五个音节代表有人进来了。两个连续四音节代表欢迎光临。七个音节代表来人贼眉鼠眼有恶意,提醒主人一定要盯紧喽!

江大发每次都要带一包卤猪头时剔下来的骨头来,难怪大欢这么欢实。江大发将礼品提得高高的逗大欢。

岳母听到响动从屋里迎出来,"大发呀,今儿星期六,怎么不把芹伢子也一起带来玩哈?"

"芹伢子今天要补习数学,下回一定带来。"

"行,行。"

"这是春兰跟你在网上买的两双袜子,还有您喜欢吃的巧克力饼。"

"好,好"岳母眉开眼笑。

现在农村物流业也健全,可惜俩位老人不会上网购物,买不到特色产品。

"大发呀,是不是有事?"岳父是个明亮人。

"没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儿事,不大。"岳父精明。江大发应该回答没事才是真的没事。

江大发吞吞吐吐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春兰妈,你进屋里去。"

"不去。我也想跟孩子说几句话。"

听这嗓门语气,跟尹春兰几乎无二,江大发的脑袋成了漏斗,想说的话漏得干干净净。

"孩子想跟我说两句话,别难为孩子。"

"哦……好,呆会进屋陪娘说去,不跟他两个说。"

"好的,妈。"

岳母不情不愿,好在通情达理。

细心的岳父为女婿解除了警报,江大发这才将尹春兰的事情前前后后讲了一遍。

岳父说,"我晓得兰伢子会跟你找麻烦的,跟她妈一样。"

"跟妈一样?"江大发吃惊了,"我看妈蛮好嘛?"

"是你没看到。年轻时候比兰伢子还凶!"

岳父讲。以前家里穷,人不拔扈就得愁吃愁穿。村里几乎家家如此,也说不到哪一个!兰伢子从小就跟妈出去砍柴捡谷偷玉米偷香瓜。有时候会被人抓到,但她们也能横天舞地强词夺理地拿回来,脸皮越练越厚。解决了很多难事。可能是耳熏目染,兰伢子受了点影响。

"您当时没有阻止吗?”

"傻孩子,谁会饿着肚子拒绝玉米粥?"

"哦……?"江大发似有所悟。"后来是怎样改变的?"

岳父说。后来生活渐渐富裕了些,村里偷偷摸摸的现象少了,但人的脾气坏了很难扳回来。岳父语重心长地劝说岳母,岳母曾一度横爹爹横奶奶,一星期大骂三五六。岳父失去信心,差一点离了婚。

"这个转折点在哪儿?"江大发问得有些急。

岳父笑了笑,手指大欢说,"喏,就在它身上。"

"在大欢身上?"

"是啊!"

岳父说,岳母虽然脾气彪悍,但对待小猫小狗却很温柔。岳父发现后,投其所好,跟人讨回来一些猫狗让岳母喂养。岳母是一时性起,多了也烦,将小猫小狗送得只剩下大欢了。大欢是最不老实的一个,整天做坏事被岳母骂。奇怪的是岳母越骂越喜欢,越骂感情越深,越骂岳母的性格越好。岳父这才明白,感情骂人骂狗也是一种治病方法。

江大发说,"爸,你是摸对了妈的脾气。可春兰不喜欢猫子狗子呀?我们喂过猫子狗子。猫子喜欢偷鱼,狗子喜欢偷骨头。"

"真的是傻孩子!兰伢子喜欢吃零食,喜欢上网购物唦?你以为我们真的不会上网?"

"哦……!”江大发恍然大悟。

尹春兰吃零食他嘀咕过,怕她吃坏肠胃,吃胖身体心肺功能跟不上。尹春兰网上购物他担心过,担心商品质量不过硬,担心她会养成大手大脚乱开支的习惯。

现在看来,这些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如果对症还是一剂良方。换一个角度举一反三,以后的日子就不会“战火硝烟”了。

想到这里,江大发信心陡增。人活着就怕没有方向。一个平民百姓,不会有太大的胸怀,老婆孩子就是他的全部,没得选择。老婆孩子热炕头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事。

此时,江大发需要做的就是赶紧开车回家装上一车红薯,下午五点回到馆子里,然后到补习班去接女儿。

还有,给尹春兰换一部好手机,让她在网上好好购物,吃的喝的玩的用的包括味精酱油统统从网上来。让她在微信群里多结识几个朋友,多抢几个红包,当然也得发几个红包。最好是让她忙得不亦乐乎。爱抢红包的人认为一块钱都是大元宝,开心不已!

他们俩夫妻过的日子,就像江大发前一段时间在一片树林里看到的刺芥花一样,尽管一阵凌乱也不失为一种朴素的风景。(完)

一阵凌乱但也不失为风景.jpg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