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30
分享

七月里芝麻开出喇叭花

 

《裸露出黄颜色的土地》和《一河汛水》姊妹篇

(发表于《中国作家网》6月24日和7月14日) 

微信图片_20200717154012.jpg 


七月里,暑热不退,令人心烦意乱。但东荆河的一河汛水退了,岸坡边上,露出一长条一米多宽水淹过的枯黄肮脏痕迹,多少可以给人带来一点安慰。

沿河望去,裸露出尖角面目狰狞的护坡石上插满了五颜六色的太阳伞。一个个老师傅尽管热得黑汗直流,却能心态平和地坐守一根根钓鱼杆,眼睛一刻不离尖脑壳的红鱼标,不会错过它被鱼拉进水里的瞬间。

卖电动汽车的老板娘赵轻燕自从和售后维修师傅许明一起到东荆河里游泳之后,就经常往这里跑。许明作陪时就下水,许明实在是忙得脱不开身时,就一个人到这里坐一坐。她觉得风吹一阵,看河里的人游一阵,她的脑子会比在办公室里清晰很多。

赵轻燕和熊虎离婚时,处理房子车子钱物门店时都没什么异议。就是在许明的归属上,两人意见不统一,都想往自己这边拉,但都没有找到说服对方的理由。最后,两人商量由许明自己选择。

那一天,三人当面。

赵轻燕想,许明再笨也会想到,今后两人成家了,他还在熊虎的手下做事,不别别扭扭吗?所以,她觉得很有把握。

熊虎想,你许明是我把你从黄土畦子里拉上来的,才有今天的好日子。做人,特别是男人,要懂得知恩图报。脸面上过得去才能在市面上混。所以,他也觉得有把握。

然而,许明的选择让他们两个都惊呆了。许明说:"你们两个我都不想跟了,我想自己干!"

赵轻燕愣住了。

熊虎问:"你自己能干什么?是修车呀还是卖车?"

"做二手车。"这个理由很充分。

熊虎对赵轻燕说:"还争个屁呀!"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赵轻燕问许明,“想好了吗?”

"早就想好了,只是在找机会提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的?"

"从上次熊老板扣了我两个月的工资时就开始谋划了。"

熊虎这个老板当得十分不地道。疫情期间停工两个月,居然停发了许明讲好的固定工资。许明心里发凉,所以不想跟他干了。

赵轻燕当场就反对过,但熊虎仍然固执己见。此事引起许明不信任,熊虎收获不到人心,赵轻燕自然不好说什么了。

赵轻燕从进城时就开始做生意,知道开门店与纯粹当师傅维修汽车是两码事。凭她教给许明的那几手,完全达不到开门店的水平。

早年,赵轻燕跟着熊虎的城市户口进城,开始在园林北路摆地摊卖日用品。每天清晨都要上街占地盘。虽然辛苦,但也积累了不少做生意的经验。到后来熊虎下岗,两人就摸索着租起门店,做起电动汽车买卖。如果不是熊虎的性格作怪,他们应该生活得蛮开心。

许明的性格,虽然没有熊虎的暴戾,但缺乏熊虎的硬气。也不具备赵轻燕的细腻与精明。独自一人撑门面,恐怕又要回到解放前。

赵轻燕比长比短讲了许多道理,然而许明就是不听。赵轻燕发现了许明有一股不近人情从男人骨子里迸溅出来的倔强劲儿,归于与熊虎的大男子主义同属性的另一类。像温驯的猫与凶狠的老虎竟然同属猫科动物一样。这还是新发现。这股倔强劲儿有可能会再一次将许明击倒在地。



时光前行,躲过了大汛的一滩黄豆,得意洋洋地随风舞动,偷偷地在绿叶里面开出细密的黄颜色的小花,孕育着一嘟噜一嘟噜的豆夹。有点像才结婚不久的小媳妇怀上毛毛,偷着嘴笑的样子。

相比之下,立在旁边的一垄垄芝麻就高调张扬许多。也该它如此,它有本钱,一根根亭亭玉立。它有身份,人们对于香油的钟爱使它身价百倍。它开出的花朵也特立独行,一节一节攀高的劲儿,给人们带来了好心情好兆头。毫不掩饰的骨朵儿,开成了喇叭形状,热烈而又张狂,很符合人们奔向美好日子的强烈愿望。

许明离开了,赵轻燕离开了。加上熊虎,他们三个人又重新回到原点,只是多了一份经历和经验。人都有一种起死回生的本能,也有与身俱来的本领。它有一个隐藏的按钮,需要自己想起来去找到它,按下那个按钮,释放它那强劲的功能。

赵轻燕起初还担心熊虎支持不了多久,会率先倒下。

熊虎确实两眼抹黑,心里悽慌了一阵。好在给他供货的女货主并非全是酒肉朋友,为了市场为了她的小工厂能生存下去,也在不遗余力地帮助熊虎稳住阵脚。她派出了销售团队帮熊虎出谋划策,即使手段三流,也能起到了一定作用。

熊虎大打低价战略,在广场搭台抽奖刺激消费者。

而他店里的两名女员工适应了赵轻燕的一套人文关怀温吞轻水的销售方法。现在却要在闹哄哄的广场上发传单,为客户送水,风格大变,有点不适应。她们找到赵轻燕,大倒苦水。末了,她们说:"老板娘,我们还是过来帮你吧。"

"那不行,"赵轻燕明确拒绝,尽管她觉得新接手的门店,几名女员工存在严重问题。既使要费很大的劲来培训和修正,也不能挖熊虎的员工。这是修养和道德问题。

赵轻燕接手"靓用"电动汽车门店后,发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员工的态度存在很大的错误。

客户进店,员工第一步是从手机上抬起眼睛,上下打量一下来人,从形象言谈上判断生意成功的几率。如果百分比过低,接下来的过程中,就会表现得漫不经心。客户一出店,屁股很快就落到了椅子上。

虽然这是做久了之后积累的经验,十有八九不会搞错。但起码的尊重没有做到,客户感觉不到热情。在客户反复比较选择中,下一次还会进店来吗?等于丧失了一次机会。

赵轻燕对员工提出了批评。

员工不服气,"我明显地看出了他的态度,凭什么还要跟他多嘴多舌?你又不多付我一分钱的工资?"

典型的付一分钱做一分事的人,缺乏主观能动性,缺乏同甘共苦的精神。赵轻燕决定要替换掉这两名员工。

门店原来的老板现在的合伙人蓝庭勇说:"现在的员工不好招,就是招到了也要培训很长一段时间。能不能缓一缓让她们好好改正?"

蓝庭勇也很早就看出员工的问题,但瞻前顾后,说都不敢说。这也许就是他以前开店失败的原因之一。

"不行。"赵轻燕态度很坚决,说话办事雷庭风行。

赵轻燕在老家挑选了两个长相清纯性格温和的妹子,送到熊虎的店里来培训。

熊虎望了一眼俩妹子,"这你都能调教出来?"

两个妹子忸忸怩怩,穿的衣服显得特别土气。明显的是刚出校门没见过世面的孩子。面对形形色色的顾客需要很大的改变。

赵轻燕一指两名老员工,"她们两个进店时,比这两个还要害羞,不是照样练出来了?"

两名老员工受到前老板娘的表扬,掩嘴窃笑。

熊虎向赵轻燕伸出手,"拿来。"

“什么?”

“培训费呀?师傅是白当的?”

“过分了吧?”这有点出乎赵轻燕的意料。

"不过分,在商言商。何况我们……"熊虎伸手在两人之间来回晃动,表示有了很大距离。

赵轻燕生气了,"要多少?"

熊虎伸出两根手指头。

"两万?"

"不是,两个。"熊虎一指两个新来的妹子,"这两个是我的,你再去找两个,送我这里,代培。我想往旁边再扩一间门面,差人。"

“鸡贼!”熊虎在生意方面有了进步,能观察人的心理,懂得怎样拿人要害了。

这就是生意人赚钱的基础。熊虎以前有赵轻燕挡着,很少琢磨这些方面。现在要自己操作了,不得不多花时间来慢慢领会。人到了原点起步都是一样的。

解决了门店员工问题,售后维修师傅的问题随之摆到了赵轻燕的面前。

“靓用”电动汽车虽然质量过硬,但维修师傅喜欢使用徒弟操作,自己则在一旁抽烟聊天走象棋。尽管徒弟没要门店开工资,但他们由于经验不足,喜欢按自己的想法“标新立异”破坏性地修理,以开得出维修厂为标准。口碑下降得十分厉害,影响了生意。撤换师傅成了重中之重。

许明是个好人选,但他迷魂上身,灌不进油盐。



来到东荆河游泳的次数多了,赵轻燕还结识到了几个朋友。特别是游泳协会的人,并非全部是清一色的游友,里面还有很多是大老板。有开玻璃厂的,有做铝合金门窗的,还有一位居然是市经贸委的……他们拿游泳当爱好,更拿东荆河当生意场。如果,许明能掺和到这里,眼界会宽很多。用人们世俗的眼光看,这毕竟是男人的世界,男人的运动。如果赵轻燕全面掺和进来,这些男人间的关系会发生微妙变化,更有甚至会分崩离析。这就是女人和男人不同的地方。赵轻燕很想做一个幕后的谋划者,让男人冲锋陷阵。竖立的第一个男人熊虎失败了,另一个男人许明却让她操碎了心,还有扶不起来的危险。

许明撇开熟悉拿手的汽车维修进入到二手车买卖。等于是丢西瓜拣芝麻。那他又不傻,为什么认为二手车买卖是重头戏呢?他是犯了这山望着那山高的毛病,缺乏定力。这个问题,商界人士都知道。在更换选择项目时,容易朝大处朝体力轻松朝赚钱多的方向奔,容易忽略根基的重要性。赵轻燕说他开门店不够格,指的就是这方面。

有一天,他刚收了一辆越野车,一伙人就找上门来了。他们是一起做二手车生意的同行。

他们说:"这辆车,你怎么问都不问是谁先入手的,就收下了?"

许明说:"我收车,还要问谁?"

他们说:"你不懂规矩是吧?那我教你。在这个二手车市场,谁先接触就是谁的,我们正在压价你却收下了。是不是不想混了。"

一辆车只要进入到二手市场的一瞬间就决定着它的价值,因为商贩之间都是通的。这些东西也是市场因素,许明就没弄懂。如果继续辩解的话就有可能遭到孤立,要不就会被人做笼子坑死你。

好在赵轻燕闻讯赶过来急忙解围。"众位兄弟,许师傅才进这个行当,许多规矩我还没来得及教他。请兄弟们看在我们一起混了这么多年的份上,给个面子。"赵轻燕从包里拿出一叠钱来,"这样,我请兄弟们喝杯茶吧!"

带头的男人一把抓起钱,临走朝许明扬了扬手,"小子,这才是正道,下次长点记性吧!"

许明站在那里像个局外人。他愣住了,他搞不清楚眼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那天,在东荆河里,他和赵轻燕游了很长时间。两个人都说自己会游,但会游到什么程度,两个人都不摸底。有点像都在说我爱你,但究竟爱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相互慢慢地亮出底牌,慢慢地让对方了解。

赵轻燕的头发,简单地用皮筋一扎就在水里钻来钻去。

许明眼睛不眨地盯着赵轻燕看,"你的头发长出来了?”

"植的。"

"还蛮漂亮哩!"许明笑起来,有口无心地说。这是许明在为同病者终于摆脱了阴影而高兴。

看见赵轻燕傲人的胴体在他眼前晃动,是男人都有些按捺不住。他压根就没想到有一天赵轻燕会这么清晰明白地展示平时很难看到的内容到他的面前。还像看到了别人的隐私一样令他有些不安,觉得有失男人的绅士。

赵轻燕一直勇往直前地游,根本不顾忌身边是否有漩涡,危不危险。

许明喊道:"小心,这里不比湖水,是流动的河水。"

"不怕。有你在旁边,我怕什么?"这是聪明的女人给男人自信让男人雄起的法宝。

赵轻燕每扎一个猛子都令许明揪心一阵,每浮一次头都令许明开心一阵。两个人就这么揪心开心,两颗心之间的芥蒂开始分崩离析,以裸露的姿态相互靠近。

同样,存在于两个人之间对生意的不同理解,也像冰块一样融化消失。

赵轻燕很耐心,这适合她的性格,对待任何事物都是以春风般的热情去化解。当然,这里有一个她愿不愿意去付出的问题。她是个商人,有敏锐的眼光,懂得取舍,懂得决断,懂得抓紧牵牢不放。像对待前夫熊虎,像对待许明,恩怨分明。

还有一次,有人在许明手里买了一台二手电动汽车,差一万二千元钱。写下欠条,说好了下月还。下月过了,这人没影了。许明说:"我亲手抄写的身份证号码,怎么会是假的呢?"

这样,许明才意识到自己真不是吃菜的虫。又走了一遍弯路。

许明找到赵轻燕,什么话都没说。赵轻燕“请”走了门店里那位维修师傅后,售后一直托放在别的地方,等待着死犟的许明“回心转意”。在事实面前,许明抹下男人的脸,找来了。

赵轻燕正忙,随手将一串钥匙递到许明手里,"自己搬进去吧。"

傻瓜许明傻到了底,他还以为是维修部的钥匙。起身朝维修部走过来,却怎么也找不到能插进锁眼的那片钥匙,头上急得直冒汗。

赵轻燕每每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觉得一阵愉悦轻松……七月里的芝麻开出了喇叭花。七月里的东荆河,以弯为美,以緾绕为性格,以奔腾不息为特征,一帧一帧刻进了赵轻燕心里,成为她最为深刻最为美好的记忆。

(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