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30
分享

  猎犬二兰  

“人与动物”小说

二兰吩咐阿虎阿豹在物流园区玩耍时要时刻紧盯几个穿黑衣服的保安。阿虎阿豹也乖,一直牢记使命,始终在园区边缘与荒地结合的地方巡逻似的来来去去。

园区保安队七八个人拆下包装架子上的木棒,挥舞试手时,阿虎就发现了。后面两只腿一旋,朝一群保安方向立定,停止了嬉闹。阿豹顺着阿虎的眼光看去,也发现了情况,比阿虎更加着急地向母亲二兰发出报警的叫声:汪,汪汪汪。

二兰本来乘冬季里难得的暖和天气和大娇二娇三娇一起晒太阳睡懒觉,听到两个儿子一声紧似一声的喊声,马上警觉地抬起头,顺势支楞起耳朵探听前后左右的动静。此时,四面八方皆有一股强烈的煞气袭来。

二兰比较熟悉这种煞气,正与两个星期前的那种味道十分相似。也是在这里,也是在这片荒地上的芦苇丛里。二兰带着五个儿女借着青纱帐做掩护,东奔西跑地逃命。几个保安也是些烂屌无用,看似人长个大,跑了没几圈就只能叉腰撑膝喘气了。 倒是把二兰母子几个吓得不轻。

尽管逃过一劫,二兰却时时担心儿女们警惕性不够。所以在这两个星期里,二兰每天都在训练儿女们怎样躲避保安的追捕,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刀霜剑雪。它知道保安不会放过它们。上次的追捕,毫无收获,已让他们颜面尽失,落了一个"没有狗用"的笑柄。这一次为了挽回面子,绝对更加凶猛和残酷。

 面对强敌,二兰没有更多的选择。求天求地只能加速灭亡,为了生存唯一只能拿出浑身本领沉着应战。

 二兰急忙叫醒还在昏睡的三个女儿。大娇二娇三娇并没有发懵,很快听明白了两位兄长的警报信息。也没有慌张,显示出训练有素的样子。按照平时的计划,往三个方向前出隐蔽观察。等母亲召唤回两位兄长之后,又一起往密草深处转移而去。

青纱帐里,苇杆半腰,网结了一层密密麻麻的葛根。正好形成了一张夏天能避暑遮荫遇到危险时又能逃跑的隐蔽网。人们若是追进来,像狗一样的猫腰钻洞,会狼狈不堪。在上面爬一脚软一脚,跑不了两步便 会闪腰折腿。这里天生就是一个犬猫禽鸟丛生的地方。

二兰并非一开始就生活在这里。作为一只猎狗,二兰有它曾经的辉煌。它的主人是一位"东方红"拖拉机手,工作之余喜欢扛着猎枪带着二兰一起出门猎鹿抓兔,两者配合得如同天地合一。

二兰记起和主人一起回家的一个晚上。主人开着拖拉机,一路开着大灯。路上竟然有一只金毛兔出现在灯光里。二兰正要扑上去捡个便宜,却被主人喝止,让它跟着兔子轻跑。

憨憨笨笨的兔子只知道顺着灯光往前跑却不知道拐弯,这怎么能跑过二兰和拖拉机呢?直到最后累得瘫倒在路上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主人哈哈大笑拎起兔子往工具箱里一塞。主人喝了一顿好酒,二兰饱餐了一顿骨头。自此二兰就积累了很多诸如"兔子是瞎眼直道"的捕猎经验。

二兰最开心的是和主人一起翻耕田块的时候。此刻,这里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春天是油菜花黄,夏天是金色麦浪,冬天是一垄一垄翻耕的褐黄。

每每拖拉机翻耕出一垄新鲜的泥土,后面就会跟来一群鸦鹊老鸽啄食土壤当中的蚯蚓虫子。就在它们忘情时,二兰便会瞅准时机,捕捉一些野鸡鹌鹑什么的献给主人。主人高兴,二兰的日子也过得十分开心。

可惜,这样的日子没有过上多久。二兰看见,先是横一道竖一道的水泥马路从不远的城市伸过来。一长溜一长溜的路灯开始整夜整夜地亮着。一圈一圈的铁栅栏分隔了大片大片的田野。路上车多人多,二兰被逼迫学会了过路口时看车看人看红绿灯。

最为关键是,二兰的主人失业了,要出门打工,养不活二兰了。二兰含泪惜别主人,才来到主人的朋友刘老板这里,才来到了这个物流园区。

这个物流园区非常之大,只开发了第一期项目。留有一半的面积成了荒场地,长满了芦苇蒲草和青蒿,无意之中成了二兰耍欢的场所。多少给了二兰一些安慰。

二兰被迫从一只猎狗转变成了一只看家狗。刘老板夫妇对二兰十分不错,有什么好吃的从来不吝啬。只是没把二兰当猎狗。久而久之,二兰也活得像宠物狗了,变得十分懒散,还学会了摇尾乞怜。

只是园区不准养狗才不得已丢弃。但二兰不理解主人为什么要丢弃它,仍然天天回来趴在门口等主人回心转意,并改变态度主动替主人守门,搞得老板娘眼泪汪汪像给孩子断奶一样十分不舍十分不适。后来二兰生产了一窝儿女,勉勉强强满月之后,发现主人的心肠变硬了,才汪汪含泪引着它的儿女住到这片荒草丛里。才渐渐变回了它猎狗的本性,带着儿女到处抢食,到处捕食。儿女们一个个长得肥咯咯的,向路人展示着二兰的成绩展示着二兰的坚韧与不屈。

二兰两个儿子叫阿虎阿豹,脾气亦如虎豹一样。刚开始,二兰准备管教阿虎阿豹放老实点,不要到园区去乱跑乱吠。但由此而失去一身争抢食物的本领也是生存大忌。便放弃了管束,使得二兰一家与人之间的裂缝越来越大,大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园区里有一名姓陈的保安对二兰是十分痛恨。因为他绝情地驱赶过二兰母子。就是因为二兰不明白以前对它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改变,气愤不过,照陈保安的大腿根撞了一嘴。注意,是撞。按理说,二兰一般是冲上来就会咬,看来是二兰留了情面。可陈保安摸不到痕迹看不到血,只是觉得一点点痛就开始恨二兰了,闹嚷着上医院打了狂犬疫苗。都知道事不大,但是万一呢?命金贵着呢!怕死呢!

等了半天还没有动静。二兰担心这些人会像上次那样悄悄接近它们,然后一阵乱棍将它们打翻。小心翼翼地潜伏到北边那个高一点的土坡上。那里能看到草地上的一切景象,平时当着瞭望哨台在用。

这一次的人数比上次多了不少。不仅有穿一身黑衣服的保安,还有扫地的保洁员,厨房里的厨师。看这阵仗,似乎有将二兰母子一网打尽的企图。不过冷静沉着的二兰很快看出了与上次不同的地方。围捕的人群里除了持棍棒的,还有人扛着两个大网兜。有两个厨师拿着锅盖锅铲准备敲响声。东墙那边张起了三张大网。这情景怎么都不是对付二兰母子的。

二兰明白了,这是来对付它们的邻居……那群野鸡的。

尽管二兰是猎犬,但不噬血。没有主人的命令一般不会胡乱扑咬。所以它们和野鸡们也过得相安无事,只是有时候会调调皮捣捣蛋。记得有一次,一只野鸡抱窝,二兰无所事事地前去撩拔。它按一下野鸡的头,野鸡不知是腿蹲软了还是本身就笨,只能往前跳飞一步。再按一次头又跳飞一次。直到二兰连续按了五次才飞走。好在那窝蛋在阳光下也能孵化。直到晚上野鸡才偷偷飞回来继续抱窝。

二兰明白,只要它们蹲在高坡上不动,尽可以观看人们不近人情地对待弱小动物的追捕表演。

陈保安举起手中的木棒大喊了一声:"开始。"

霎那间,吆喝声齐响,尤其敲锅盖的声音如雷贯耳。首先惊飞的是一群麻雀。不过,麻雀体型小,它们可以穿网而过,顺利逃跑。

草丛里的野鸡反应没这么快,此时正蹶着尾巴将脑壳杂进草丛里,惊恐万状。它们以为这样就藏好了,笨得要死。

阿虎阿豹看着这场面有些按捺不住跃跃欲试。大娇二娇三娇只是偎在妈妈身边张望看 热闹。

一群人张牙舞爪了半天,野鸡没有赶着,却意外的拢动了几只兔子。这些人便开始转换目标围捕起兔子来。

二兰没想到人们也是这么笨。兔子朝哪个方面逃跑,他们总想着去兜头拦截,总想当头一棒的好事。

费了好半天的劲,依然一无所获,马上就面临失败了。没想到陈保安在跑动中发现了二兰母子,情急生智,大声喊起来,"二兰,快上!"

二兰一惊,下意识地按下三个女儿的头。但是已经迟了,陈保安已经对其虎视眈眈了。如果不从,陈保安可以马上调集人手,对二兰母子展开攻击。二兰后悔刚才忘乎所以,暴露了位置。

二兰看了一眼阿虎阿豹,两个愣头青儿子仿佛意识不到眼前的危险,一个劲地摩拳擦掌。

此情此景,由不得二兰犹豫了。二兰只得给儿女们发出指令。它只期望,这些人能看在它们听话又肯为主人下力的份上善待它们。赌一把吧,不赌的话一点机会也没有。

陈保安指示人们安静下来,给二兰母子腾出了场地。

阿虎阿豹带着大娇二娇三娇分两路呈Ⅴ字型前出直逼几只慌慌张张的兔子。二兰在中间只是追,也不着急捕捉。

不到一分钟,令人难忘的情景出现了。几只兔子居然一个一个连续撞倒在栅栏下面的硬墙上,昏死过去。二兰母子轻松地叼起战利品送到了人们面前,放下后又畏畏缩缩地后退,聚集在一起。它们不相信保安,对保安保持着警戒。

陈保安哈哈大笑,毫不客气地收起了兔子。

恰恰这时,几只野鸡飞起来撞到了网上。但这些网可能是几年没用,全部糟线了。野鸡一撞就是个大窟窿,根本不起作用。

虽然野鸡很笨,一般要经过连续三次起跳才能飞远一点。人们要想捉到野鸡,也会很为难。

陈保安再次下令,"二兰,上!"

二兰来不及细想,命令儿女们再次展开追捕。

儿女们追击出去,二兰突然感觉心慌意乱。它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这一次,儿女们是分散追击,都在集中精力追捕野鸡,顾不来警惕其他的危险。如果陈保安心术不正,那就是一个个陷阱了。

果然,陈保安指挥人群分组向二兰的儿女们围了过去。

二兰绝望地朝儿女们发出警报,无奈,声音被嘈杂声掩盖。二兰眼睁睁地看着儿女们被人们捕获,发出阵阵哀叫。二兰发疯一样地狂吠,追着人的脚步想要撕咬。但人类终究比犬类要强大,挥舞着棍棒让二兰近不了身。

从此, 二兰变得非常暴躁非常富有攻击性。

听到二兰撕心裂肺的仰天狂吠,真担心下次再遇到黑衣保安,就不再是温柔一击了。

(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