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的头像

杜官恩的文学草堂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10/27
分享

“假红心柚子”马哈宝

马哈宝进货,最怕遇到贫困人家。他想进什么货,先到进货的村子里转一圈,看到哪家条件好,屋起得高,起得漂亮就到哪家去询问有没有他要进的货。因为人都怕心软,碰上人求人的时候容易犯同情心,价格压不下来。赚不到多的钱,自己还累。

这次进柚子,他找到一个山村,家家户户都有。他按经验找到一家订了货,准备装车,旁边一家农户求到货车旁边来了。“马老板,能不能将我家的柚子也一块收了?”一副枯槁相,几乎在求他。

马哈宝说:“我的车装不下了,只能收一家的。”

正在上货的邻居也动了恻隐之心,“要不,马老板上他家去看看,我家的反正卖得差不多了,他家的一点也没有动。”

看来商贩都和他一样,怕这一招。马哈宝问邻居,“你确定?”

“确定。”

谁不想早点卖完安心?看来还是情义占了上风。别人可以这样,可以高风亮节,我为什么不能顺水推舟呢?“好吧,只要你的柚子和这个质量一样。”

“一样的,一个山头的。”

来人兴高采烈。马哈宝感觉很伟大,能够左右人的情绪。

这个山村的柚子树都只能产普通白柚,产量虽然高,但价格远不如红心柚子。

“当初你们怎么不种红心柚子呢?”

“当年哪里还知道有红心柚子啊!现在换种,来不及了。谁家都不敢几年没有收入。”

也是,都知道红心柚子值钱,都去换栽,他们就赚不到钱了。

“其实,可能注射色素,将白柚变成红心柚子。”由于同情,马哈宝说出了公开的秘密。他将白柚拖回家,也会做进一步加工。不然,油钱一减,人工一减,基本上赚不到钱,白费一场劲,他不得不做假骗一点力钱。

那农户说:“我晓得造假呀,但精得过你们这些贩子吗?”

说的也是,贩子不会吃睁眼亏。如果造假,农户的白柚只能烂在屋子里。

称完斤两,算帐一般会掐头去尾。马哈宝今天很认真,几斤几两都算出了应付款。因为他看到这户人家的房子很旧,帮忙搬柚子的人老少都有,让他下不去心砍价。只当扶贫捐款吧,自己毕竟是商贩,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黑不黑心的问题。城市人的生活再艰苦也比不上眼前这个农户困难。

马哈宝装满车,启动引擎开上道路。马哈宝和这户农民都一笑两个酒窝。农民数钱,喝两杯酒,睡一个好觉,开心不完,幸福不完。马哈宝也开心不完,幸福不完。他的车跑来跑去,没有货是谈不上赚钱的。车厢满载,就代表一提包钱又有了着落。儿女读书,笑声朗朗。老婆温柔,桌上桌下伺候。生活平安,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每日有进项。

马哈宝赚钱有金招。比如说这批白柚,就这么搬上街,搬到市民面前,你就是卖到娃儿不认得娘也赚不到几个钱。

他将车关到车库里,连夜加班加点跟白柚注射红色食用色素,瞬间将白柚变成红心柚子。红心柚子是多少价格?是白柚的三到四倍。你看那些卖红心柚子的商贩,坐到车旁边,开起个小喇叭呜呜地喊:“便宜卖啦,某某山里的红心柚子,机会难得。”他坐到旁边悠哉游哉,不愁不赚钱。所谓定力就是这么来的。

马哈宝老婆总是担心有一天会出事被人抓到。

马哈宝说:”放心。现在是什么年代?我们小时候摸糖鸡屎吃,还不是长大了。这是食用色素,毒不死人的。我有经验。“

确实,马哈宝的经商史就是一部造假史。

早年,马哈宝在一家小酒厂当厂长。无论怎样使劲,酒厂总是死阳瘟气。最后职工连饭都没得吃的了。

马哈宝发火道:“个板板的,老子就不信,人家的酒就比老子的好喝些!”他从市场上买来各种各样的品牌酒,摆在一起,瓶瓶打开了喝。他觉得瓶瓶都没有他的土窖二锅头好喝。

喝着喝着,计出胆边生。什么好酒孬酒,不就是一张纸的事吗?

于是,马哈宝就照人家的样子做起了假标签来,哪个好卖就做哪个的,越高档越敢做。

产品瞬间畅销起来。人家卖的买的都知道是假酒。卖的赚钱,买的撑面子,还便宜,都乐活。

厂里职工有饭吃了,脸上有光彩了。即便后来东窗事发,马哈宝去坐牢了,去探监的人也众多。连狱警都奇怪:这人看相不起眼,结交还这么广啊!?马哈宝老婆也被左邻右舍照护得好好的,毕竟马哈宝是为大家伙儿坐的牢。

马哈宝刑满出来,就干起了个体。工厂想回也回不去了。开始是跑三蹦子,到处拖水果卖。原厂职工们讲交情,都成筐成箱地买,毕竟马哈宝要养活一家人哪。

三蹦子开坏了几辆,换双排座货车。双排货车也开死了几辆,又换了一辆装货多一点的一排半车。上货的地方越跑越远,山沟越跑越深,资历越跑越老,钱越跑越多。直到有一天,人们发现马哈宝肥头大耳富得流油了,才醒悟过来:当年的人情已经还得差不多了。

有一天,一位老哥说:“马哈宝,昨天在你这里买的梨子提回家,放了一夜,今儿早上看,把纸袋子都胀破了。个板板的,难不成下了枝的梨子还会继续长?”

“啊?只是听说过有果农喷洒膨大剂,还真有这回事?”

这天夜晚,马哈宝专门到车库将一车梨子用篷布盖好,用绳子扯紧。第二天早上看,果然梨子还在膨大,将绳子挣断了。“个板板的,真的有这么吓人啊?”

所以,马哈宝不敢吃了,也不敢在附近卖了,拖得远远的,像做贼一样,卖光了。

钱是多赚了,心里不踏实了。周围有人说闲话了,说马哈宝良心变黑了,又开始卖假货了。

什么叫“又开始”,看来历史就是历史,只要形成历史,迟早会被人找出来翻一翻。马哈宝冤枉了,果农造假,马哈宝背锅了,还很严重。邻居换茬了,年轻人可不管你先前是否有恩于人,安全第一。马哈宝的生意陡然下滑。马哈宝长叹,“人情已经收割完了,应该跑远处挣角角钱了。”挣角角钱可就辛苦了,时间拖长,油费增加,日子没有以前过得顺溜了。有时候囤货多了,不得不想些歪办法。

比如说,一批柚子堆放时间长了,表皮上出现了霉点。他就制作了一批红皮亮眼逗人欢喜的外包装。一夜装袋翻新,码到车上,好看多了,人见人爱。

这种货只能沿街叫卖,打一枪换个地方,等买主发觉出问题后他早溜得没影了。

马哈宝卖此等产品还有一绝招,堪称经典传奇。一看见有五金建材之类的市场,他就把喇叭开到最大音量,自己听着都麻耳朵,慢慢悠悠地开进去。看到门店有老板坐着玩手机电脑,就停下来抽一根烟。喇叭叫得震天响,别人受不住吵,自然会出来买他的水果。因为和气生财,别人又不能赶他走,买了水果就没有理由留在此处了。

不过这种硬塞的方法,不是产品快要坏了不能多用。自己都讨厌。

所以说,在家门口买的水果,一买一个上当,起因就是这么来的。

这批进的白柚,质量是有保证。加一点红色素和甜蜜素,又吃不死人?外行买回家,照样吃得开心不完。但吃多了,还是有害处。

马哈宝做假红心柚子,时间长了,水平高了,做出来的产品连自己都相信是真的了。所以,他这次一直心安理得蹲在一个公园旁边的马路上,长时间地卖。还卖出了名气,卖出了回头客。

白天支个太阳伞,晚上点个十二伏灯泡。搬个躺椅,开个收音机,哼哼啦啦卖得特别开心。

以前,商贩见到城管,像老鼠见到猫,被撵得满处飞跑。现在城管又不管了,看到你占马路太狠了,才劝你往边上靠一靠,还帮你推车,和气多了。

不过,顾客买水果,也有马哈宝受吓的时候。

有一个老头,比马哈宝年纪要大,头发要白。看得出来,是一个退休工资蛮高的和善老头。他几乎每天都来买一个柚子。等马哈宝发现异常时,也不知老头上前买了多少个了。

马哈宝问:“老哥有福气啊,和儿孙们住在一起吧?”

老头一笑,“没有,就我们老两口。”

“那这……?每天能吃完一个?”

“我老伴喜欢吃。怎么?我买的次数多不卖吗?我又没还你的价?”

“不是。我是说,柚子毕竟是水果,平时不能当饭吃呢。”

“你这人才有意思呢,我老伴有心脑血管疾病,听说红心柚子能舒筋活血,吃柚子总比吃药舒服些。”

“啊……?!”马哈宝吃了一惊。

“怎么啦?”老头被马哈宝的表情也弄得一惊。

“当药在吃?”

“是啊。”

“有效果吗?”

“有,效果还挺好。不然,我能天天来买?”

“那我今天就送你一个,看你买了这么多次数,回报回报。”

“那感情好。”

老头兴高采烈地提着柚子回家去了。马哈宝却吓得心脏受不了了。万一,明天这老头的老伴中风,瘫痪了,不管是不是他的红心柚子引起的,只要有人发现红心柚子是假的,他就脱不了干系。这个黑锅不能背!

马哈宝赶紧收拾好摊子,害怕别人认出他也是个假红心柚子。这次没有城管追赶,他却像兔子一样溜跑了。

                                                                        (完)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