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08
分享

你我不是一场梦(十一)连载

21

亮亮去经办什么销售代办所的事,巧儿并不看好,是有原因的。她说这样一来,地里的活全撂给她一个人了,亮亮说,咱又不是公家人上班,见天必须在岗,三人有时留一人,有时只留个电话也行。巧儿认为干一件事得专心干好,有许多果农找你,只怕到时不由得你了。意见不统一,各执己见,闹得到了晚上,心情都不愉快。

亮亮也不主动亲近巧儿了,巧儿也不再说“天亮了,起床了一一”这句只有他们夫妻之间的暗语了。

亮亮说,早熟苹果快要上市了,得打好第一次胜仗。按说亮亮不打牌了,知道赚钱了是好事,巧儿应该支持才是。可是她不看好的事,就不会全力以赴,但也不会像有的女人,拦住不让去。夫妻双方,都应有点自主权。她是这样认为的。

建刚来到巧儿家,他说他想好了,还得出去打工,挣好多钱,重振家业。不过走前,还想见见兰兰。巧儿心里还窝着气,自己有个疙瘩未解开呢,那顾得他家的事。就说“你们俩的事,我管不了,你自个找她去吧。”

建刚站在院子,楞在那了,原认为巧儿会痛快答应的,没想到是这态度。

巧儿觉得态度生硬了些,就从屋里出来,口气缓和地问,“你见过志强了吗”?

“没有。”

“你不打算见见?”

建刚突然灵醒了,男子汉大丈夫,不但要心胸开阔,还要敢于坦然面对自己的对手。他说,“多亏巧嫂的提醒,我这就到他家去。”

想和兰兰在家里再见一面的念头取消了,他带上孩子的新书包和饼干,去志强家了。这几十米走的很有气势,我五尺男儿,不偷不抢为何怕见人,我为人之父就要有所担当,我老婆娃跟了你,我还要去看你,叫你志强想想,我这样的好人,哪里去找。村里人,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

一进大门,他就怔住了,怪不得兰兰要嫁志强,崭新的平房,整洁的院落,灶房前,还有个小花池,一簇一簇的黄花红花,展放着温馨的气息。自己那院子简直像个狗窝,难怪兰兰心情不好。他刚才那副,理直气壮的气势,顿减了一半。

“强哥一一”他脚步轻走,小心地叫着。在花池那边摆个小饭桌,玲玲芳芳正在写作业。“爸爸——”声音比叫建刚亲爸爸,小多了。

兰兰从屋里探头出来,一脸的不高兴,“你咋来了?”“我准备走呀,过来看看。”

今天是星期天,兰兰才没去下地干活,准备洗孩子的衣服,靠在床头上眯着眼睛的志强,喊了一声,“是建刚兄弟?来,进屋。”

进了屋,建刚问,强哥这是咋的啦?

兰兰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我真不知道,没人给我说啥呀。”

志强无奈地,唉了一声。

兰兰想说又懒得多说,简单地解释了发生的事情。

建刚放下了手里的,两个书包和饼干,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支票,说“这是孩子的生活费。以后我会按时给的,不要你们为难。”说完大步跨出去了。

他心里难过,真正明白了兰兰消瘦的原因。想说强哥你好好养病,兰兰你要保重身体,两个孩子,不,三个孩子,一个病人,这个家就靠你了。又想说今后,我挣的钱就是你们的。只怕人家还认为,你是一时冲动,吹牛呢。

志强其实也有话想说,兄弟,我没照顾好兰兰,叫她跟上我受苦了……建刚怎么就突然出去了。所以话又咽回去了。

兰兰也想说,放心,慢慢会好的,我会渡过难关,不要你同情怜悯。你自个也该找一个好好过日子了……

三个人都没说出来的话,就这样都搁在肚子里了。

巧儿家苹果园里的西瓜,日渐成熟,该摘了,摘了以后是自个卖,还批发卖,亮亮顾不上管。巧儿说,“还有咱们的早熟苹果,也该摘了。”

亮亮说,“到时再说。”就出门去了。

巧儿拉了个架子车,去地里摘西瓜,撞见建刚就问,你不是出去打工吗?咋还没准备好?

建刚说,先不去了,把麦地整整,种上玉米再说。

中午,天热起来了。巧儿拉了一架子的西瓜,在村里吆喝,村主任祥叔听见了,出来说“我买两个。”巧儿其实本不理他,但你这时是卖主,他是买主,不理也不合适。“你挑吧。”

他随便拿了两个,让巧儿秤。

巧儿秤了说“十五斤——十二块钱。”

祥叔掏出一张一百元,“不找了,麻烦,以后还买哩。”就抱上瓜走了。

巧儿手握着零钱,楞在那了。又有几个人来买瓜,她回过神,去秤瓜。

22

就在巧儿正卖西瓜的时侯,亮亮以为她在家呢,就打电话,想说西瓜的事不用愁,批发价五毛五,主都找好了,明天来。高兴地拿上电话,一拨没人接。他就纳闷了,中午这么热的天,她能上哪去呢?

他放下代办所里的电话,就骑自行车回来了,家里还不见人。他就出了大门站在村里东瞅西看,突然,只见巧儿推着架子车,戴着凉帽从村东头的转弯处出现了。他还没弄清这啥情况,就听到巧儿喊,“卖瓜了——甜甜的西瓜——不甜不要钱——”

亮亮见到这情景,顿时觉得又怜惜又生气,怜惜的是大热天的,太辛苦了,生气的是,想摘瓜卖,为什么不往代办所打电话。家里有的是电话,放着方便不方便。

回到家,亮亮说,车里再剩仨个瓜了,你还吆喝啥呀,给自己剩着吃嘛。

巧儿喝了口水说,明天还要再摘一车呢,村里没人买了到镇上去卖,正好明儿过集。巧儿打了盆水洗,完了擦手时,亮亮走到跟前,搂住她说,我怕你这样太苦太累,所以,联系好买主了。

巧儿推开他说,那就少赚了。

我代办所挣的,不就补上了嘛。

西瓜的钱到手了,虽说少了点却也方便,免得大热天去一个一个卖。巧儿还是在不愉快中,赚到了满足。

但有两件事还让她放不下,一是儿子龙龙快放暑假了,假期除了完成作业,还想让他去去地里,参加劳动,摘西瓜呀拉西瓜,再跟上她学着卖西瓜,多增加生活体验,现在这件事没法实现了。

二是村主任祥叔多余的钱还在她手里,去他家给,他老婆不在家或在家都有点说不清,让亮亮给嘛,更不好,不想由此惹出什么事。所以瓜处理完了,特别是这件事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一个下雨天的中午,村文书通知说,在村部开村组干部会。巧儿走到半路,返回家带上了钱。

差不多人都到齐了,村主任祥叔正要宣布开会,巧儿心想乘人多给了,要是散了会就不好办了。掏出了钱,递给村主任祥叔。

祥叔先是一楞,马上又神秘地一笑,问巧儿“这钱是咋回事呢?”面向大家说,“你们看,咱当个干部,就有人进贡呢。”又转向巧儿,“要给给个整的。哈哈。”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真是无赖。对付无赖也不能太讲理了。“给你进贡,官太小了。”但巧儿还是不能,把那句不用找了说出来。只能说,“当时我在村里卖瓜,没带那么多零钱找你。今天见了你突然想起来了,所以得把帐清了是不是。”

“我咋记不得了”,他接过了钱,又面向大家,“意外收获,意外收获。”把钱装上了,巧儿在心里骂,脸皮厚极了。

“现在我们开会,镇上下了硬任务,是有关征收今年农林特产税的事……”

放暑假了,志强的女儿小红也在家了。为了避免孩子们在一起闹矛盾,兰兰白天去地里干活,就带着两个女儿。玉米地里拔草,孩子也想拔,但她们抬不起脚,常常被玉米杆绊一下,咔嚓一颗玉米就倒了。所以她说,再来带上课本,树下边学习去。谁不绊玉米,让谁学习拔草。天虽热,可田野里总有风,被风吹着的感觉真好。地里有野花有蚂蚱,两个孩子还是蛮快活的。

志强的女儿小红在家,她秋季开学就读高中,得到县城去上学,兰兰让她在家多陪陪父亲。志强恢复的不错,想下地去,兰兰硬是不让去。眼晴怕强光,就买了副墨镜带上。神经方面的恢复还是挺慢的,得一年以上。他在家闲得慌,就对女儿说,你学习功课,到饭时了帮爸做做饭,好吗?孩子懂事,说她一个人能行。我妈那时在,我都做过。提起了妈,父女俩都有点伤感了,各自想着心事,好长时间都没有再说什么。

兰兰到志强家以后,找个机会想亲近一下小红,怎么也拉不到怀里,孩子说你想说啥说吧,看了他父亲一眼。兰兰又看了志强一眼说,红儿,我和你爸都是苦命人,不容易,组了个新家,有点委屈你了,不强求你叫我妈,叫姨就行了,啥也不叫也行。有啥意见就说出来,我错了我改。和玲玲芳芳有矛盾了,我说她们,叫她们要尊重你这个姐姐。

兰兰这样说,觉得留足了空间,小红能说什么。她只好说,只要你对我爸好,就没意见。

兰兰听了心里说,这孩子厉害。嘴上说你放心吧,一家人不生二心,你爸就是我的左右手。小红心里说走着瞧,时间能验证一切。

志强出事了,兰兰豁出一切保志强,小红也看在眼里,也挺感激的。所以觉得这个后妈还是有善心,勤快能吃苦。有几次她想叫妈,说谢谢。但这个妈字份量确实太重了,开口的勇气还不足够大,所以咽回去。当父亲的自然了解女儿,拉过小红的小手抚摸着,叫不出就先不叫,别委屈你。她也通情达理,不会见怪的,没事。

小红在心里其实已经接纳了这个后妈了,所以她一回到家,总找着活来干,想减轻兰兰的劳动量。这会儿她已熬好了绿豆小米粥,炒了一碟豆芽,一碟鸡蛋,拍了两根黄瓜。直等兰兰她的娘仨回来吃饭。

志强到灶房看了就夸赞,不错,手艺比爸强多了。摸摸她的头,高兴地唱了一句,提篮小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唱音落下,兰兰早已进了大门,她听到了最后一句,心想,志强还有这兴趣,太好了。

玲玲芳芳路上贪玩,进家门迟一会。玲玲一见小红就说,红姐,我抓了只蝴蝶,还活着呢。说着从衣兜里去掏,却什么也没掏着,噘着嘴说飞了。小红给承诺,明儿姐给你再捉一个活的。

乘着三个孩子说笑,志强进房屋双手拥住了兰兰,什么都没说,只是吻了又吻……兰兰开心地笑了,虽然生活得很不容易,很累,但她尝到了甜蜜蜜的味道。家庭幸福的步子近了,也许正在敲门。

地里的玉米,长过齐腰高了就铮铮地向上窜,没过多日子,兰兰就掰了些嫩棒子,锅里煮熟上集市去卖。小红说让她去试试,她在家闲得慌,光做饭没意思。兰兰想了想说,是这样的我去先摸行情,以后你试试,好吗?小红嗯了一声,玲玲芳芳嚷着要吃,兰兰都没舍得给,就推上自行车走了。

第二次煮好玉米棒,叫过小红一再叮咛,刚去很热的没人挑过的可以卖两元一个,卖到中间可以五元三个,挑到最后的可以一元一个。但具体情还得你自己掌握,灵活处理。小红说,我知道了,扭头就走了,长长的马尾辫在头后一甩一甩的,自信刚毅的眼神,太像父亲了。志强在后边追,递过凉帽,戴上。真的卖不了了,可以带回来没关系的。

一筐玉米棒,好像一块大石头压着,让志强心里不得轻松,叹息着,才十六岁哪。直到几个小时后,女儿推着车子进了大门,他悬着的心才放下。兰兰说,以后别去了,还是我们大人去。

小红说,还行,我的比那街上两个大人的,卖还快。还剩两个,来,玲,芳一人一个。

玲玲与芳芳这阵,却都不去争着吃,并说,红姐红姐,明天带上我俩,你卖你的玉米棒,我们俩捡饮料瓶,我们仨个挣好多好多钱。

坐在院里椅子上的志强,背过脸去,眼泪下来了,兰兰也有些伤心。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