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09
分享

你我不是一场梦(十五)连载


29

当然了,村主任祥叔,要是一句话就能告诉结果,痛快是痛快了,那还像个当干部的么?当干部的都讲策略嘛。不过村主任他有他的策略,我有我的对策嘛。他说的福气来了,那一定是好事,是好事我就得争取。兰兰心里一阵高兴,回到家里,想把好消息告诉给志强,但脑子又多转了一下,等办成事了,给他个惊喜。

隔了一天,祥叔从家里出来,一眼看见兰兰在自家门口的树下,拔一把草往这边看看,再低头拔,又抬头看看,祥叔挥了个手,兰兰很准确地看到了。这时,正是摘苹果收庄稼的忙时,村口槐树下有两位老大爷闲坐着,再没其他闲人。村部没人,门锁着,祥叔有钥匙。

兰兰一进门就说,我是个直性子人,你有啥就说,别卖关子,家里地里活还多着,忙呢。

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嘛,祥叔笑了,脸上像开了花似的。

兰兰心想,现在还不挑明,那就一定有啥秘密,要不站在巷里,众人面前都可以说嘛。也许,不就是男女间那点事,跟我卖什么关子。就说,心急是吃不得热豆腐,但我不是软豆腐,我是硬豆腐,是石头。

祥叔不高兴了,是石头你请回,没啥说的了,你可别后悔。

兰兰急了,就走近祥叔,摇摇了他的胳膊,他乘机顺手将兰兰拉住。问,想不想给你们家弄个低保,国家可是有补贴的,虽说数目不大,可月月有一笔收入,一年下来可就是个大数目了。

兰兰听了心头一喜,抓紧机会,要,只要是给钱,咋能不要呢,一定要。就靠紧祥叔的身子说,你看志强干重活吃力,还有三个上学的孩子……

祥叔的嘴巴凑过来了,眼看要挨着兰兰的嘴了,兰兰一躲,说,我有自家的男人。

家里是家里的,外边是外边的嘛。嘴巴又来了,兰兰捂着嘴说,来了人看见了不好,先别急。办成事了再说。

你们写申请,剩下的事我办,准成。

不讲信用了,我就找你老婆说这事。

被欲火烧旺了的祥叔说,我保证,没问题。嘴巴就又过来了……

兰兰就为了那点钱,为了那种所谓的福气,心里说对不住了,志强,就这么一回。

兰兰回去给志强说了申请低保的事,志强听了自然高兴,写好后兴冲冲地给了村主任祥叔,祥叔看了却一脸认真地说,不行,不行。收入再少写点,困难再多写点。

第一个月领上了钱的时侯,已是冬天了,志强说,咱请主任吃顿饭吧,你在家做最好的饭菜,感谢一下人家。兰兰说,不用。志强说那明年再没咱们的了咋办?兰兰说,他敢!志强不解地望着兰兰,他咋就不敢?

兰兰说,本来咱家就困难嘛,村里谁不知道。他要是敢把咱家取了,咱就不投他的票,叫他当不成干部。

快选举干部了,巧儿在村里碰见主任祥叔说,我不当组长了,你们另选人吧。祥叔看了巧儿一眼,脸上亳无表情地说,不当了也罢,想当的人多着呢。

巧儿租了小林家的门面房后,交定金时小林说,我和梅子商量好了,看在村里人的脸上,头一个月我们不要租金,你先试着慢慢经营,以后每个月我们比标准价,再低些。

巧儿说,那你们不是少赚了么?

梅子说,啥叫一村一院的,我们近到这儿了,少挣点,人情还是重要。

好哪,嫂子领情了,以后,用得着的尽管说。

正月十五耍社火一结束,正月十六,巧儿的店铺就开张了。店名叫“巧嫂子好针线活店”。

第一天开张,亮亮少不了要在场,这是他俩事前商量好的。店铺中间用布帘,隔成前后各半,前半部分是门面,后半部分是生活区,两张小床,一张三斗桌,桌子是为儿子龙龙准备的,学习做作业方便。儿子高兴地说,住这里,比住我们集体宿舍好多了。所以,这是亮亮不十分支持,也不反对的主要理由。谁挣钱不是为了孩子,谁不盼着孩子好好学习,将来有做为呢。

巧儿的经营项目,亮亮并不看好,什么好针钱活,谁的衣服不是买现成的。巧儿说先干两天再说,我也知道长久不了,以后会有办法的。亮亮说,也行,反正龙龙初三毕业就到县城上高中了,你只要能支撑一两年就算你有能耐。

家里的缝纫机搬来了,招牌有了,当然就有人上门来,在小林那边买了裤子,需要裁裤口的就来了,有人缝个拉链,有人改个旧衣裳都行。有人建议弄些花形好看的布料,在这里顺便一加工,出店门就是成品的床单,被罩什么的,多好啊,巧儿照办了,生意还真挺红火的。

有天儿子龙龙问,爸,你咋不搬过来住?,亮亮很有理地说,地儿小,床也小。巧儿心里说,家里床大,你好好住过几年呢。

有天亮亮又说巧儿,这样不好,你在镇街上住,家里没人看门,黄狗没人喂,老要他操心。

巧儿边踩着缝纫机,边说,你是一家之主嘛,有权嘛,这还不好吗?心里说,我这样还不是叫你逼的吗?

亮亮听了啥都不说了,转身就走了。过了几天,他将那只狗卖了,因为可以不要狗看果园了,大面积的果树年代已久,品种已老化,盛果期早己过了。慢慢该考虑淘汰了。新栽的那三亩苹果树,才初挂果。

小林家的新楼房,二楼起初是为自己住的,除了灶房卫生间,客厅。一间是母亲的,一间为孩子准备,两间是他们两口住。现在母亲过世了,他俩商量着把楼上的全改为旅社,他俩口也学着巧嫂的办法,把两间大门面的后半部,用铝合金千和玻璃隔开,做为生活区,这样又多了一笔生意收入。

兰兰家的日子,过的不错,收入不多,但也不少。她和志强在家两人还都喜欢唱两句,志强爱戏曲,兰兰爱音乐,所以家里的气氛,还满挺和睦愉快的。日子过得滋润了,就寻思着去镇街上,给全家添置个换季的衣裳什么的。

梅子的店那是少不了要去的,也到巧儿那呆了一会,再到梅子的楼上转了转。回到家后,那种自豪满足感一扫而光。志强问咋的啦?兰兰说,你说这是为啥呢,有钱人老有钱,没钱人老没钱。

志强没听明白,兰兰说,你哪天去镇街上看看去,就知道了。小林家的店铺,巧儿的门店,变化多大呀,咱还在家穷乐呢。


30

收麦季节,建刚回来了。不再是一个人灰溜溜地了。这次,带回个女人来,虽说不怎么漂亮,但又不怎么难看,比兰兰皮肤黑了点,眼睛小了点,却比兰兰腰粗壮实。一看就是能吃苦的女人,操一口四川口音。建刚领上这女人,从村这头走到那头,又从那头走到这头,好不得意,逢人就打招呼,看样子,建刚要改变村里的人,对他的看法了。

粮食入仓后,建刚就拉了几大堆新砖,水泥楼板等。扒掉了旧房子,叫了匠人,雇了小工,挖地基准备盖新房。

兰兰打远望见,但没到跟前去。心里纳闷,一年时间,能挣多钱嘛,都能盖新房了,不可能的事。

晚上,志强把建刚叫到门外说,你疯了,敢扑腾这么大的摊场,钱不够了可不敢这么折腾。建刚悄悄地说,人家女方这几年攒了些钱,想找个地方安家,叫我碰上了。

当真?

真的。不信你去问问。

是真的就好,要好好对待人家哟。

强哥放心,今天的建刚,不是过去的建刚了。

村里人对建刚刮目相看了,还有人主动上门帮忙干活。乡村人就是这样,谁不好了,众人都指责,谁要变好了,都一窝蜂似的跟着叫好。兰兰想去帮忙,但缺乏勇气,志强说,顺其自然,怎么我都没意见。

兰兰去了,但很快又回来了。志强问,咋呀,他们不热情?

不是的。顾一点面子去问候几句就行,给他们干活,我才不干哩,划不来呢。

兰兰心里挺复杂的,又羡慕又嫉妒也又生气。羡慕嫉妒这不用说,生气啥呢,又不在一个锅里搅稀稠了,可她就是有点想不通,和我过了这么多年,住的是烂房子,就不知道吃苦挣钱改善家境。人家一进门就盖新房了,兰兰心里能平衡吗?可是,不平衡又能怎么样呢?

志强蹲在院子,擦着鋤头和铁锨头,兰兰坐个小板凳,给孩子洗衣裳。他们俩就围着建刚这个话题,聊了起来。志强说,宽恕的心态看吧,是你和他离了,才教训了他,改变了他,这叫经历了风雨,才见着了彩虹。

志强擦好了工具,挂在了墙上。坐到兰兰身边又说,如果说建刚把日子过烂了,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就没有着落了,是不是?所以,他日子过的红火了,富足了,对你对孩子是不是很有利呢?这样一想,你还有啥不乐意的呢?

经志强这么一说,兰兰气消了不少,而且嘴角还挂着微笑。行,你真会开导人。可又一想,他日子过好了,顺溜了,想生个儿子,那不是很容易的事么,到时候芳儿和玲儿受冷落了怎么办?唉,算了,到时候孪生姐妹也就长大了,他要是敢疏远了,就全当没他这个爸。

兰兰心里想啊,人这一生经什么风雨,千万别经婚姻上的风雨,离一次婚,少活十年不止哪。心里头那个创伤,不是说你宽容大度了,谅解了就能消除的,那个阴影永远在,不会消失的。她经常想巧儿,梅子和她三人快乐的过去,暗暗祝福梅子,要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啊。

梅子家雇上保姆了,是邻村一家姓李的,四十来岁,他们都叫她李大姐。管做楼上的清洁卫生,和小林家的两顿饭。这样,梅子照管孩子就有充足的精力和时间,孩子乖了的时侯,抱着楼上楼下地,照应着生意。

有时,有些大姑娘啦小媳妇的,在店里试穿衣裳,穿好后,总喜欢在小林面前走来走去,有的,送个秋波,有的,故意挺高胸部,问小林,好看不?小林过去给整整衣领,拉拉衣襟哪儿的,有的还借机碰碰小林的胳膊,笑着说王老板,让让价嘛,下次还来你店里买东西,好不好?

梅子也就装做没看见,哄哄孩子和小世纪玩玩。为了生意嘛,管他们那些小动作干嘛,成不了大气候的。省点心,养养神,吃好穿好,有地儿睡,有孩子乐,这不很好吗。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不用去争,费劲,还掉价。

好像是国庆节过后不久,梅子抱着孩子在门店边外溜跶,还哼着歌儿。

亮亮刚好过来了,问孩子会走了吗?

没没,还不到周岁呢。正说着,楼上走下来两男一女,男的一高个,一矮个,女的披肩卷发,又说又笑的,普通话口音,其中一个向楼上喊:“张老师——快一点。”

楼上有人应答,“来了——”,这是本地口音。

楼下的三个人中,就有人议论说,张勇老师太辛苦了,三天要搞定好两个塑像呢。

亮亮听见张勇两个字,本来无事闲悠悠的心情,一下子绷紧了起来。什么?张勇?是巧儿那个张勇吗?他眼晴盯着店门,出来了,出来了。

那个小个儿的男人,递上一个棕色的小包说,给,张老师。张勇接住挎在了肩上,扭头望见右边门店顶上有,“巧嫂子好针线活”几个字,停住了脚。

亮亮以为,他要进巧儿的店,就捏紧了拳头,但这个张老师只看了几秒钟后,和那几个人走了。

亮亮并没有见过真人,只是从前,在巧儿的相册里见过,那是五六个人的合照,背景是建成了的拦水坝旁。听巧儿说,那时她是抽黄工地营部的化验组的,张勇在宣传组里。那时张勇还瘦一点,留个小平头,但那张国字脸没有变。亮亮凭直觉,百分之九十可断定就是他。

张勇平时在西安,但家在镇上,为何晚上要住在旅社,为见巧儿方便?哼!巧儿你还装什么正经!望着那几个人的背影,亮亮去问梅子,那几个人住了几天了?

梅子翻着登记表说,昨天晚上十点多住进来的。梅子看亮亮脸色不高兴,问咋的了?

没事。亮亮装着笑了一下,却笑得极不自然。为了掩饰,他说,看那几个人像是搞艺术什么的。

小林听见了过来说,咱镇上在影剧院前边,建个广场,广场中心有喷泉,喷泉后有个大雕像,左右两边有两个小雕像,听说是请那个张老师来设计策划。

亮亮皱了个眉头说,建广场的事我知道,请谁设计什么我咋没听说呢。小林说,我也是昨晚上听他们几个人说的。管他是谁设计的呢,弄好了咱们只管娱乐观赏去,是不是。

亮亮心不在焉地随应着,是的,是的。进了巧儿的店里,亮亮问正在低头踩缝纫机的巧儿,咱镇上在哪儿建广场呢?你知道不?

巧儿没抬头说,我不知道建什么不建什么,别问我,忙呢。

有个中年女子进店了,说给婴儿缝个小棉被,问巧儿有软一点的布吗?巧儿立马站起来了说,有,有。化了淡妆的脸上,荡漾着微笑,头发长的过了肩了,扎了个低马尾辫,显得优雅端庄。利索地给客人量布,扯布。然后坐到缝纫机前,铮铮铮地踩着机子,一眨眼的工夫,一个花色的小被罩缝成了,客人满意地付了钱,临走,还夸了巧儿两句。

亮亮今天不知为什么,才好好地正眼看着巧儿了,本想提张勇的事,但话到嘴边,又拐回去了。他决定再看看他俩,有没有来往。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