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3
分享

你我不是一场梦(十六)连载

31

早上张勇从楼上下来,看见“巧嫂”的字样招牌时,停住脚,在门店的外边凝望了片刻,这个举动亮亮看见了,但屋里的巧儿,根本不知道。

当时,她正在整理货架,清理地面,因为梅子给巧儿又揽了一批活,就是给某寿衣店加工寿衣,白天店里有别的生意活要做,所以,这个活只能晚上关了店门后,加班干,干完就累得不行。所以地面没来得及收拾。当然晚上,她也不知道楼上就住着张勇他们。

今天,亮亮和几个客户通过了电话,再靠实了一下果农的信息,叮咛果农把好验果子装箱等关口,出现退货的现象,可就影响不好了。他把近两天的事,都处理得有头绪了。觉得还有啥事搁在心里让他放不下,心神不定的。

想了想,那就是早上,在他的视线里出现了的,张勇的身影,搅得他在代办所里徘徊,令思绪交织,凌乱,无法梳理。

梳理不清了,不知为什么最后决定,去了趟手机店。

小林用上手机都一年多了,亮亮这会儿也给自己买了一个,这样做业务更方便。虽然是个二手货,但却是个八成新,主人只用了几天,嫌是个白色的,就放在手机店里寄卖,亮亮买下了。

“要便宜两百多块钱呢,”亮亮向小林炫耀着。这会儿,他又转悠到小林的店里了。

自从巧儿开了店后,他老喜欢在小林店里蹭磨。到巧儿那边只是转转看看,不大久留,他们之间没有多余的话可说了。过去达不到如胶似漆嘛也差不离,现在几乎是井水不犯河水,有时简直还是水火不容。

平时这个时候,他早就回家去了,今天他决定不回去了,但晚上住哪儿,他还没想好。坐在小林递给的小板凳上,一会儿低头弄着手机,一会儿看看来店里买东西的客人。

小林笑着说,“白色的适合女士们用。”

“管他呢,用几天再说。”亮亮低着头看着手机说。

客人走了,梅子从后边出来了,看见亮亮说,“亮哥也用上这了。”走近一细看说,“款式蛮漂亮的,是给巧嫂子买的吧。”

“嗯,啊,这——”亮亮不知说啥好,多年来,他几乎没给媳妇巧儿买过啥。

小林瞪了梅子一眼,小声说,“梅子太会说话了。”

他仨正说着,张勇他们回来了,叫梅子上楼去开门。亮亮就像打仗的战士,遇到敌情一样,立刻紧张警觉起来。

张勇对那三位说,“你们先上去,我就来。”然后转向小林问,“老板,请问,和你们隔两家的那个,巧嫂子好针线活店,是不是槐南村的巧儿开的?”

小林说,“是啊。”转身看了看亮亮一眼,正想指着亮亮说,这是她的老公。但看见亮亮正用着,十分不友好的眼光望着张勇,话马上就拐回去了。

张勇并没有注意到亮亮,他向小林说声谢谢。就迈出了小林店门,去了巧儿那边了。

进了店门,很快地环扫了一下店面,以及正在低着头,给缝纫机滚轮上搭带的巧儿。巧儿只看见了张勇的腿和脚,以为有人要买东西,就说,“请问这位客人想要什么?”

张勇开玩笑道,“我想看看店主人。”

巧儿抬起了头,瞬间看见是张勇,她欣喜地笑了,脱口而出,“是你,何时从天而降?”

张勇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太简陋了,我给你投资几万元怎么样?”

这时亮亮已在门外听,巧儿并没看见。“不不不,我资金能周转开。”

她突然想起了,亮亮他父亲的死,以及亮亮老和她闹别扭的事,全是因为张勇。就在心里说,我们俩今生今世不可能再有任何瓜葛了,于是,希望张勇赶快离开。可是,绝情的话她说不出口,只是情绪由欣喜转为平静,继而转为抑郁了。

张勇走近一步说,“你家老公公,为啥砸我的车,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你现在过的好不好。”

一句话,刺痛了巧儿,“别说了,伤心,”她眼里就含着泪水,张勇欲走近一步,安慰一下巧儿。这时,楼上的那个女的进了门,“原来张老师在这儿。”

张勇和巧儿都没说话。她发现俩人站得很近,就说“你们俩认识?关系不错吧”。

张勇向后退了一步,“小李,你先上去吧,我马上就来。好吗?”小李看了看眼里噙着泪水的巧儿,又看了看尴尬的张勇,一脸地不高兴说“你俩有故事,闲了讲给我们听听。你以后就只当我的师傅,别再追我了!”就跑出店门了。

亮亮早就想进来收拾张勇了,心里说,这要是在村上,早把他打得趴下了。在镇街上,只好忍住了,其实还想再看看有没有好戏的出现,这样就更有证据治理巧儿了。但却让那个小李给搅了,因而他只好快速地闪进来了说,“好啊,张勇,你一脚踩两只船!”

张勇问“你是谁?谁踩两只船了?胡说八道!”

”我是他老公,你难道不知道?怪不得这么放肆。”对于亮亮的突然出现,巧儿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她怕亮亮伤害到张勇,就大声喊,“这在大街上,文明点,你们都出去,我今天不营业了!”

小林过来打圆场,“亮哥消消气,”指着张勇说,“他是我楼上的客人,巧嫂是我的租户,你是自家村里人,我们有话好说,走,到我家喝茶去。给个面子。”巧儿关了店门,跟着进了小林这边。

这时已是黄昏了,街上的路灯亮了,许多店面相继也亮起了灯光。梅子也开亮了灯,并将店外的广告灯也打开了。小林想,不关店门,几个人在这说话,进来客人听到啥了,影响多不好啊,就说,“我今天也不营业了。”随手关了门。

亮亮想要出去,“为这事让你不营业多不好。我回去了,巧儿,你选择,要么不开店,跟我回家,要么离婚。”

你想统治我,没门,但离婚,我还没有思想准备呢,巧儿在心里这么想。

俩人虽然冷战了这么久,但亮亮这么说,她还是感到意外。为了顾面子,她只好在众人面前镇静地,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是问他“为啥?”

小林一把拉住想走的亮亮,你给个面子好不好,因为我店里招了个客人,你就不高兴了,和嫂子闹事,你的自信哪去了,你还像个大气的男人?要是这样的话,你以后别有事没事,老在这蹭磨了。”小林生气了。

亮亮不走了,怒冲冲地看着张勇。张勇走到亮亮跟前,一字一板地说:“我和巧儿认识,无冤无仇的,所以不可能避而不见。告诉你,我俩之间没事,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龌龊。”

他转向小林,“王老板,不好意思了,我家虽在镇街上,但老房子年久失修了,带几个朋友来,想住个好一点的地方,一下车就看见你这儿的住宿广告,没想到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明天我们搬走,另找地方。”

“没事,继读住你们的。”

“那我上楼去了。巧儿,保重。自己的命运,在自己手里。”

听了这话,巧儿心里暖暖地感动,今生不成夫妻,就这样不远不近地关怀着,比成仇人要好的多。巧儿挥了挥手,你快上楼照顾小李吧,祝你们幸福!”

32

巧儿把张勇说的,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话,在心里再重复说了一遍,即刻产生一种暖暖地感动。今生成不了夫妻,就这样不远不近地关怀着,比成了仇人,或成了情人要好的多。巧儿挥了挥手,“嗯,和小李好好相处啊。”

“哼,假正经!”亮亮说完,用力地开了门,出去了。

“真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巧儿对小林说。梅子将孩子哄睡着了,从后边走了出来。“嫂子,别生气了,亮哥就那小气鬼,以后多沟通沟道就好了。”

“你们休息吧。我过那边去了。”

巧儿打开了店门,亮亮紧跟在后面,“你说你们俩,一个楼上,一个楼下,能没有事儿?!”

“你到底要干什么!”巧儿生气了,声也高了。

突然想起这是大街上,就压低了声音,“走,回家!我躲几天,这下你满意了?”一边收拾东西,又一边说,“看你以后还再怎么胡说。”

这时,儿子龙龙下晚自习了,背上书包回来了。巧儿说,“龙龙,妈今晚回家一趟,你一个人敢在这住吗?”

亮亮忙说,“不行,他还是个孩子,叫他也回去睡,才放心。”

“我敢,妈,我早都长大了,成男子汉了,爸别老把我当小孩了。”龙龙放下了书包,拍着胸膛说。

“有啥事,找你小林叔啊。”巧儿走时再叮咛了一句。

出了店门,巧儿小声对亮亮说,“你和我在家吵架,叫孩子也听?”

她拍了拍小林的店门,说了几句让他们多操点心之类的话。

到了家,亮亮只淡淡地说,“怎么个离法?”

出乎意料,完全出乎意料,巧儿满以为,他与她要大吵一架,出出气,心里平衡平衡,农村人口居住不密集,不怕影响到别人,也不怕谁听到一句半句的。

说实话,她只想就这么耗着,孩子就大了,当妈的也就老了。都老了还离啥婚,这辈子的日子,不就过完了吗,至于亮亮,他活怎样的人,管不了,也不想管了,管了多年,受了多年的气,累,由他去吧。她说,“你不理我都行,但我不想离。”

“你不想离也不行,我不想有个狗屁张勇,老出现在咱俩中间。老实给你说,我狠不得一刀捅死他。你想让他活,还是离了吧。你认为跟我回家就没事了?我早就不爱你了!”

巧儿她知道,亮亮日渐不爱她了,也知道,这是个不怎么成功的婚姻,但听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出不爱的这两个字,那还真像根针扎心一样的,痛。

痛过之后,她又想,惧怕这一天的到来,但这一天却像暴风雨一样,来的猛烈,突然,再突然也得接受,不接受不怎么着?张勇无辜地会受到威胁。

所以她想了一宿,决定顺其自然,少生气,随遇而安,看亮亮的态度,决定事态的发展。

早晨起来,一阵阵的秋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吹到巧儿身上,她意识到该找些换季衣裳了,准备整理好,带到店里去。院子里那棵梧桐树下,也落了不少的黄叶子,看来亮亮好几天没有清扫了。

亮亮起床后,洗漱完毕,想出门,巧儿叫住了说,“不管婚离不离,先不能让孩子知道。”

亮亮嗯了一声,走了。

几天后,张勇他们走了。广场里新建的三尊雕像,广场的左边是一个满脸沧桑,扶着耕梨的拓荒农夫,广场右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满脸笑容地抱着一筐苹果。中间的喷泉后边,高高地矗立着一对男女,男的一手牵着女的手,另一只手高高举向天空,两人都凝望着远方。女的轮廓像巧儿,男的但不像张勇,也不像亮亮。两人的脚腿旁,有两个活泼的儿童。

有人对亮亮说,广场那个女塑像,像你老婆。亮亮回了一句,才像你老婆。那人说,我不是开玩笑的。

有天,真的去看了一下,骂了张勇一句,并望着那个男塑像,在心里说,张勇啊,你也有自知之明,旁边站着那个人,你也知道不应该是你。

有人在店里对巧儿说,广场那个女塑像真像你。巧儿不信,有天也真的去看了一下,心想,张勇啊张勇,你这是为啥呀?她好久好久都没有走开。

开店后不久,巧儿妈妈快不行了,临终前几天,头脑还非常清醒,她对巧儿说,妈看错人了,我不该拆散你和张勇,妈做错了,你原凉妈吧,巧儿哽咽着点点头……这时,想到这些,站在广场的巧儿,已是泪流满面。

广场的后边是文化站,旁边是影剧院,所以这样的氛围,很有文化气息和艺术气息。镇政府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所以看到的人,都赞口不绝,雕像所表现出艺术性和思想性,都有很高的品位。县上来人也参加了,并决定,以后县城哪儿需要雕像什么的,也请张勇 他们。

根据产业结构的调整,亮亮的那个苹果销售代办所,早己改名为果业销售代办所了。

有的村有大面积的核桃,有的村有樱桃和梨什么的。有的村还有冬枣,不像前些年,单一的只有苹果。冷库的建设也多起来,这样,一年到头,啥时都有水果上市。所以代办所的业务也多了。事多了,但人却要少一个,就是副镇长郭文彦的亲戚,具体的说,就是他表妹的婆家妹妹,林小月。二十一岁,中专没毕业就逃学不上了,找人弄了假文凭,在代办所干了一段时间,将要到镇政府当个什么干事了。

这天中午,小月下班回家前,对亮亮说,“所长哥,我还真有点舍不得走。咱俩好了这么长时间,你也该有个表态吧。”

亮亮走到她跟前,拉着她的手,说“等不了多久,会有结果的,我向你保证。”他又很快放下她的手,怕突然有人进来。

果然有人进来了,说有三亩冬枣快摘了,联系好客商,就能决定摘枣的时间。亮亮说,以后有事打个电话就行,还给了个明片,上边有他的手机号码。

果农走了后,那个林小月说,“家里还给我介绍了几个对象呢,你知道,我是个重感情的人,条件再好,不了解的,我不感兴趣。”

亮亮激动地搂住她,“我会再加努力的。”

“但我不想弄得满城风雨的。”她推开了他。并说“郭副镇长快提升成正镇长了,到时候,说不定,你也能进乡政府。”

亮亮那双不怎么大的眼睛,突然睁的很大,放着喜悦的光芒。“这全靠你了!”

“我们都努力。”两人击了个掌。林小月说“没事了,我就回去了,资料我在中间那个抽屉放着,后边那几个是新增加的。”她向亮亮抛了飞眼,又做了飞吻动作,“拜——”一对明亮的大眼睛,闪烁着青春的魅力和诱惑。

亮亮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