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1/15
分享

你我不是一场梦(十九)连载

37

天辉唉声叹气地,正在对着父亲的遗像忏悔着,不知为什么,就联想到了家族的兴衰问题上去了,情绪突然一阵低落。

但是,当想起龙龙将要去广州读书之事,心里便生出一丝慰籍,如果好好培养,以后定有出息的,教育龙龙,再也不能像教育自己的女儿小丽那样了。想起龙龙,也就自然想到了龙龙的妈妈巧儿。

不知为什么,想到巧儿时,他突然眼前一亮,心里一阵紧张,一阵兴奋,一阵突突突地乱跳,对于这个弟媳,早先只是喜欢。现在,难道自己要做出一个,什么重大的决定么?!他欣喜若狂地毫无睡意了,立刻抓起了家里的电话,拨通了巧儿店里的电话。因为他的手机什么时候没电了,就不知道。

铃声响了,辗转反侧的巧儿,即使睡不着,也不愿起来接,却又怕吵醒了熟睡的儿子,接了。一听声音,便问“哥,你……你怎么还没休息?”

“没哪,睡不着,想家里好多事呢……”

“嗯,……”巧儿没兴趣听,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心想,亮亮和我都分手了,我不愿再去管闲事了。就说“我已经不是你们家的媳妇了,有什么你和你弟说去。”巧儿准备挂电话了。

可是那头的话又过来了,“你是我们家的好媳妇,我舍不得让你走。我想见你,咱们好好谈谈吧。”

“有啥明天说。”巧儿果断地放下了电话,在心里嘀咕,你舍不得顶啥用,是亮亮和我的事,你能咋的,离婚证都领了,心都死了,复婚?不会的事。

她又躺下了,但一闭上眼,尽是天辉和天亮弟兄俩的影子。天辉也许是读的书多,显得明事理儿,善解人意,又懂得尊敬人,温柔会心疼人……要是亮亮有他哥的一半好,他们夫妻的关系都不会走到这一步。唉,不想了,心烦。她起身欲开门,想出去走走,可是,伸出去开门的手,收回来了。半夜了,一个女人出去,怕不安全啊。

正在心烦意乱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阵叩门声,虽然声音不大,巧儿还是被惊吓得浑身抖了抖,手按住呯呯呯跳动的胸口,颤着声音问,“谁!”

门外响起一个男声,“我,天辉。”

她松了一口气,自己人,“都这时候了,你……”

天辉进来了,他望着巧儿,那眼神,不像以前那样清静,纯朴,自然。

现在,他的目光是炽热的,像燃烧的一团火,照耀着她,逼近着她。

巧儿一阵慌乱,理了理身上的那件花色的睡衣,生怕露出了不该露的地方,又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儿子,然后看着眼前的他,想说,你这时候来,不合适啊。

天辉看出来巧儿的顾虑,怕巧儿撵他走,只好长话短说,他压低声音,“如果你愿意的话,再过两天,我带你和龙龙,一起去广州。”

巧儿还疑感不解地,“我能天天见儿子,当然是好事,可……不合适吧。”

“你想想吧,我走了。”天辉转身出门,巧儿随后出去,轻轻带上了门。

“哥你没说清楚呀。”门外的街面上,路灯都已灭了,夜色黑暗,天幕上只有隐明隐暗的几颗星星。但她还是隐约感到了,他热烈的目光,莫非是他想……这该如何是好呢?又定了定神,想,天辉不可能是那种人。

她又不敢多说话,怕惊动了四邻,天辉见她犹豫,急中生智地,跪在了巧儿面前,轻声说了“程天辉向你求婚了。”

巧儿这下完全明白了,同意不同意是另一回事,让当了多年的哥哥给自己下跪,她觉得有点受不起,慌忙弯腰双手扶起天辉。天辉却也抓住她的双臂不放。怎么办?巧儿怕近处有人听见,就往街道的南边一指,说,“到那边走走,再细说。”

天辉不吭声,跟着巧儿走,他琢磨着,要是巧儿真的拒绝了怎么办?但他坚信,只要心诚,老天有眼!

巧儿边走边想,这哪有哥哥向弟媳求婚的呢?虽然都是离了婚的人,但是毕竟曾经是一家人啊,不妥,不妥,不能答应。让人误会了,这将是一桩丑事。世俗啊,有时像无形的绳子,束缚着可怜的男女哪。

“你还准备一直走?”天辉站住不走了,巧儿在黑暗里仔细辨认了一下,前边是文化广场,再往前走就是镇中学和医院。她站在原地不动了。这时,她觉得天辉的处境令人怜惜了,大半夜的跑出来求婚,看来是诚心诚意。不能立刻回绝,否则会伤了他的心。“让我再考虑一下吧”巧儿转过身,对着黑暗里的那个人影。

天辉上前抓住巧儿的手,“如果不是你我都是离异的人,我这个当哥哥的,怎么也不能对你太亲近了,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们都是有选择权的人,”他拉过巧儿拥在怀里,“我谁都不要,就要你。”

巧儿没有反抗,也没有响应,身体有点僵,接受能力还有点消极。听到他的话,让她头脑有点晕晕糊糊的感觉 ,突然来的这是是幸福么?

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男人的爱?不想拥有一个宽厚可靠的肩膀,让她靠一靠?难道这就是梦寐以求的幸福?!刚才还想着不能答应,现在一点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了。

她倒在这个男人的怀里,感觉着他的胸脯的起伏,和听着他急促的呼吸声的气息,呵动着她的头发,使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超越常规的温馨的体验。她仰起了头,“为什么?你考虑好了吗?”

没等天辉回答,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辆三轮车不知拉着什么,里暗中亮着两束灯光,向他们射来,因为他们还在路边站着。天辉慌忙拉过巧儿,手向广场指了一下,“快,我们去那边。”

到了离路面百米远的喷泉那里,那块几米高的,一男一女的雕像背后,可以挡住路面上投来的灯光。但是,巧儿的心却砰砰砰跳的更厉害了,如果答应了,就是他来相伴我的后半生哪。她相信天辉不是在说谎,她能感到,是一种真心实意心声,在向她呼唤。可是我巧儿为什么先和弟弟过,后和哥哥过,偏在程家这棵树上吊死呢,世上再没有男人可选了吗?她在不断问自己。

天辉知道巧儿在迟疑,如果自己再不向前主动跨一步,就有可能会失去巧儿的。所以他又一次拉着巧儿的手跪下了,“请相信我,我会给你终生的依靠和幸福。”

巧儿再次把天辉拉了起来,伏在他的怀抱里,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天辉兴奋地,心满意足地说,“我们俩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了。”

第二天一早,巧儿去小林家那边,给小林和梅子说了自己的想法,请他们俩参谋参谋,小林说他们早就听说巧儿和亮亮离了,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在巧儿面前多说什么。并说天辉是好人,巧儿这下算是找到幸福了,之类的话。最后表态,只要巧儿信得过他们,估个价,他们会帮助把店转让出去的。

可是,到了中午,巧儿费了好大的神,估好了价,高兴地正要去找小林和梅子,却只见梅子慌慌张张地过来了,问巧儿看见他们小世纪了没有,孩子找不着了。

38

听到这个消息后,巧儿也为小林和梅子着急,立即关了店门,想帮助他们找孩子。

店门口已围有男男女女十几个人了。小林对巧儿说,“巧嫂,你帮我们先照看一下店面,不卖货了,只要不丢东西就行。一发现有世纪的消息,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放心好了,你们快去吧。”她推了梅子一把,问“有线索吗?”

“没有!”梅子边跑边回头说。

小林和梅子,还有四五个年轻人分头找去了。

这时,门口还有几个, 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的。有个穿绿花色的短袖衣裳的大妈说,怪不得这几天总有几个陌生人,老在这一截街上转悠,原来是盯上孩子了。另一个穿白色T恤的大妈说,听说那几个人在小林店里,边挑衣裳,边逗孩子玩,来过几次了,孩子可能和他们熟悉了。今天,故意挑衣裳的毛病,换来换去,小林和梅子都忙着应付他们了,忘了孩子的事了。

巧儿听着都着急得头上冒汗了,“这么大的地方,该上哪去找啊。赶快报警吧。”说着,她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听到她的话,人堆里有人喊,小林已报过警了。

巧儿有了自己的手机了,这是今天早上,天辉在手机店给巧儿买的,巧儿看中了一款红颜色的,天辉就立刻给买下了。说先将就用着,到广州后再换款式好的。巧儿慌忙摇着手说不用不用,这就挺好的。心里很感激的,亮亮从没给她买过什么,缺什么总是自己给自己买,常常是为了省钱,见了喜欢的东西,只是看一看或摸一摸就罢了,很少为自己慷慨解囊过。现在,她掏出手机,咋看咋喜欢,还没用它打过一次电话呢。

小林已报过警了,那就给儿子打个电话吧。

“喂,龙龙,好好在家啊,妈晚上就回家。你伯伯在吗?”巧儿边打着电话,边在店里走动,眼睛环扫着柜台及货物。

“妈,嗯,伯伯给我讲功课呢。”那边传来儿子得意的话语。

约摸一个小时过去了,回来了两个骑摩托的小伙子,气喘吁吁说,各个路口看了,没有发现可疑人,可能早就出了镇子了,小林他们三个人去了县城了。巧儿听了,心急似火,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着:老天有眼,愿小世纪平安归来吧。

过了一会儿,梅子领着两个人回来了,问巧儿,有消息吗,巧儿摇了摇头。

梅子擦了头上的汗说,“商场街道广场医院幼儿园好多地方都找了,没有,急死了。”

她看见柜台边上,小世纪的一双凉鞋和一件小背心,顿时脸上失色,双腿一软,就跪坐在柜台边的地上了说,“我准备给孩子换衣裳,就来了他们几个人,小林忙不过来,让我帮忙找找,同样款式不同型号的服装……真后悔呀,我的小世纪呀,是妈没看好你呀……”接着“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有人劝,有人骂着偷孩子的人,也有人看着梅子哭了,自己也在一旁摸泪水。

巧儿到跟前,扶梅子起来,梅子仰起脸,满脸的眼泪鼻涕也顾不得擦,捏着巧儿的手说,“会不会找不到了?”梅子突然挣脱了巧儿的手,飞快地跑出店门,嘴里喊“孩子,还我的孩子——”

几分钟后,两个踦摩托的小伙子,驾着拖着,已经是精神恍惚的梅子回来了。巧儿想,若是找不到孩子,梅子准会急疯的。

她让人群里的两位街坊邻居大妈照看着梅子。然后对大家说,我们光着急不是办法,再去找,那几个人是不是藏在哪儿了,天一黑,可就不好办了。

人们响应着,两个小伙子准备发动摩托车,这时店里的电话铃响了,巧儿看了号码,是小林的,她七上八下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又怕是坏消息,不敢接电话。

对面店里女老板,这会儿也在小林店里,她着急地说,“快,接呀,接。”

“喂,巧嫂。孩子找到了!梅子在吗?”那头是小林激动的声音。

“孩子找到了!”巧儿对着大家喊。梅子好似大梦初醒,一把夺过话机,对着那边的小林又哭又笑地“咱娃呢?一一找到了,一一你别是哄我吧,一一我要见到娃才相信。”说着摔了话机。

人们相互看看,大概都觉得梅子有点失常了。

直到小林一行几人,抱着孩子回来了,众人高兴地问这问那,梅子哭喊着孩子的名字,立即抢过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生怕一松手,再也见不着了似的。

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下了,下来都想知道孩子是怎么找到的。小林喝了口水讲道,多亏有两个民警先赶到车站,已锁定嫌疑人了,向我们电话联系时,我们还没到县城呢。

据民警们讲,他们先接到小林的报警电话,随后,就又有个司机到公安局反映说,他刚才用出租车,把三个外地口音的女人和一个小男孩,送到了长途客站。那男孩起初喊要找妈妈,她们说,乖,妈妈马上就来。后来就没声,他向后看了眼,发现孩子在年龄大点的女人怀里,睡着了。她们老催他车开快点,还想让他直接送到西安,他找借口说车手续不全,怕路上要检查。班车好,上了高速路,畅通无阻。因为他感觉到有些可疑,所以也赶忙报了警。

三个民警立马赶到县城车站,禁止了所有车辆出站,其中有一辆到西安去的车上,有三个女乘客可疑,她们除了一人一件小包外,年轻女人还有个大皮箱,乘务员让把皮箱放到车下层的行李箱里,她们就是不愿意,与司机和乘务员发生了磨擦,延迟了发车时间。

民警赶到后,强行打开箱子,发现了孩子,被窝在里面,嘴巴用白毛巾绕到颈后绑着,眼睛闭着,像是昏过去了。年轻大的那个女人还说,是我们的车子坏了,要不,你们是找不到的。

小林他们赶到后,一个女民警正在给娃解毛巾……

梅子脸色煞白,大声喊别说了,别说了,太残忍了。没人敢出声了,小林打了圆场,谢谢大家的辛劳帮助,改天酬劳。有人摇摇手,免了免了,孩子找着了比啥都好。

众人们,就三三两两地散开了。

巧儿说,“店里的东西完好。小林,你先照顾好孩子和梅子,等会儿我给你交个账。”

交完了账,与小林梅子道了别,巧儿把一件大床单做为礼物,送给梅子。梅子从柜台里,取了一件小花色的丝绸连衣裙,送给巧儿说,“毕竟是到了大地方了,穿漂亮点,别舍不得。”

“嗯,嫂子记着你们的好处。常联系哦。”

回到了家,天辉与已经收拾好了一个皮箱,放客厅里了。龙龙指着另一个空皮箱说,“妈,伯伯说,这个皮箱装你的东西。”

天辉正在厨房忙,见巧儿回来了说,“简单带几件衣裳就行。缺啥到那儿买。”

这时,已是下午五点钟了,院子里感觉不到一丝风,她回到了客厅,坐下,又站起来,总觉得还有啥事没有做。哦,与兰兰以及几个相好的要道个别。亮亮人呢,天辉说他都打过几次电话了,总说他忙,说晚上准回。

巧儿想对天辉说几句话,就说,“哥,你帮我到楼上搬个箱子,我弄不动。”到了楼上,巧儿说,哥,你真的想好了没有?"

巧儿同意了,但又有点反悔,怕自己受伤的心,再也经不起被人抛弃的折腾了。巧儿对天辉说了自己的顾虑,天辉双手紧紧地把巧儿揽进怀里,“你受伤的心,我帮你疗好。亮亮欠你的,全都由我来还!我不想多说什么了。看行动吧。”

巧儿又一次被感动了,微微扬起了嘴角,笑了。

天辉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说,“亮亮说他马上回来。”

巧儿的心,立刻紧张起来了。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