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党商芝的头像

党商芝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2/20
分享

我家的槐树去了城里

八十年代初,家门前那片空地上,不知啥时候冒出一棵槐树幼苗来,发现时快有一尺高了。农村槐树多,多见不鲜,沒人在意。

有一天,一群羊从巷子走过,有只眼尖的羊,脱离了羊群,想去啃它。虽然赶羊人,迅疾地扬起了鞭子,但那只羊,还是没有口下留情,一口吞掉了嫩叶,还差点连根拔起,这棵幼苗就这样秃了。这一幕,是邻居看到的,讲给了我婆婆听。

不久,它顽强的小树身,又冒出了新的叶片。从这以后,家人才认为,既然长在我家门前,那就与我们有缘哪,应该珍惜和呵护它。

以前,我每回到家,婆婆或村里的嫂子婶子们,或到家里,或站在村巷里,喜欢给我讲些村里近期发生过的,大事小事。其中,也就包括了这棵槐树幼苗的出现,和险些被羊吞光的故事。

我见到它的时候,树身已有指头粗,高约一米二三。树下刨了个浅坑窝,我知道那是为了收集雨水。婆婆说树长了,先前围的枣刺太小了。公公去地里挖大枣刺了。

我站在门口,看见他一手拿着撅头,一手牵根绳,绳的另一端,捆着一堆高大的酸枣刺,在地上拉着。他猫起腰,小心奕奕地,给树身密密实实地围上了一圈,以防牛羊啃吃,防小孩误折,我要帮忙,他说扎手。婆婆端了盆水,缓缓地倒入树坑里。

我仔细看着这棵槐树宝宝,发现它的树叶虽少,但浅绿的色彩显得很有朝气,细细的枝条,向不同方向伸展着,风吹时,和树身一起晃着,像是在向我招手欢迎。我不由得伸手轻摸着枝条和叶片,一瞬间,突然觉得它像个小孩,或像个小猫小狗一样的可爱,招人怜惜了。有家人培土,浇水呵护你,好好长吧,我好像在心里与树对话。离开家时,不由得回头再望望,默默与它告别。

再见到它,已长到一人多高了,取掉了枣刺,我们用废旧砖为它砌上了,镂空状的园形小围圈。

有天公公到地里去,忘了拿一样东西,顺手将牛拴在树身上,回家去取。被婆婆看到了,让他解下来,拴到门前另一边的木桩上。

难怪呀,婆婆六个孩子,三个女儿外嫁,三个儿子在外都有事儿干。她也许爱树如爱子。树也争气,它吸收阳光雨露,长的枝叶繁茂,树冠如偌大的伞状,十分傲气地撑起一方蓝天。我仰望着它不由得感慨,树也懂得感恩哪,它默默地守候着季节的变化,不惧风雨雷电,夏日洒下一片阴凉,冬日挺身挡住冽风,来回报我们。

以后,公婆相继离世了。再由于村子是个小山沟,自然条件差,吃水困难,土地广种薄收,有人就迁到邻村去住,庄稼人与地是分不开的,农忙时侯回回家,该种的,该收的还不想耽误。年轻人外出打工了,人也就渐渐少起来了。村巷里,偶尔才能闪出个人影儿。我们回家的次数更少了,只留下小院里的老房子,和门前那棵槐树,寂寞地守侯着,流动的时光。

再回到家里,看见门前和院里,都长出了些荒草,老房子更老了,几乎不能住人。一种消沉没落的景象,触目触心。唯有门前这棵槐树,长的又粗了一圈,高大的树冠,密茂的枝叶,非常精神振奋地,展示着自己的生命。不因为主人不在家,失宠,就消沉,放弃。我摸着树干,仰头望着蒸蒸日上的槐树,在心里说,久违了,不能陪你一起长。

有一天,丈夫的手机响了,是本村的人打来的,说城市环保绿化需要一批槐树,要收购我家门前的那棵槐树,如果同意,他们就可以挖了,丈夫高兴地满口答应。一起运走的,还有好几家的槐树。

知道了这个消息,我们当然是欣然高兴,并不是因为钱,而是我们和孩子都在城里,山沟里那个家肯定是不住了,村里住的人越来越少了,村子以后也可能要搬迁。让它也去城里吧,就像给无主的孩子,给找了个好的人家。何乐而不为呢?

不久回到家,我们看到先前长槐树的地方,变成个大坑,心里顿时空落落的了。丈夫用铁锨把坑弄平,有点失落地说,不知道运到哪儿啦,再也见不着了,有点后悔了。

是的,以前虽不常住村里,但偶尔回来,还可以看看它摸摸它,现在别说摸,连个影儿都瞧不见了。人与物有了情感,也是害怕分离的。于是就生出些惆怅与念想来。

想想算算,二十多年的光阴,眼见它从细小的幼苗,长到擀面棍粗,胳膊粗,再长到腿粗。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它白天沐浴着阳光,听着喜鹊唱着欢乐的歌,看着麻雀飞来,又飞去,感受着牛羊鸡狗儿撒欢的心情。晚上披星挂月,陪着劳累一天的人们入眠。

它在乡村见证着,庄稼的生长与成熟,见证着劳作的人们的喜怒哀乐。随着年轻人出外打工去了,年老的日渐老去。学龄儿童,也去了乡镇或县城。就这样,槐树又见证着,我们这个偏僻的小村的衰落。

越是见不着的东西,越在想它念它,它的形象,就这样刻在心里,长在梦里了。以后去公园里,或走在城里的柏油马路上,只要看到槐树,就让人想起。有次我们走在街道上,路边是一排槐树,丈夫指着一棵笔直的,分着四个叉儿的说,这个是,再看了看又否认了。指着另一个说,是这个。我觉得哪个都不像,但哪个又都像,为什么呢?也许我们太爱它了。

所以,见到城里的槐树,总要驻脚仰望一会儿,才离开,寄托一点思念之情吧。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最后我们坚信,它就在城里。到底是在公园里,还是在大路旁,这个难以确定,但相信它再也不会孤独寂寞了,这个可以确定。

更希望它在柏油马路边,因为路边的树集中。我望着路边长排绿葱葱的槐树想,它们一棵树一个故乡,带着故乡的泥土,扎根城市的大地,吸收雨水甘露,与相邻的伙伴一起,根连着根,枝条牵着枝条。不怕霜雪和飞尘,披一身阳光,映一片美景。看日月轮回,四季变化,感慨着世事的变迁。并向城里人,讲述着自己的成长故事,和自己故乡的沧桑经历。

就这样,异乡成了它们的第二故乡,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与行人,感受着城市喧闹不息的快节奏的生活,为城市的环保贡献自己的价值,见证着城市日渐的繁荣发达。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