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听雨的头像

听雨

网站用户

散文
202201/13
分享

那山那水那人家

瑶山蓬岛灵湖中,艳映时刻景殊同。

摩曲槽渡籁音飘,裙绣翔飞宛鹤空。

曾经看见过美仑美奂的泸沽湖春景图,也曾经听说过奇异的“女儿国”走婚故事,一直也想着置身沽湖画里醉,探秘摩梭玉人盟。这不,今年三月,一个春暖花开、草长莺飞季,我自素负盛名的浪漫之都丽江古城,启征去往了泸沽湖景区旅行的行程。

早晨不到8点钟,我按照和旅行社的约定,前往旅行车接客的候车点。在柔媚的晨阳映帘中,我走在以慢生活著称而静寂的古城街巷里,唯仅听得见鞋底踏在青石板上的“嚓嚓”声,或也若闻巷弄间正潺潺淌游的溪流“哗哗”声。走过曲折的街巷,一家家如“遇见”、“隔壁老王”,这样别有风韵的店铺都还是铺门紧闭,只是偶见几家纳西族早餐店里,已是烟火气浓郁的正值炽旺。这早晨犹如一矗巨幅版画般的清穆古城,竟然与晚间斑斓喧闹的繁华不夜城,异象的是如此天上人间之径庭呀。

在早晨仍挟冷露的习习冽风里,我于古城外街边候车点登上了一辆14座的旅行车,在穿梭于大街另两处接客点后,已是游客满座的这辆中巴车,满载着一车向往的情愫,一车惊艳的眸光,一车轻快的笑语,往南出丽江,再往西上了307(省道),一路疾驰,径奔一个共同的梦景泸沽湖而去。

   一

从丽江到泸沽湖没有高速公路,据驾车的师傅说,这200多公里路程,全部都是盘山公路,其间还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大凉山,然后从这山一路盘旋下到谷底,再在峡谷间跨过金沙江,又一路盘绕攀上那山。对于我们大多数都来自平原地区的游客来说,听后虽然都没说啥,但想想,这段说起来就异常险峻的行程,对我们也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行驶在丽宁公路上,路况还是不错的。我放纵眼眸,只见左面远山的峰脊上,于黛青色上又覆映着一片晶莹的雪光,这应该就是丽江玉龙雪山十三座连绵雪峰的一脉延续吧。以险、奇、美、秀而闻名于世的玉龙雪山群峰,在碧蓝天幕的映衬下,宛若一条银色的玉龙,气势磅礴地自碧空蜿蜒而来,绵延横卧在山巅之上,似在酣眠,或又势在跃腾。远眺雪峰,艳曙映巅,玉笋烁金,尤见皑皑雪峰披云戴花,于金阳之下堆琼积玉,交相辉映,独在天际一线,洋溢着一种浑然的晶芒,经年里默默地彰显着它雄奇、壮丽的本色。

车在继续前行,这自群山间一溜延伸的公路上,其右边的山壁尤显陡峭嶙峋,有时甚至能看见突兀在山岭上孤独的巨石块,或似哈着血盆大口一样,正虎视着公路上来往穿梭的车辆;公路左边却是万丈渊谷,偶见有独立于路边悬崖上,如孤雁于天地间的一蓬蓬黝黑的虬枝,才似更直观地感受到了这里曾经久远的沧桑;眼瞅着前面正笔直延伸的路面,行不多远,却又突然会出现一个弯道,车辆就像忽然被山壁一下子挤在了崖边一般,在憾叹这里如此坡陡路险弯道多的崄峻地理之余,更撼喟英雄的建设者们如鬼斧神工一般的壮志伟力!虽路艰行惊,但透过车窗,掠过压在左边路肩的山坡上,还是随处可见用水泥浇筑的混凝土网格型的护坡构筑架,似一矗矗岿然的锚链,坚固地压锁住可能形成的落石而致以的危险;而左边临渊的路肩上,却是墩立着一溜溜不高的护墙或栏架,虽说它也阻挡不住万一的突发事件,但却始终像一排坚贞的哨兵一样,忠实地守护并提醒着随处的临谷之危。

一路驰行一路险,一路高峻一路景,盘山异景里里奇。在这盘山路上,唯见一峙峙远山逶迤连绵,一峰峰山脊陡削如刃,重峦叠嶂,黛嶷巍巍,峻岭接天。穿行在大山里,可窥见一隙湛蓝清澈的天穹就在前路的尽头,洁白的云朵絮絮飘飘于顶,每逢正忧前去似无路,行到尽处,弯过一弯,竟又是豁然开阔现通途。此际间,忽顿生出宛若天幕垂,疑似巡天回的梦景一般。记得曾有资料说,高速公路上的弯道一般都是人为设计的,为的是有效调节司机长途中易生的倦散心理,规避风险发生,当然这盘山公路的弯道却应该是依山势而建,而不可避免。既然盘山公路上的弯道出现是必然,我想那人生路上的“弯道”虽然不会有必然,但谁又知道会不会不期而至呢?当真有人生弯道出现,又难道不会是“彩虹总在风雨后”吗?也只有在经历了那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弯道”,跨越了逆境,才会豁然升华生命的质量,才会真实地透出生命的沧桑,才会愈加感悟难得完满的人生轨迹,而更为珍惜那“梅花香自苦寒来”的新的人生坦途。

丽宁公路并不宽,上下会车尤须谨慎,车辆行人更不能占道,因而沿途在较为宽阔平坦之处,就专为过往车辆设立了停车点,为游客建立了观景台。站在观景台上临高凭眺,一段位于金沙江峡谷地带、且最为惊险蜿蜒,绮丽壮观的丽宁十八弯即尽收眼底。

丽宁十八弯公路,是一段连续转向的高危发卡弯,其虽仅若短短20公里的路段,上下落差却即达1000多米。从高处俯瞰,十八弯的山路清晰可见,它犹如一条条蜿蜒盘旋的巨蟒,从这山腰缠绕至这山脚,又从那山脚盘绕至那山腰,静静地躺卧山间;一个又一个180度的回弯,让如玉蟒一样的公路曲折绵延,迴旋绕天或盘谷,蔚为大观。透过车窗,眼见车辆一路下行,径直驶向那弯道尽头,我在心里惊呼,这万一如脱缰野马,刹不住,或又未及时转过去,而冲开了弯道尽头的路墩,那必将是坠翻深谷啊。应该是司机胸有成竹,他胆大心细、技艺精湛地在每一个急弯处,又顺势稳稳地急转方向,每临此刻,虽一车人都是目瞪口噤,但总会让我们一次次的提心吊胆化为安然无夷,让我们一次次渡驰过了有惊无险的旅程。

而当车辆每每盘旋至下一层山路,再仰望上一层山路时,我不禁又惊呀的目征口结:只见上一层的山路上,在连接两处山岭的约近二十多米的豁口间,竟然仅是倚着一侧的山壁,凌空悬架着一座用混凝土浇筑的渡桥,桥底下即是无任何依托的幽深山谷。这若不是在下一层山路上仰望看到,又怎会知道我们在上一层那一段山路上,驶过的竟是如此巇峻的路面呢?在十八弯的一路上,这样的悬桥也并非仅见,真是弯弯急险总化夷,路路悬惊雄峻平。长路迢迢,征程漫漫,尤其需要一个平静,自信,阳光的心态,只有勇敢面对,坚定信念,拐过弯后,前面一定是阳光。

据说这丽宁十八弯千年以远,就是古代丽江进入宁蒗摩梭女儿国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曾经的山路可以想见更为崎岖艰险。那时丽江的木氏土司就曾在此设立重要关隘,要通行此地必需经官文允准。如今这蜿蜒盘旋的丽宁十八弯道路已经大为改变,但巨大的落差,虽仍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连环相接的高危弯道,但也正因了这巨大的落差,才使崎岖的峡谷弯道风景尤显奇险惊艳,波路壮阔。也正是因为这独特的地理环境和人类壮志豪情战天斗地的精神,才又有了这步步气壮山河的史诗般的高峡风光,才引来了由张艺谋执导电影《千里走单骑》于此取景拍摄,展现了一段虽如坎坷弯道连连,却总遇柳暗花明般惊艳的心灵救赎之路。

   二

从丽江古城前往泸沽湖,一路翻山越岭,更是惊见到一直只是在书画里才能看到的金沙江。金沙江乃长江上游,原名犁水,别名丽水,因其流经丽江境内,故而古城也因之而得名。

在丽宁十八弯公路上,看得见山脚下峡谷里的金沙江流如绢帛裙带一样,飘飘悠悠,襟艳带舞地自峡谷里一路浩漾,淌流毕至。这一段的金沙江水,并不依想像那般是那种浑色的江流,不仅未见其激流奔涌之势,而且一峡江流竟惊呈豪染碧绿色,疑似在峡谷间泼出的一抹超长的油彩仙流。在高峻的山上眺望,江水犹如一条碧色的丝带,绮流丽逸于山谷间;待到盘行至山脚睹观,江水却又如一面凝结的碧镜,宛若晶玻洇洇泛翠;当跨越江桥时远望,又犹现一条漭漭翠龙,自天涧恣意纵驰;再而扒窗俯观近处,罕见此一泓于峡涧里碧绿的江水却更无激淌貌,唯见水面似萍璃样挨挨挤挤,于无声处潜惊流。浩邈天地,锦绣江山,其瑰丽灵秀也少有胜于如此之丽江丽水了。

历经四个多小时崄峻行程,我们一车旅人安全地抵达了泸沽湖。同很多游客们一样,我们一下车就直奔观景台而去。我挤进面湖一侧倚栏观赏的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见了,看见了那思慕已久的泸沽湖!它够大、够阔,像一块巨大的蓝宝石,悠悠地镶嵌在碧翠的群山之中。它幽蓝的水面,蓝得让人眼晕心醉;而放眼垂幕着的湛蓝天空,浮跃着青碧色的湖中小岛,围湖而矗的黛碧色群山,竟似疑为蓬莱飞临,瑶池凡落。

泸沽湖地处云南省宁蒗县与四川省盐源县交界地区,湖畔山村里大多居住着摩梭人家,而在摩梭语系里,泸沽湖的“泸”即为“山沟”之意,“沽”乃意为“里”,因而泸沽湖即意指为“山沟里的湖”。可就是这一方浩瀚的山沟里的湖,却是悬卧在海拔近3000米高原的一汪“天湖”。

伫立湖岸,唯见在万里晴空的明媚阳光照射下,湖面波光粼粼,光束映处,金浪波翻,清风拂过,涟漪荡漾。眺望远山,犹如矗矗锦绣青屏,将远际的白浪衬映得更加烁影碧幽。仰望穹顶,悠悠白云虽漾逸在蓝天之上,然水天浑然交辉,又哪能分得清到底是湖在天上,还是天在湖央呢?这里就是一面巨幅的银镜,它纤毫毕现地将穹空、玉峰、碧渚、村落,清晰地倒影入澄碧的镜面,如此平静之际,忽风来吹皱一池春水,引来碎漪涟涟。而湖中蒸腾的水气,则借风漫青峰,泛湖岸,溟溟濛濛一片,至雾近湖边茵茵青草,萋萋绒绒的晶珠滴翠,它本是长在红尘中,竟然不染一尘埃。湖岸疏朗的嫩绿杨柳枝,晃晃荡荡,垂曳悠拂,似在呼应“天湖”招摇洒甘露,或更像为绮丽的潋滟湖光浅吟羽舞。天、云、山、渚、草、木,在这里汇融成了一湖清澜破山影,波荡叩垂天,沧漭涌万顷,金辉流烟渚的伟丽画卷。

从远处湖面上渐渐桨桡拢岸了几叶小舟,这是泸沽湖盛富神话传说的独特湖舟,形似“猪槽”,也名曰“猪槽船”。小舟载着我们八名游人,在船上一名摩梭汉子和一名摩梭姑娘的桨声里,驶离了岸边。我们晃晃悠悠地行驶在湖面,船桨桡起的激荡水花波涌着船身,清澈的湖水托着小舟悠游在浩瀚的湖面上。船到湖心,忽现一群群在湖面上奋力翱翔的白鸥,它们时而在空中翔舞,时而又低掠水面,高飞如鹰,低旋如鹭,满湖的白鸥组成了一幅幅展翅飞翔,畅享水天一色的生动景观。它们嘹亮的嘶鸣声,和着一舟舟游人的呼声、一板板船桡的桨声,就如同奏响了一台激荡在这高原神湖的立体畅想曲。

我随舟荡行,湖水也似乎于此间和着艳阳芒线的旋律,波涌着艳阳光谱的节奏,激跃起点点晶波在湖面上飞舞,如此漾出的一抹抹泸沽湖水梦幻多彩的灵韵,在天光日影山色空蒙的作用下,湖面此际像是惹起了“川剧变脸”艺术的魅力:这原本是柔蓝的水面,竟忽而幻变为了碧绿,转而又幻变成了明黄,倏然间又幻回了幽蓝,继而再又化变为云白,真是静静一湖春水,却胜如一方斑斓多彩的玛瑙玉石。我看着宛若万花筒般的水面,思索着这片湖水的神丽秘籍,它的神艳,它的秀媚,它的博雅,应是源自于大自然神奇的馈赠;它以奇异的变惑带给了人们于生活的陶醉,它至和高原又谐荡出了浩然的冥冥天地之灵气。佛经里曾载“弱水”在西部,难道这泸沽湖即是那佛祖曾说过的“弱水”吗?今临此弱水三千,当唯只取一瓢饮,或也堪可涤净人生几多烦恼丝,淳致菩提心、明镜台,不使惹尘埃。

已在返回湖岸的船上,此刻响起了摩梭姑娘柔媚和摩梭汉子浑厚声律的情歌对唱:“阿哥玛达米,你是明月当空照”,“我是星星紧跟随,阿妹阿妹玛达米……”(“玛达米”意为“我爱你”)。旋律婉转动人,深情地诉说着摩梭人心底里的那一腔倾情;景色旖旎的熏陶,犹催化出一腔芳意的憧憬。我沉醉在这一湖澄碧于高原天宇下,悠悠湖风里深情摇荡的心旌,似乎看见情歌声声醉裂了一湖细碎的涟漪,也醉暖了一船船千里迢迢热衷美益求美人的殷切情怀。此情此景,我似乎幻现出了一幅远在江南的“渔舟唱晚”美景图,在这一片古朴神秘、深邃如梦、丰媚柔情的圣洁湖里,我陶醉其间,似已浑然不觉此际高原天湖疑瑶池,今夕是何年了。

我见过浩浩荡荡、帆影天际的洞庭湖;也领略过烟波浩渺、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西子湖;还观赏过翠岛棋布、清流激涌的千岛湖;更醉心过菡萏飘香、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家乡八百里洪湖,但在一睹泸沽湖的芳容后,还是不由得不感叹这一片高原湖泊的璀璨多姿,感喟这一方高原湖泊的伟俊旷怡,感慨这一汪高原湖泊的温情浪漫。

曾有一位画家看过泸沽湖后,这样说过,泸沽湖不是画不出来,而是无法逼真地将它画出来,就因为湖水太碧太蓝,真要画了只能感觉会是假的,因而只能让这一高原神湖永远以天幕为画帛,让湖中源源泉涌为颜色,自然地亘古绘出永远的斑斓。也有一位作家这样说,纵然泸沽湖里多彩的湖水可以饱蘸椽笔纤毫,凭湛蓝相映的水天纵然可以倾泻出酣畅淋漓的奇思妙想,但又能流得出多少字字珠玉的精妙诗语,而尽致惟妙惟肖地描绘出它醉美卓绝的丰姿呢?还有人曾说,九寨归来不看水,真是这样吗?我相信假如你看过这片泸沽湖水后,一定会得出比诸那神奇的九寨海子还要神奇的定论。

   三

离开泸沽湖畔转进住宿的宾馆已是黄昏时分,西沉的落日于天际边披着一垠晚霞,映照在湖面上,满目丹红,在高原的晚风里,滚起了一波波血色的浪漫,远远望去,像极了如山风摇荡起的一浪浪映山红。

夜幕低垂,一路上于路边一侧,隐约能见到星星点点如渔火般的屋舍灯焰,暗昏疏影于夜幕中。而苍黑的湖面却似是涵入了漫天星辰,晶烁的星宇于涛涛浪涌间,或顷疑穹天星海竟凡堕入了高原神湖。

清晨,我收拢座落于仅距湖边不过几十米远的民宿房间的落地窗帘,只见一树树正沐浴着旭光、窈窕于湖岸吐绿的柳枝,恰垂颈羞月,似惊艳晨阳宛为湖面敷上了一抹柔和的金色面膜,一湖漫烂的金黄涟漪,在晨旦时苏醒,连连闪眨着春风姱美般的晶光。

浩渺的湖面上,远远传音渐近的天籁春歌声,随着一叶扁舟悠逸而来。在这幽谧、神奥、畅怀的时空里,旭日,清风,碧柳,金漪,恋歌,横舟,组成了一幅艳美的高原春湖画卷。

一方水土滋养一方人。在泸沽湖畔周边散落着一屋屋的摩梭人家,他们祖祖辈辈祈依湖边的格姆神山护佑,啜饮清洌的湖水滋润着世世代代的亲人。他们虽没有自己的文字,但他们却时常动情地唱起追求幸福的恋歌;他们地处交通不便的高原,但他们笃信守护好这一方净土圣湖,就一定会生生不息地代代传承。当方兴未艾的旅游文化融进原本闭塞的村落,当蓬勃旺盛的旅游经济涌入原本贫匮的人家,一直似乎被滞留在贫困路上的西陲摩梭人家也步上了富裕的快车道。在猪槽船上,操作桨桡的摩梭姑娘就曾幸福地对我说,他们每天轮换进湖摇船,一天走个三趟就能挣到100元钱;而且为了保护好这方世代依存的母亲河,村寨严格规定了禁止污染湖水,从食、用、到排放的各项管理措施;每户人家还都会安排为旅游团队参加接待、演出、餐饮和商贸的派工。摩梭姑娘满足地说:我们现在做梦都在笑呢……

摩梭人家是一个很奇特的部落。说他奇特是因为他是一个一直未被识别的民族,在56个民族里并没有他的座次;说他奇特,是因为在当今高度发达的文明时代,摩梭人家仍保留着“男不娶女不嫁”这一最为古老的母系氏族体制和“走婚”习俗,让历史上“女儿国”的传说真实地沿留至今。因此摩梭人家里的所有家庭成员终生都与母亲同住,没有主流社会的婚姻与家庭,女女男男在夫妻生活状态中平等自在交往,虽无登记领证的法律约束,但也绝非是有些人以为的群婚、乱性,或随意又浪漫的那种男女相处关系。

曾有一部名为《三个摩梭女子的故事》的记录片,透过老中青三代摩梭女子的生活,真实地呈现出了一部母系摩梭文化的独特风情。自古以来,摩梭人家没有结婚组建新家庭的概念,家庭的年轻女子不会出嫁,终生和母亲一起生活。每户人家里尚未长成的儿童过去都是以麻布长衫蔽身,只有在已满十三岁时的少年才能视为成人,女行“成丁穿裙礼”,男行“成丁穿裤礼”。家人也会在这时给成年的女儿搭建木楼,举凡她迁入居住的二楼即名“花楼”,家里的男性是不能上去的。也只有在行过了这样的成丁礼,而且还要在年满十六岁后,才有资格开始相亲“走婚”。

在每年农历7月25日的摩梭朝山节时,即是一年一度相亲的重要时刻。当一对男女在夜色之中的“锅庄”舞上相互中意,暗许情缘之后,阿哥就会乘着如水的月色,踏过走婚桥,至阿妹已打开自己居住的“花楼”房间窗户下面,留下自己的一把刀柄上挂着的一顶黑色礼帽,用以表明这栋花楼里今夜已名花有主的信息后,再爬窗进入阿妹房间与之相会。在走婚初期,与阿妹相会的小伙子是不能让阿妹家人看见自己的,他因此都是在傍晚从外开的窗户爬进姑娘的闺房,再在凌晨时悄悄离开。待到走婚已有一段时间,双方关系趋于稳定后,男方才可不用爬窗,而大方地进出女方的家了。

姑娘来年有了孩子,姑娘的母亲会在孩子出生满月之时,约请孩子的父亲来吃满月酒,并确认其父子关系。在遇年节之时,所生子女也会去男家拜见父亲,但其父亲却不会供养和管教自己的子女,相反他会供养和管教自己姊妹所生子女,其与外甥的关系比自己亲生子女还要亲,故而摩梭人有“知父不亲父,舅舅胜亲父”的缘情。孩子在母家也不归属其生母一人,而是全家族的子女,孩子要依年龄大小称谓家族所有女性长辈为“大妈”、“二妈”、“三妈”;家庭不同女性所生子女都是至亲兄弟姐妹,而一无我们所称谓的表兄弟、表姐妹关系。

在泸沽湖畔永宁坝子的阿陆古村落里,是一栋栋排列并不规则的木楞房屋,其建筑结构一般为四合院形式。院内房屋都建有祖母屋、经堂和设有成年女子居室花房的楼屋。院落里的核心建筑是“祖母屋”,即是我们称之为的客厅,专用以家中祖母起居、接待、议事、祭祀和炊事等家庭活动的中心,它是传统摩梭文化中母权体制最为集中的体现。而且设在祖母屋间火塘里的炉火不能熄灭,以寓意生生不息;屋中两根顶梁柱在建筑时,必须是从砍伐的一根大树上断开的,上面一截为左柱,下面一截为右柱,寓意像一棵大树一样缺一不可的家庭团结。

由于世代摩梭人家都生活在极度封闭且贫寒的边陲地区,自古就依靠组建的马帮从茶马古道上驼运生活物资,这成为了摩梭男人们的重要职责。也正是世代马帮男儿们不屈不挠的奋争意志和坚韧的毅力与卓越的智慧,也正是世代摩梭女人们因走婚习俗而独立自主,任劳任怨地耕种纺织,笃信劳动创造生活,才延续成就了一代代摩梭人家从绝地中求生,从苦寒中奋起,并随着时代变迁后的不断发展,终于从艰难的跋涉中走到了如今扬眉吐气、幸福生活的美好时光……

黄昏时候,我走在永宁坝子中心的乡道上,看见有几位祖母级的老太正泰然地坐在路旁的木楞屋前,着一身洁净的宽松乡服,不矜而庄地静静看着走过的一拨拨兴致勃勃的男女游客。此时这几位饱经沧桑岁月的“女儿国”祖母,她们应该是在心底里默默地感慨:那孤居一隅的闭塞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开放喧嚣的新生活已经成为她们此生尚能见到的新常态。

在这里,每到晚上八点,坝子中心的一个蓝球场大小的摩梭风情园里,都会为意兴盎然的游客们举行一场盛大的篝火晚会。一群身着民族盛装的美丽的摩梭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子们,欢情勃发地围着用大块木柴越烧越旺的篝火,在婉妙悠媚的韵律中,款款深情地对唱着他们钟爱的摩梭情歌;在充满摩梭风情的明快节奏里,欢情热烈地跳着激情澎湃的甲搓舞。随着渐渐一阵紧似一阵,越发响起的震耳欲聋的器乐声响,篝火晚会到达了最后的高潮。此时篝火前围起了一层又一层人群,由摩梭姑娘和小伙子与八方的游人们热烈地挽臂牵手,跳起了纵情狂欢热腾的踢踏舞!现场的音乐声、呐喊声、拍手声、跺脚声,声声汇聚成的欢腾气浪几乎掀动了屋顶,震荡着这寂静的神秘边寨。我目睹着,亲历着,感受着这样群欢庆贺的盛况,不禁生起万千感叹:

这应该就是一场祖国山河风光的美丽大融合!

这应该就是一脉民族文化交契传承的大融合!

这应该是一种新时代携手奋进的精神大融合!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