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方志英的头像

方志英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2
分享

我们要腾飞

我们要腾飞,多么豪气冲天的语句,多么激情四射的五个字。这五个字镌刻在二十多年前的一张黑白相片上,十张青春洋溢的脸在相片中的笑容依然美好如初。每当我看到这张旧照片时,就不由得回忆起那难忘的高中时代,那些为梦想奋斗的日子,那份同学之间纯真的感情,任时光飞逝,任岁月轮回,这份深深的友情如陈年佳酿,历久弥香,愈品愈醇。

还记得那是五月的最后一天,眼看着离高考就剩下最后一个月了,学校还没有组织我们照毕业相的打算。也许是怀着即将离别的不舍心情,也许是怕高考过后各奔东西,再也不会相见,也许是为了留住我们这份纯真的友情,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班十个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女同学,放弃了中午午休的时间,偷偷地溜出校园,商量好去县城南大街找照相馆照合影。

一行十人沿着陶家河边的公路往城里走,河面上吹过来的柔柔的风调皮地撩弄着我们的头发,揭起我们的裤脚,绿草如茵的河滩上,牛儿在悠闲地吃着草,放牛的孩子们早已跑到河里打水仗去了,顽皮的笑声随着风儿飘出老远,老远。

河的左岸是一垄垄麦田,麦子正在泛黄,微风吹过,翻起一层层的麦浪,空气中都能够闻到一股醉人的小麦香,五月的阳光明媚地在天空闪耀,阳光下是一张张兴高采烈的脸庞。

到了照相馆,在摄影师傅的指导下,我们排好队,只听咔嚓一声,十张还带着稚气的脸就永远地定格了下来,摄影师傅问我们:要不要在相片上提字?

要啊,我们异口同声地说。可是提什么字好呢?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就提“我们要腾飞”吧!立新豪情万丈地说。

立新是我们中的“女汉子”,她总是留着一头短短的头发,高高的个子,长得很敦实,又总是喜欢穿牛仔裤,运动衫,运动鞋,走路好像跳跃似的,劲头十足,从背影看上去,怎么看怎么像男孩子。其实她长着一张圆圆的,胖乎乎的脸蛋,皮肤虽然有点黑,但是透着一股健康的红润,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闪着股机灵劲,笑起来总是露出一对洁白的小虎牙,完全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子。只是她的脾气大大咧咧像个男孩子,凡事爱带头,有冲劲,力气也大,体育课上掷铁饼,投得比男同学投的还要远,星期天回家,骑着自行车三里坪——县城来回跑,看不出她有丝毫的疲劳。学习上也是个“拼命三郎”,夜自习学校熄灯后,又点起煤油灯接着再战,不到十二点不会回宿舍休息,第二天早上一样生龙活虎地起床上课,这股子坚韧的劲头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是我们中的大姐大,晚饭后到哪里去散步,总是我们跟着她,星期天不用上课去爬学校后面的培山,也是她打头阵。

我还记得那次聚餐就是立新发起的。那是端午节回来后的第二天中午,立新说:今天中午咱们就来一次聚餐吧,把各自从家里带来的好吃的都拿到食堂来。于是午餐的时候,我们把各自用瓦罐或搪瓷缸带的菜都拿到学校食堂后面的煤火炉上去热好,然后打好白米饭,一起拿到操场上的乒乓球台上去聚餐。

那真是一场丰富的午餐,有立辉带的香喷喷的瓦罐海带老鸭汤,有玉莲带的脆生生的竹笋炒腊肉,有燕子带的绿莹莹的豌豆炒肉丁,有立新带的翠绿的蒜薹炒肉片,有我带的卤水猪耳朵,有宗晴带的野山蕨菜炒肉丝,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勾引着蛰伏在我们体内的馋虫,向我们的舌间发出强烈的诱惑,我们毫不客气地伸出小勺子,大快朵颐,那也是一场令人难忘的聚餐,至今回响起来,当年的一幕幕还历历在目,似乎时间从未走远,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立新和启菊是最要好的朋友,她们俩还是同桌,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在一起相映成趣,一样短短的头发,一样喜欢穿牛仔裤,好得像一对亲姐妹。

启菊,她无疑是我们中间最聪明的一个,虽然她长着矮矮的个子,但是我现在相信“浓缩的都是精华”这句话了,她的小脑袋里一定装的全是知识的精华,要不然她不会成为我们中间第一个飞出去的。第一年高考,只有她一个人考上了大学。

我和燕子成为好朋友,起缘于高二开始在学校住校。冬天的时候,我一个人盖着一张薄薄的棉被怎么也睡不暖,于是就和睡在下床的燕子裹在了一张床上。寒冬腊月的时候,燕子总是把我的脚抱在怀里暖着,让我的心也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去世了,黑漆漆的棺材放在家门口,我趴在地上哭的怎么也不肯起来,就这样一直哭醒,醒来知道是做梦了,但是想着梦里的那种悲凉情形,还是忍不住啜泣。燕子被我的哭声惊醒,摸过我这头来问我怎么啦?我抽抽噎噎地说我梦见父亲死了,燕子伸出手臂搂着我安慰着:傻瓜,梦里的事怎么可以当真呢,人家都说梦到的事是和现实相反的,这说明你父亲将来会很长寿的。我相信了燕子说的话,那一晚我们俩相拥着进入甜蜜的梦乡。

还记得那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后,燕子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一起向她那位于苏仙石的老家飞去,我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路的左环右绕,才于夜幕降临时分,回到了她的家中。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燕子背着大竹筐,我挎着小竹篮,去山里摘豌豆。踩着光滑的鹅卵石,趟过清澈的小溪,我们来到燕子家的豌豆地里。豌豆已经差不多成熟了,一个个饱满的豆荚挂满枝头,压得细细的豌豆藤东倒西歪地躺在山坡上,我们俩两只手不停地摘着,差不多到晌午时分,我们就摘满了一大竹筐,燕子说:不用摘了,留着小竹篮,我们去摘老山萢。

对面的山坡上,老山萢如星星样在野草丛中一闪一闪的红灿灿地吸引着我俩向它们奔去,一边吃一边摘,不一会儿我们已经摘了大半篮子,外加一个意外收获:我还在草丛中捡到了一支长长的野鸡翎,又光滑又鲜艳,说不出的漂亮。

中午吃过午饭,燕子说要带些豌豆给我回去,我说不用了,有壳的带着很重,很麻烦。燕子说那就剥掉壳光带豌豆回去吧。于是一家人包括七十多岁的燕子奶奶,中午都不休息,剥豌豆。剥了大约有两三斤多,找了一个薄膜袋子装着。下午两点我们从苏仙石回城,我坐燕子的自行车后座上,怀里抱着豌豆,一路坐回城,燕子还特意送到我家,连一口茶都没喝,又连忙带着我回学校。

燕子,我至今还怀念你们苏仙石山上那酸酸甜甜的老山萢和你们家的豌豆香,还有你那慈祥的奶奶,可亲的父母,他们现在都还好吗?

孝菊,你也是个美丽聪明的女孩子,不愧是来自于风景迷人的金刚台。你的皮肤被深山里的灵水滋润的如豆腐一样白嫩,两腮总是飘着两片绯红的云朵,像金刚台上的映山红一样鲜艳,颀长的身姿像金刚台山林里的毛竹一样秀丽挺拔。就凭着你能从一个乡镇中学考进县高中这一点,就证明你是聪明的。可是你的聪明却毁在情感的纠葛里,从高三上半年开始,你就迷恋上了一位来自城关的男同学,在那个视早恋为大逆不道,唯高考为圭臬的年代里,你的情窦初开无异是遭人唾弃的,更没有得到那位男同学的正视。

记得有一天中午,你趁着他不在,跑到他的座位上,翻开他的书包,也许是想往他的书包里塞情书,他正好回来撞到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地呵斥你,辱骂你,你的脸羞红得像一张红纸,眼里噙着泪水跑出教室,同学们全都用鄙视的眼光目送你的身影走远,没有一个人想到去安慰你,开导你,包括与你同桌的我,那时候也是相当的看不起你,基本上都不理睬你,当你想把心思收回,用到学习上时,当你碰到疑难问题想问我时,我总是懒得搭理你,那时候我也是很鄙视你的,可是现在我却很鄙视那时候的我。这样捱到高三下半学期,你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更糟糕了,学习直线下降不说,那个男同学还在老师面前屡屡告你骚扰他,他的兄弟还扬言要打你,于是学校劝你退学。

那是六月初的一个星期天,我们送你到学校后面的铁佛寺水库坐船回家,你是我们中间第一个离开的,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参加高考的,一路上,大家都不停地安慰着你,依依不舍地和你道别,你感动得热泪盈眶,一直诚恳地邀请我们高考完后到你家里去玩,我们满口答应。在即将离别的最后时刻,我们才给你友谊的温暖,我们也才感到友情的可贵。看着你俏丽的身影站在船头,不停地挥手向我们道别,看着船儿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茫茫的水面上,我们的心里都在默默地祝福你,祝你早日摆脱感情的困扰,祝你终有一天会寻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

立辉,你还记得吗?从高二开始,每个星期六傍晚回家,我们总是结伴同行,我们不走城关的大道,总是沿着陶家河岸走,春天,欣赏着河岸边的姹紫嫣红,夏天,陪伴我们的是田野里青青的禾苗,秋天,闯进我们视野的除了金黄的稻田,还有开满河岸的金黄的野菊花,冬天,陪伴我们的有风亦有雪。我们一起走过了两个春夏秋冬。走着走着,有一晚我就走进了你位于大碑村的家中。

那一晚,你妈妈给我们做的是面疙瘩汤。一片片白色的面疙瘩像洁白的莲花浮在清清的汤面上,陪伴在它们身边的是红红的西红柿和黄黄的鸡蛋花,还有一粒粒嫩绿的葱花,几点香香的麻油,真是一锅诱人的面疙瘩汤,让人食欲大开,吃了一碗还想吃第二碗,那是我吃过的最香的面疙瘩汤,比我妈妈做的还要好吃。

玉莲和宗晴长得就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样的高矮,一样的短发,一样圆盘似的脸上长着一样的红痘痘,她们两个人总是同进同出,形影不离,学习上也是一样刻苦,每晚总是共一盏煤油灯到很晚。

世春,她是我们中间的淑女,白里透红的脸庞上总是架着一副眼镜,显得很高雅有气质,无论是走路还是讲话,总是一副不急不躁,慢条斯理的样子。她是我们中间最早参加工作的一个,当我们还处在毕业即失业,茫然的待业之中时,她已经悠闲地站在县联营公司的售货柜台里,成了一名令人羡慕的售货员,羡煞了我们这些还不知道工作在何方的人,谁让人家有一个当联营公司经理的好老子呢?她也是我们中间最早结婚的一个,当我们还沉浸在对爱情的幻想中,更不知婚姻为何物时,她已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她的新房我们去看过,装修的富丽堂皇,一应的家私俱全,老公对她更是温柔有加,那时的她在我们眼中无益是幸福的。

春萍是这十人中至今和我唯一还有联系的人,我们从高一开始同班直到高三,一样的高考落榜,一样的待业,后来又一起南下打工。她比我要有头脑,后来回城经商,现在也算是个小有成就的女老板了吧!

第一年参加高考,我们中间只有一个考上大学,其余皆名落孙山。立辉,立新,燕子,宗晴,都是第二年通过复习才考上的。不管怎样,十个人中还是飞出去了一半。在那个年代,高考是一道坎,跨过了这道坎,人生就会不同。那些考上大学的同学的未来是安稳的单位,安定的工作,平安的人生。而我们这些没有考上大学的同学,人生难免不经历坎坷挣扎。比如我,至今还在南方漂泊……

旧时的照片如今还躺在我的相集里,旧时的记忆还沉淀在我的脑海里,只是旧时的人早已不知飞向了何方。惟愿现世安稳,大家各自在自己的岁月里都生活得安宁,美好!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