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广军的头像

广军

网站用户

剧本
201901/06
分享

读写者第一部初夜连载

36鹿角山

秦城县内衣厂家属南区,青工集体宿舍。

那片那排的陋室似幽花一树阴一片,星空排鹤冲云天。

空荡落寞的小屋里,只有苏北坡一个人。

同寝室和周边的人都跑到对面窜门、吹拉弹唱“年轻的一代,我们来相会”去了。

旁白:就像亮光微弱的航标灯旁,一尊静默倒影投映、浮动在河水面的黑铁塔,苏北坡藏躲在单人床、满是补丁的蚊帐内,赤膊、穿条短裤,肩搭一条与他肤色一样黑不溜秋的毛巾,面前摆放着盛装凉水的洗脸盆,他的双脚正浸泡在那盆水里,享受着炎炎夏日的一丝凉爽。床上,水盆的四周堆满了书本和稿纸,汗流满脸、浃背的他,在非常专心致志地读和写着。

这样艰苦求知的经历、画面,我们八十年代的年轻人大都有过、终生受益。得以有真知灼见、生命激情和坚韧品格。厚积薄发,经纶致用。

 

37、闪回

黄群发表于民革中央网上的一篇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征文。

《鸾镜朱颜惊暗变,卅年风雨江城灯》其中一段的字幕、旁白:恢复全国统考招录大中专生制度后,读书的氛围,越来越浓。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过后,生命律动的体验,在我们八十年代的年轻人表现为:“求真之梦,从善之念,爱美之心”的意境。在自学成才、如火如荼的激情岁月,不断进取的我,无论春夏与秋冬,乐进书山账海成一统。锐利深细地且看且听且写,业务独当一面同时,时有学术论文、影视评论、散文随笔等见诸省市级报刊。在这时期(1988年前),我撰写出了自我的人生定位:《阳光下关于国企兴衰的思考:生命如帆》。

山雨欲来风满楼。

旁白:我和此刻的苏北坡一样,只想成这帆船上的一员,为之效力的船员或为之代言的船客,风雨与共,生命相托。尽管那时我们都隐约感觉到,这帆船已在惊涛骇浪中。然而我们依然在一起诗意的谈论、描绘、憧憬它的前景。

每日即兴之作,十年积发之品,真实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光影传颂心中的国和梦。2017年签约凤凰网再次修改这部影视作品,追忆故人往事间歇,我把这写成一首诗《帆》发表在人民网:大海上,有一片孤帆。在淡蓝的云雾里,闪耀昼光。抛下,小家的风月。追寻,大国的风华。海啸,汹涌,桅杆弓起了瘦腰,船架生成了铁骨。轰响,穿石断金的强音。恰似,一个战士的情怀,不求荣华富贵的志向,无惧艰难险阻的阅历,再向龙潭虎穴的使命,只为永无止境的远方。沉下去,有比蓝天更清澄的碧波。浮上来,有比金色更灿烂的阳光。此刻,义无反顾勇往直前。仿佛,在风暴中才有安祥。

 

38、闪回

一进只有苏北坡在的小屋里,苏西坡就雷厉风行地关上门,开场。

搬来屋里唯一张漆色剥落、只有抽屉没有斗柜的红书桌,移搁在苏北坡的床前。接着,迅即从背的绿色仿军书包里,掏出一瓶汽酒,还有一包又包稻草秸秆和牛皮纸打包的小封子,统统摆放到桌面,又兴奋地开包、抖搂出,半斤左右的几个小封子里,令他馋涎欲滴的食品:猫耳朵、冬瓜糖、花生米和怪味蚕豆。

苏西坡:北坡,出来,我请你吃夜宵!

没有抬头,苏北坡淡然一笑:苏西坡呀苏西坡,平日里你可比周瓜皮还吝啬。每回开洋荤、大方呀,准没易果子给人白吃! 哈哈,你小子肯定又有事要求我。说吧,又想老弟帮你干啥?

苏西坡笑得更欢:到底是同宗兄弟,心有灵犀,没有一点也相通,知西坡者北坡老弟也!

不为其所动的苏北坡,仍在稿纸上划写着。

一声轻笑:唔,北坡老弟,你呀这回多虑了!

翘起二郎腿靠坐在苏北坡床边,隔着蚊帐,苏西坡乐嗬嗬地又开始掏包,找出一支自来水钢笔,放在鼻孔下,当一支香烟嗅了又嗅。

悄语:哥呀今得好好犒劳你这第一大功臣,你老弟为哥和菊香的那事没少跟着跑腿呀出力,现这事成了!

握笔的手一颤,苏北坡手忙脚乱间,险弄丢了手中的红蓝双色圆珠笔。

哦了一声,极力掩饰着,用搭肩上的毛巾揩汗、擦干湿脚,笑看着开庆功宴的人。

苏西坡在炫耀玩弄于指尖的钢笔,不锈钢笔帽、褚红色笔杆的永久牌自来水钢笔。

相当得意的吹:瞧,这是菊香今天下班和我约会时,送的,高档笔啊!我得好好用它,多写点……稿,投到厂广播室、厂宣传栏、局里还有报刊上,突出表现一下,自己的文采飞扬,厉害吧?

苏北坡尝了下供品:这怪味蚕豆,好吃。嗯,西坡老兄的确厉害,把章大科长托人送不出手,又厚着脸皮亲自跑了一趟又趟多少趟,才霸蛮强送给菊香大美人的信物,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手了!嘿嘿,叫章大科长哑巴吃黄莲呀,佩服!

苏西坡笑灿张口:竹篮打水一场空。嗬,还有句成语叫什么?对了,是叫章大科长赔了夫人又折兵!

跟笑,但笑得并不轻松,苏北坡爬出了蚊帐内。又尝了一枚怪味蚕豆,才叹道:“叫章大科长折兵没说错,但不至于叫他赔了夫人吧?你呀高兴过头啦,少胡说八道,开酒,老弟给你道喜喝一杯!

连忙找来各自饭碗,二一添作五,苏西坡将一瓶汽酒平分秋色。

二话不说,端起自己的海碗,与对方来不及端起的另只大碗碰响后,苏北坡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碗酒。才笑叹:可惜呀,可惜!

呡了一小口酒就脸红的苏西坡,张口咂了一声,笑眯着眼,不解地问:老弟,可惜什么呀?

苏北坡:可惜不是白酒,要是咱家酿的谷酒二锅头,那才来劲,过瘾!

似在过干瘾的闭嘴,回味。半晌,咧嘴傻笑:你们成亲时,我就送你一坛五十斤的谷酒吧,须当饮酒几十杯!到时呀没别的要求,你新郎倌不能陪我这上亲贵宾喝,就让新娘子上,陪我,喝!

苏西坡:没问题,你先喝醉老兄我,再说!

一狠心,苏西坡端起大碗,学着苏北坡的样,一饮而尽碗中酒。喝得够干净利索,人也醉翻倒得够干净利索。

 

39鹿角山 

坡下,秦城县内衣厂家属南区,一栋红砖三层楼。

苏西坡站在这栋跑马楼的楼道口犹豫。

伴同的苏北坡只摇头,轻笑:昨晚,我早知你呀请我喝酒,准没给我白吃的好事。果真如此,原来又拉我陪你来过你未来岳父大人的关!而且呀,你到现在、这里才说,宋厂长就是菊香的伢老子(爸)啊!

苏西坡:嘘,小声点!我早说了,你还不是跟群小子一样,平时形影不离,关键时刻喊找不到。听说要和菊香去看场电影,比谁都到得早。才提邀他一起先去见菊香的伢,比小兔崽子还逃得快,不够意思,真不够哥们。嘻嘻,我现说了,你还敢跟我硬着头皮到宋阎王这鬼门关走一趟么?

正在这时,老宋叼着烟斗出来,看见鬼鬼祟祟的两条黑影,站定丁字步,低沉喝道:谁,是谁?”

苏西坡魂飞魄散,只差拔腿就逃。

还是苏北坡相对镇静,笑迎上前,招呼:宋厂长,您好!嘻嘻,我北坡和西坡哩!

 

40老宋家

老宋:哈哈,北坡呀我正要找你,跟我进来吧!

旁白:叼着烟斗、空手出门的老宋转身叼回来两只“小绵羊”。把个正在家看14英寸国产凯歌牌黑白电视的宋菊香逗乐了,赶紧起身去张罗倒茶。

老宋: 坐吧,北坡,哦,还有西坡。

吧嗒、吧嗒又在抽壶旱烟的老宋,目不转睛地盯看宛如小学生坐姿的两个小部下。微笑:不必拘谨,你们家离这厂呀都很远,很少回家,难得呀尝到家人做的饭菜。有空呀,北坡,你就当我这里是家,当我老宋是你叔伯,欢迎你和西坡一道,经常过来坐吃顿家常便饭。不是吹呀我这闺女的烹饪手艺还蛮不错哩!

宋菊香满面的春风和娇艳:你们常来做客,说不定我爸才会记得多抽点时间回家,让我表现一下,孝心。

旁白:接过宋菊香敬递上的第一杯热气腾腾的芝麻姜豆茶,五大三粗的苏北坡腼腆得像个头回进城见世面、走亲戚的乡里妹子,手足不知所措。滚烫的茶水抖洒在左手心、右手背,他也找不到顺势撂放的方位和感觉。

老宋:好啊,该来的客已到齐了,咱可以开饭罗!

旁白:心情舒畅的老宋笑起来,静默而祥和,和盼到儿行千里来团圆的父老乡亲没有不一样,少不了要说出掏心窝子的话。

老宋:你们家一个在沙头,一个在八字哨,同一个祠堂、同一个祖宗开枝散叶发的芽,出门在外呀,兄弟是要相互关照,还要相互帮助,学习。

看着苏西坡接替苏北坡将茶杯稳放在茶几后,在边瞟看闺女,边有滋有味地细嚼慢咽芝麻姜豆茶,老宋用没有熄火的烟斗敲了敲,室内唯一的时尚家具,还没上齐碗筷的小圆桌面。

句句敲心坎: 西坡呀,不是我做长辈的看不起你,人长得标致,非常聪明,刚开始考进厂里搞宣传,能说会道也写得,表现还行!

可充实一线、下到车间后,手头活干得不漂亮。你可比你弟北坡早进厂一年多,而且是正式工,但你比他,缺少的就是主人翁精神!

好好自想想吧,年轻人呀多吃点苦,多动点脑筋,多学门技艺和本领,对以后的人生道路,只有好处!

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宋菊香望着刚还落落大方、现跟苏北坡一样头快低到胯下的苏西坡,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