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薛建洪的头像

薛建洪

网站用户

小说
202111/24
分享

名壶

 

青山/文

老王是个收藏爱好者,家里床底下塞满了各种古董,古画、古玩。院子里还挖了个地窖,专门收藏老酒。每次与好友聚餐,他会拿出一瓶七八十年代玻璃瓶装的老酒请大家品尝。打开瓶盖酒香四溢,不亚于飞天茅台,客人都啧啧称赞。

老王有个开裆裤朋友邵,既是同学又是战友。早上一起锻炼,空闲一起喝酒,外出一起旅游。每次碰到朋友都细说老王的藏品,其中最让老王骄傲的是有一把紫砂壶了,据说价值一套房子。大家都想一睹紫砂“名壶”的风采,老王总是婉言谢绝,这更增添了它的神秘感。

老王是小城古玩市场的常客,也是古玩市场的风云人物。他空闲了就会到古玩市场去淘宝。他两手朝后背着,头朝下,像个觅食的动物,在摊位边逡巡。摊主们的头随着他的头转向而转向,只要老王的头转向那个摊主,他的脸会由漫不经心立马满脸堆笑,像川剧的变脸,老王却一付不肖的样子。

名壶来历是这样的。老王像往常一样在古玩市场上闲逛,转了半天没有淘着满意的古玩,悻悻然打道回府。在市场的门口碰到两个人在挣执,凑过去一探究竟。原来是一对夫妻,因为孩子生了病,家里缺钱,为了应急,妻子想把一只娘家带来的紫砂壶在卖了,换了钱帮孩子看病。丈夫又舍不得卖,因为这只紫砂壶是名壶,想收藏起来。老王拿过紫砂壶一看,印章是顾景舟。八十年代顾景舟的壶很有名,但市场上也是有的买(现在是一壶难求了)。老王心动了,就跟他们说:“身上只有一千元,如果你们想卖,就全部给你。”一番讨价还价,同意一千二百元成交,夫妻俩跟老王家去拿剩余的二百元。

今年夏天,老王和老邵想在小城开个茶室,做茶叶、茶壶生意,顺便可以招待生意上的朋友。于是约好朋友来陶都考察。也顺便把名壶带着,让专家鉴定一下。朋友是个艺术家,那天相聚一堂,酒过三巡,老王小心翼翼把名壶捧着,恭敬而风趣地对他说:“跌碎了就是一套房子。”一桌子人哄堂大笑。朋友拿起茶壶,轻描淡写地一看,没下结论。只是委婉地告诉老王,名家的壶也不是都值钱,他们也做普通家庭使用的粗制茶具。老王没有领悟,还是不断的询问这个壶是真是假,值不值钱,朋友无奈的默不作声。房间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另一个朋友觉得很尴尬,就边喝边聊起了一个故事:古时候,祖孙三代珍藏了一坛老酒,爷爷舍不得喝传给了爸爸,爸爸舍不得喝传给了儿子,儿子也舍不得喝,可是他是个光棍,无儿无女无法继续传承。那年他得了不治之症,临终前把这坛酒赠给了好友,朋友不肯接受这个贵重的礼物,建议他喝了,但他不愿意祖传的宝贝毁在他手里了,让朋友用这坛酒换田地,让祖宗的心意继续发扬光大。朋友推脱不了,接受了馈赠,他安详地死了。朋友拿着这坛酒,夜不能寐,他想:“我虽然穷,无功不受禄,做人要仁义。”决定把老酒倒在棺材里,让酒的主人死了也闻着酒香。于是打开酒坛,鼻子一嗅,嘴巴一咂,却没一丝酒味,倒出了竟然是水。原来这是一坛假酒。真可怜,一坛老酒承载了祖孙三代的希望,却是一个梦。说完这个故事,老王沉默了,他似乎明白了。

第二天,朋友带老王去看紫砂茶壶的制程,不死心的老王又小心翼翼拿出了“名壶”,给紫砂工艺师鉴定。老邵笑呵呵的地重复了“不要把一幢房子碎坏了”这句话。自然又是笑声一片。工艺师拿起茶壶认真看着,最终结论:印章假的,壶是假壶。如果这壶果真是顾老的,那可不是价值一幢房子,而是一排房子。

朋友跟老王说:“既然专家说这把壶是赝品,就扔了吧,做个了断。”老王舍不得,说“珍藏三十几年了,哪怕是假的也要留着,真假无所谓了。”脸上露出乐呵呵的样子,话语间流露出失落。

朋友对老王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梦,像夜行中前方的灯火,希望兄弟不被打碎的名壶梦击倒。人生需要走出老圈子,不能在原地打转,还自得其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