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煜读的头像

煜读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2/21
分享

与一只苍蝇的对话

与一只苍蝇的对话

 

王宗伦

 

从外地采风返家的机上,乘客很少,空得让人发慌。

阳光从舷舱斜射进来,落在我的脚边。我看着光束轻微的晃动,发愣。

正在这时,一只苍蝇飞来,停在我脚边的地毯上。苍蝇翘起后腿,疏理它的翅膀。那翅膀多么微弱啊,有点透明,简直是个小黑点上覆盖了一层薄纱,像个新娘。

我想,只苍蝇太聪明了,太会利用科技成果了,凭它自己的力量绝对飞不过云层的,但它仍然和人一样坐飞机,就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了。连一只苍蝇都会利用人类的科技成果,不令我汗颜吗?

它在飞机上,还忘不了飞翔,抖动它薄薄的翅膀,在光束里穿越,偶尔还反射出一点彩色的光。

一只飞机上的苍蝇,有着与人类平等的感觉。

它是怎样通过层层安检口登上飞机的,我没问它。也许,它仅仅是被一阵风卷进来的。也许,它早有预谋,才果断地登上了飞机。我想,如果在月球上遇到这样一只苍蝇,是不是将改变人类的惯性思维?

同在宇宙中,同为生命,同样渺小,又同样伟大。

生命本来没有大小之分,是人类自己设置的等级制度,是掌握等级制度的人非常需要等级制度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而已。

苍蝇们有没有等级制度?或者说苍蝇们的等级制度,我们不知道。

要是在餐桌、客厅或厨房看到它,我会立即想方设法把它除掉,粘蝇板啦,电蝇拍啦,总之想尽办法收拾它。但是,此时此刻,在远离地面的万米空中,我却对它有了一丝好感。它和飞机上这些正襟危坐的人,同样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在时间面前是平等的,都是过完一生而已。

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它为什么要乘坐飞机?它有什么急事?

我想,一只苍蝇需不需要过安检?每一个经过安检的人,都必须举起手来,作投降”的姿势。一只自由的苍蝇,它会嘲笑人类的相互不信任吗?

它在机舱内这儿飞飞,那儿停停,自由得很,不像我们捆在安全带上,像一截截树桩。其实它也是一个乘客,或者说是乘客的伴侣,但没有人理它。人们有的打瞌睡,有的盯着窗外,没有其他人发现它的存在。或者说看到了,视而不见。多么渺小的苍蝇,与自以为是的人一比,自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

一只在机舱内飞翔的苍蝇,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诗意,似乎有了异曲同工之妙。因为人不能在天空飞翔,苍蝇也就有了值得人类羡慕的资本。

我没问它孤独与否?它有同伴到机场接它吗?也许它还没买保险吧?谁会为一只苍蝇买保险呢?也许它连票都没买,如果买了,是自己买的还的还是网上订的?也许是别人贿赂的吧。有谁贿赂过一只苍蝇呢?贿赂苍蝇只要一股臭味儿,就像贿赂官员只要一股臭味一样,很简单的哲理。我不知道这只苍蝇是个什么级别的苍蝇,从大都市飞到小地方,那些级别低低的小小苍蝇会不会组织队伍夹道欢迎,举起鲜花高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错了,错了。”

按照人类的常识常规,人类厌恶苍蝇才是“人间正道”我不知道我此刻中了什么邪,在这个除了人的同类,没有发现其他有生命活物的时候,突然对一只飞进机舱的苍蝇东想西想。我静静地观注着它的一举一动,我想用我的真诚与它沟通交流但最终没有产生灵感。我不知道有史以来,有谁与一只苍蝇有过对话?人与苍蝇究竟相处了万年还是亿年,是一直就被人类当作敌人呢?还是曾经是朋友,人类破坏环境后才与苍蝇成了敌人。我突然感觉一阵悲哀,这样长期与人类相处的生命,你不懂我,我不懂你,有的只是互相伤害。苍蝇背负传播疾病的罪名,遭到人类赶杀,但疾病的制造者是苍蝇吗?世上最自私的是谁?就是人,人最大的特点是将责任推给他人,推给其他生物,比如把一些罪责推给苍蝇,而没人反思反省。

苍蝇从我的脚边飞走了,一点声响都没有就飞走了,比徐志摩的诗还轻,还淡,“我轻轻的走了,恰如我轻轻的来,不带走一丝云彩……”。它飞到哪儿去了呢?我在机舱内寻找,却再也没看到它的身影。它会到哪儿去呢?我从机舱内寻找到机舱外,我发现,大地上的群山、田野和村庄,在我的脚下,一片一片地退去,就像我的少年和童年,从我的身体中,毫无保留地退去。我远离脏乱差的地球,却在这万米高空再度邂逅,是缘,是恨,我说不清楚。在这高度密封的机舱内,我们与它一样渺小。我不知道,万一飞机有个三长两短,是苍蝇能幸存下来还是机上的人类能幸存下来,谁也说不清楚。

说实话,走遍大江南北,不管是宾馆,酒店,村庄,街道,还是古镇,见得最多的还是苍蝇,就像走到哪儿都有随地吐痰的人一样。我估计,就算现在活在世上的这人都死绝了,随地吐痰的“国粹”都不会绝迹。苍蝇只不过自然界生物链上的一个小节点而已,我不知道面对这个恶心的小黑点,有人预想过没有这些个小黑点,生态将是什么样呢?

我与苍蝇的对话,不知它懂没?也许它根本不跟陌生人说话,是我自作多情?我还没发现哪只苍蝇企求人类的同情。敌人也好,朋友也好,苍蝇还是苍蝇,当它们群居的时候,议论声比人类热烈,“嗡嗡嗡”乱做一团,而当它们独处的时候,也就学会了沉默,飞机上的乘客一样,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冷漠,陌生,彼此的生命却又紧紧连在一起。

 

2011-11-17 

2018-12-22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