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河冰的头像

河冰

网站用户

诗歌
201905/01
分享

诗歌:无序

河冰/文

QQ浏览器截图20190501102014.jpg

冬天农夫掌心的麦种

就是诗人笔下错乱的语言

农夫从来不长出这样遐想的眼睛

最后一颗种子

定是最不争气的后代

我把平生的脚印

绘制在钟表的盘面

一轮一轮 叠叠重重

将眼睛从上吻过

没有一只是原有的

这些蛀虫一样的言语

像聊斋的怪异也好

像圣经的荒诞也好

并没有从海子的笔尖擦得雪亮

去戳破别人意念中的

一切从序

是靠从母亲身体吮吸的力量

去胀破我放须的

箩罐

我的根须

我的脚印

你是沙漠上被束的驼群

前方的假象

前方的海市蜃楼

居住的是群酗诗的醉汉

他们眼中的世界

他们眼中的病态

就像错乱播下的麦子

谁是早来的婴儿

谁是迟来的婴儿

早迟的受孕并非健壮的要害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