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流沙的头像

流沙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2/13
分享

贵阳的雨

我以前不知道有所谓雨季。“雨季”是到贵阳以后才有具体感受的。

我不记得贵阳的雨季有多长,从几月到几月,好像是相当长的。但是并不使人厌烦。因为是下下停停、停停下下,不是连绵不断,下起来没完。而且并不使人气闷。我觉得贵阳的雨季气压不低,人很舒服。

贵阳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人动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长。贵阳的雨季,是浓绿的。草木的枝叶里的水分都到了饱和状态,显示出过分的,近乎夸张的旺盛。

雨季的果子,是杨梅。从会议中心路口直至到火车北站以下,车路两旁都是长得极好的杨梅,有还没熟的青绿色的,有已经熟得透了的黑红黑红的,和小时候玩的玻璃珠一般大。开车经过的游客,都会不禁把车停在路旁,走到杨梅树下去一饱眼福,一饱口福。

雨,有时候会引起人一点淡淡的乡愁的。李商隐的《夜雨寄北》是为许多久客的游子而写的。我有一天在积雨少住的早晨从家到白云公园去。看了池里满池的荷花,胆大的已是开得极好,胆小的才偷偷地渐露头角,满池的荷花荷叶,远远看过去一片绿,密匝匝的紧挨着,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和饱涨的花骨朵,都被雨水淋得湿透了。荷花在风中揺弋着,似乎在向我问好哩。

贵阳的雨季,使人清凉、使人乡愁,使人爱慕。

于是赋诗一首:

荷塘池外少行人,梯台苔痕一寸深。清盅一盏天过午,荷塘花湿雨沉沉。

我喜欢贵阳的雨。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