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范家生的头像

范家生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4/23
分享

图书馆里的老人

范家生

迈进省图书馆西楼,大厅左侧是个“读书吧”。在这里,既可以休闲看书,也可以休息看电视,吧台还提供食品,经常可以看到孩子或家长们坐在那些舒适的沙发上或看书,或在茶几上写作业。我陪儿子在少儿图书室换完书,一般都会到这小坐,常常会看到一位老人,头发有些花白,戴着副眼镜,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个本子,口中念念有词,不时地在本子上写一写、划一划,没看到他与别人或别人与他交流,也没看到有家人陪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儿子很好奇,跑过去坐在他的身旁:“爷爷,你在做什么题?”老人没有搭话,也没看看儿子,从神情上看,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好像根本就没发现有个小孩在跟他说话。过了会儿,儿子看他没说话,也没有与他交流的意思,便默默地跑到我身边:“爸爸,这个老爷爷怎么了?”

没怎么了,他在学习,很投入,已经达到忘我的状态了,你跟他说话,他根本听不见!呀,原本是这样!儿子感到很惊奇。事实上是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我很早就认识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是个初冬的日子,他坐靠在主楼南墙角下,头发蓬乱,穿着与在大街上的流浪汉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手中拿着个本子,口中念念有词,时不时地写一写、算一算。一次,就这么一次,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坐进了“读书吧”,穿着、容貌较第一次相见发生了很大变化,最令人欣慰的是,在这里,有空调,冬天不冷,夏天不热。

这位老人,让我想起高一时曾经见过的一个年轻人。那是个夏日的午后,上课铃声刚响过,从外面进来位年轻人,年龄比我们大一些,神情自然,穿着得体。他进来后,没说话,也不与同学们目光交流或问好什么的,直接走到讲台,拿起粉笔,转身在黑板上板书,数学题,字迹工整,行列清楚,解题过程清晰。没几分钟就列了半个黑板,教我们数学的金老师悄悄地站在教室门口内侧,我们大家也不敢作声,以为是金老师请来的老师在板书教学。教室异常安静。等到他写完三道题后,金老师轻轻地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好声好语地把他劝出门。就这样,这个年轻人走了。然后,我们才从金老师的介绍中得知,原来他是上两届的高中生,学习成绩很好,因为高考时没发挥好,落榜了,一时精神失常,经常还会到学校来,在教室里演算他记忆深处的数学题。

之所以记写图书馆里的老人,忆起曾经的年轻人,是因为春节后,与儿子几次去省图书馆,都没有再见那位老人。或许,他去了别处;或许,他被亲友接走;或许,不,已经没有或许……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