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范斌的头像

范斌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3/25
分享

植桂花

植桂花,“绿”一座城,“香”一群人

“叔叔,我也来栽树,好吗?”

8岁的廖*小朋友放下手中的玩具,蹬蹬跑过来,脸蛋红扑扑的,忽闪着满是央求的大眼睛望着少庚。

“去去,这不是和泥巴玩,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同事少庚正挥汗如雨,把小朋友支开了。

 

313日上午,***镇全体干部职工,在**居委会新老公路沿线开展春季义务植树活动。按照活动安排,从新潮新老街公路沿线,按预留的穴坑,补植桂花树。为保证成活率,首先,调来的苗木,虽未带土球,但经过多次移栽,根系须根均密且多,同时枝叶和新梢经过疏剪,此外,活动规定,每个人不论栽植多少,但一定要确保成活,且从栽植到管护,一律负责到底,为此,活动对每株桂花树都进行编号,人树编号均一一对应。

此次植树活动,线路长,分布广,百多号人,再加上许多村民自发投入进来,有些更是把自家买来的树苗一并栽上,很快,因疫病蜗居于家的人们纷纷出来,沿线公路成了树的景致,人的风景。

“这里栽树好,不要多久,树下面就可以遮荫了,我们也来出把力啊。”有位大叔热情地招呼。

“对啊,桂花树,明年就可以开桂花了,到时候一条街都香,嗯,想想都香了。哈哈哈。”一位背着不知是否是其孙子的妇女笑得花枝摇颤。

“政府实在太好了,这干的是一件大实事大好事啊。”一位老者感叹道。

旁观有人要“请缨参战”,但昨晚下过一场春雨,泥泞多,路面滑,少庚和小凯都谢绝了。

“就让年轻人干一干吧。我们只管乘凉就是了,呵呵。”

……

 

少庚已挖好坑,他双手托起修剪部分枝叶的桂花树,小心翼翼地放进土坑,调好树兜,定好树势方位,他这才扶起树身,谨慎地像托着某件远古的易碎的宝贝,同事小凯见状这才开始扒拉碎土。

“又是你?”

少庚察觉身后有异,他扭头一看,那个廖*小朋友,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小锄头,正在他屁股后一蹶蹶卖力地刨土,兴致勃勃地朝树坑里扒拉呢。

少庚抬手抹抹额头的汗水,不禁苦笑了。

恍然间,两人明白了,他们栽下的不仅仅是一两棵桂花树,更是希望,是春天,这些桂花,香馨的,是一个人,是一群人。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