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羊毛的头像

羊毛

网站用户

小说
202007/08
分享

打铁的人

老范生在铁匠世家,十几岁就接过父亲的班,他开铁匠铺在当地曾小有名气。几十年过去,老范的铁匠铺早已歇业,他的名字也早就被人忘却,但人们还是习惯叫他“范大锤”。

本来,老范也有机会“跳农门”。那时老范打铁的手艺已炉火纯青,镇上工办室宫主任想介绍侄儿跟他学手艺。老范瞅瞅那小宫的身板,让他试着抡锤。小宫刚把大锤举起来,就被老范叫停在半空:“另登高枝吧,咱收不了你这个徒弟。”一旁给老范当下手的亲戚小声说:“不收下不妥,总不能驳了干部的面子!”老范犟脾气上来,大声怼道:“打铁必须什么来着?就他这点力气,怎么在炉膛前站稳!”后来,镇上开办铁艺厂,工办室负责选人,老范就没被选上。

年纪大了,老范关了铁匠铺,回范庄种地养老。大家的都知道老范好酒,一天,表弟带着两瓶好酒登门拜访,求老范给儿子带个话,老范的儿子在城里当民政局长。“表哥,咱想要一架轮椅,你让表侄帮咱说句话。”老范问:“你不瘸不拐,要什么轮椅?”“现在不瘸不拐,难免将来用得着。”“现在配发这轮椅,好像不归他们管了。”“就是不直管,转个弯子总行。大侄正在位上,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要说你自己说去,咱不说。”表弟狠狠瞪了眼老范,气呼呼地离去。

此后,隔三差五总会有乡邻登门,请老范给儿子捎话。上门的人通常会带上几瓶酒。老范拒之不掉,会给送酒的人回赠价值相当的物品。当然,老范背后也绝不会给儿子捎话。

又一天,表弟再次登门,他手中还是提着两瓶好酒。老范板着脸问:“事情办成了?”表弟笑道:“也就你喜欢打‘拦头坝’”,大侄给咱办得很好哩。”老范的脸色沉下来,抡起扫帚开始扫院子,弄得表弟很狼狈。表弟刚走,老范就给儿子打电话。得知轮椅是儿子自己掏钱买的,老范这才舒了口气。但此后,老范就把酒彻底戒了。

因为戒酒,老范生了场病。老伴心疼老范,端着酒杯送到他嘴边说:“黄土埋到你半截桩子,戒酒在外边戒给别人看就行了,在家里何苦较真?”老范将酒杯推开:“这戒酒也能玩假?打铁必须什么来着,记不住这句老话,咱几十年的铁匠可就白当了!”

老范戒酒后,心里空荡荡的,还是感觉不踏实。突然有一天,他开始收拾家里两间闲置的偏房。模拟当初打铁时的场景,老范重新拾掇出一个“铁匠铺”。

“儿子,你可是世家出身。咱新弄的这铺子,虽然不开张,但你周末没事,一定要带着媳妇孩子常回来看看!”老范拿起手机,在电话里对儿子反复叮咛。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