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刘桂红的头像

刘桂红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14
分享

《启蒙六十三》说紫连载

285017.jpg

   今天中餐吃了扁豆,扁豆这个词好久都未曾提及,记忆里吃扁豆好像是多年前的事了。故今日与扁豆重逢,心里不觉欢喜起来,尤其是想到扁豆藤上开的紫色花,脑海里立刻闪现一簇不娇嫩,不轻薄,不张望的扁豆花来。扁豆花姿态平和,站立有序,记得它的花姿常常是几朵比木耳小的花蕊,最底层常是浅紫带白带红的色彩,然后其顶端是紫红色浓厚的尚未散开的扁豆花苞,等待着夏季风和阳光把它们逐渐的唤醒与安抚。

紫色,那时在乡村并不罕见,荷塘里的荷花其实以红色为主,有时也兼以白荷,但紫色的荷似乎很少见。但那时在故乡就把荷花与紫色相提并论起来,当人们说到那件衣服是紫色时,常说成那件荷花色的衣服,荷花色当然就是指紫色了;长大后有时琢磨这句把紫色说成荷花色的话语,心里不免亮堂起来,仿佛就觉得心里一直有一亩荷塘,开着盛艳的荷花,然后散发着香味朝着我而来,当然随之而来也有浸渍在池塘水里的翠绿荷杆子,其间不但应了周敦颐《爱莲说》那句描写荷杆子的语句: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而后随着年岁的增长,也常把荷花色的紫色诠释成生命里的亮丽之光,也依稀记得当年被褥被单上的紫色图案,一大朵一大朵的紫色花朵图案,印染在被子上,掏着从自家棉花地里蓝天白云下成长的棉絮,然后夜晚时分盖着着荷花被子,或者垫着荷花被单上的荷花花纹,心里整个一个紫色的夏天。后来读到那句“生如夏花”,听到那首《生如夏花》的歌曲,心里不免有些为之低沉,生如夏花灿烂,却又短暂相离,但它生命璀璨的轨迹如星辰,带着光彩的亮度,从一座绚丽温婉的城堡里滋生出世人诸多的情怀来。

其实那时园子里不乏紫色的,记得空心菜的花朵开出来是紫色的,犹如喇叭花一般的形状,圆圆的身姿完美的结着一个周而复始的梦,其颜色有白色,更有紫色与白色相融的花朵,一朵一朵的低沉,若那句为了情愫“低入尘埃”的姿态,娇小可人的释放着它洁白纯真的空芯,绝不沾染半点风雅,也类似于茅盾先生《白杨礼赞》里那句赞美白杨树“绝不旁逸斜出”;园子里紫色的花蕊还有茄子花。每每谈及茄子,世人习惯性的悟道有关“霜打的茄子”这句话,其实不然啦,茄子是很有灵性的东西,茄子的生长也是从绿色叶子有根系起步,然后长成稍微高于泥巴的茄子树,往往三四片绿色宽大的叶子放肆的敞亮其身躯,然后开出紫色的花来,结成紫色的茄子后,就那么凝聚成了一团紫色浓墨般的风韵来。茄子的紫色是上了层次的,它的表层的紫清一色的纯正,在夏季的园子里犹如一户户柴扉深扣的锁,锁住了夏天的风雨和朝暮,而坚贞的护其内层茄子囊肉的柔嫩。

园子里,紫色的植物花,记忆里还有指甲花,指甲花五颜六色开得很艳,但终或因为指甲花的身姿犹如一根根稍微茁壮的青草,于是乎它开出的五彩缤纷的花很少惹人关注的,再加上其常种植在园子里的角落或废地,不占道;抑或因为指甲花没有正儿八经的土壤生长,于是乎它的花朵可谓应了那句“靠天吃饭”的口头语,意思是听之任之的生存,于是我的脑海里也记下了它紫色花蕊的温度,角度和宜人。

其实紫色也有着它不受欢迎的一面,那就是习俗中有着大年初一不吃茄子,据说吃茄子担心有紫色的不祥,也就是口头禅那句“变成了茄花色”,茄花色指的就是紫色,某一件事变成了茄花色意即这件事失意了;人们初一不欢喜茄子上桌,也许是紫色的不可人,呵呵后来当我读到那句“青一块,紫一块”的词时,而我更多的是想到《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里那句“黑的,红的,紫的都绽将出来”。其实紫色的盛典在于那句“紫气东来”,意喻着吉祥高照的美好!呵呵当然紫色还有一个很大的能耐,那就是源自于那句:万紫千红总是春!不但是春天,还红得发紫,还有一个紫气东来的未来!!!

湖南益阳 刘桂红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