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淑慧的头像

李淑慧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17
分享

回家

IMG_20200508_185614.JPG

离开家乡已多年,但家是心中永恒的牵念。在外边纷扰的大千世界里,家是游子的牵念,家是避风的港湾,家是温馨的源泉,家是游子扯不断的琴弦。

在母亲欣喜的目光中,步入故土,春阳照耀下的小镇依然那么安静。巍巍关山生机盎然,花草树木依旧光鲜亮绿,心中的郁闷,工作中的烦恼,生活的五味瓶,人生的酸甜苦辣此刻统统退至幕后。一股股暖流直入心扉,拉母亲坐在一家餐馆品味家乡的小菜,吃一碗久别的牛肉拉面,服务员一律对襟外套,齐肩小辫,满脸真诚,那种甜甜的笑时刻挂在脸上,两腮红红的脸蛋只有家乡女人才有的特征让我的心激动不已。听着久别的乡音,那种亲近感自心的最底层漾起,将旅途的劳顿,瞬间消失殆尽。

走入小村庄还有一段山路,在和母亲一小时的等待中,开往小村的车子才停靠在站牌下,又等了半小时的时间,车子终于缓缓驶向小村的方向,沿着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前行。我闭上双眼,吮吸着山间没有任何杂质的空气,任清风拂过脸庞,吹过心田。

好不容易车子颠簸着进入了小村子。村里的大婶大娘们叫着我的乳名,拉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松开,我被簇拥着走进家门,在父亲不多的话语里我感到父亲的激动。坐在久违的炕上,把因坐火车肿涨的双脚放进被窝,一股暖暖的热流立刻溢满全身,将我疲惫的身躯包围,久别的热炕敞开温暖的胸怀,接纳了我的所有,就这样无牵无挂的轻轻地睡去。

家乡的夜晚没有现代灯光的装饰,原始而宁静,我选择了有月的春夜独步村旁的小路,触摸曾经的足迹,小路不知承受过多少人畜踩踏,已变得坑坑洼洼。天边高高的明月也不知曾寄托过多少浪漫与遐想。守望月圆月缺的夜晚,不知还会有多少的无奈与叹息。

此时已信步来到村子未竣工的教学楼旁,我放眼望去,故乡已不再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已经落实于乡村小镇,在不久的将来家乡毕竟会变得美丽富有,家乡的父老乡亲一定会过上好日子。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