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淑慧的头像

李淑慧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4
分享

关山深处麻庵人(二)连载

           二

1591023700505.jpeg

层层叠嶂的关山,茫茫苍翠的林海,孕育着生机,孕育着希望。弯弯的林间山道上,低矮的茅草房曾经有背负的艰辛,暖烘烘的热炕头烘托出浓重的乡音,煮沸的罐罐茶,冒着热气的烤玉米,酸酸的浆水面,荡漾出苦涩中的温馨,辛勤劳作的麻庵人,将无言的泪水挥洒在脚下的土地上。

       (1)

天微微亮,关山上空烟雾缭绕,火盆旁边已经有一杯煮沸清香可口的罐罐茶,锅灶旁边晃动着忙碌的身影。不一会儿,一阵悠长的赶牛声,关山人便出没在山坡洼地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一张张清瘦多皱的脸上,滚下一滴滴汗珠滴落在赤脚上,跃入泥土孕育千年的种子。他们同地里的老黄牛一样,困了,坐在锄把上打个盹,抽一锅辛辣的旱烟解解乏,饿了拿出烙饼啃两口,布满血丝的眼睛在期待又一个丰收年。

(2)

赶上个收麦的季节,于是镰刀下,背架上,便会看到那些开始忙碌的身影,无论是大人,小孩都会派上用场,崎岖不平的山道,沉重的肩,颤颤悠悠的身影,还有酸涩的泪水,拉着碌碡在麦场里转动的毛驴和关山人一起忙碌着,挣扎着,转动着无穷无尽的希望。

也许是历史积淀下的贫穷偏僻,麻庵人尽管肩上手上都结了茧,而瘠土馈赠给的仍然是种了一鞋,打了半袜子的收成。为了生存、为了一切说不清的原因,就这样在日均6小时的西北大山沟里生活了一天又一天,住了一辈又一辈,过了一年又一年……

(3)

为了孩子能走出大山,大人紧勒裤腰带,希望孩子将来有出息。不能再像自己一样“目不识丁。”面对高昂的学费,父母只好一次次擦掉眼角的泪水,长长的叹一口气,然后低下头狠劲的干活。有的人们有思想观念的束缚,命运只能将牛缰绳交给懵懂的少年,步向父辈踩过的山地,接过父辈手中的犁铧。甩出长长的牧鞭,山谷里常常响起稚嫩吆喝牛的声音。还有那一个个扎着小辫的姑娘,系着围裙,踩在小板凳上,转悠在锅灶边。他们的父母每天早出晚归,看着孩子们瘦小的背影,心里酸酸的,但也无可奈何,只能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

mmexport1590919923857.jpg

(4)

就这样,麻庵的人用一种传统的方式活着,以树一般的执着,山一般的坚毅,在那块深山大沟的麻庵峡里劳作着。泪眼中无数次的无奈,是坚定不移的信念,坚持不懈的意志。他们用坚忍不拔的执著支撑起明天的希望,他们用瘦弱的肩膀扛起四季的太阳。虽然清瘦了身影,憔悴了容颜,却把生活的艰辛收容在黑沉沉的木水桶里,把人生的追求寄存在崭新的犁铧里,把闪光的信念暗藏在轮回厚实的岁月中。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