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淑慧的头像

李淑慧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6/05
分享

麻庵男人

 

站立成山田洼地上顶天立地的麦摞,成为关山女人心中永不倒塌的墙。

――――题记

mmexport1590919913450.jpg

从那“哇哇哇”悲壮有力的哭声里面就知道他是个带“把子”的,这一声响亮的哭泣抚慰了奶奶那颗悬着的心,明亮了父亲期盼的眼,但更壮了母亲纤细的腰杆。从此他的身板就是用泥土铸成的,从他蹒跚的小步子里,稚嫩的肩背上,都在要求他将来必须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家里的重任就得挑得起,全家人的衣食住行就得全靠他。因为他将来就是一个男人,是家中的半边天,是家里的顶梁柱。将来就连娶媳妇这样的大事也是媒妁之言,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拒绝家里人的安排,这就是所谓的幸福生活。在无奈的生活下,他只好将心爱姑娘的鞋垫压在枕头底下,一次又一次的翻看,触摸。把所有的情爱深深的藏在心里,让一天天过去的时间抚平伤口,那个心爱的姑娘只能被慢慢淡忘。

在一天天农耕的日子里,麻庵男人从夕阳里走来,从晚霞中走过,把所有的爱恨情仇给脚下的那片黄土地,他们如一座大山,耸立在那片黄土地上,山风只能吹出一个黑黝黝脸庞的你,风霜雨雪只能练出一个铁血真汉子的你。你瞧,烈烈日头只能晒黑他们的腮帮,皑皑白雪只能盖住他们的迷茫。为了生活,为了一家老小的生活。麻庵男人从此肩膀背,脊梁扛,脚下的黄土地上有了铁锹的亲吻,碌碡的转动,毛驴的呐喊。他们奔走在那片土地上,累了小憩的时候,抽一锅子老旱烟,在锄把或者镰把上打个盹,或者坐在犁把上,花儿乱弹地喉上一嗓子,把痴痴地爱,深深的情,淡淡的愁都唱给小麦听,唱给洋芋听,唱给大豆听。也唱给麻庵山里的花草树木听……

所有的磨难和艰辛都会锻炼出一个坚强不屈永远向上的男人,也会磨练出一个铁血铮铮的汉子。

有的时候,和村子里面的女人一起干活,也谝闲传,瞎掰扯,说着过去,偷偷在想想那个姑娘。但是嘴硬“沟子松,”还是会担心自家的女人用鞋底子溜,只能胡说八道一气子,过过嘴瘾而已。

这就是关山深处麻庵峡里的男人,他们拥有最善良纯朴的心,拥有一生里最为沉甸甸的人生。

就这样他们在自己的天地里有滋有味,有情有爱的活着,他们在自己的天地里用他的憨厚,忍受疲劳过度的身体痛苦,忍受犁铧折断的无奈,忍受镢头挖在石头溅出的火星。但无论如何麻庵男人将用毕生的生命之火点燃这方生活,因为炊烟袅袅的屋里有妻子和儿女盈盈的笑脸在盼望着,等待着。

就这样麻庵男人站立在关山深处。站立成作家笔下一句精美的诗句,站立成一部动人的小说,站立成一篇无与伦比的清丽散文,更站立成心中永不倒塌的美丽图腾。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