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散文
201811/11
分享

雪花赞(散文)


/李孝贤

5ac30bac70d3e8fa7b12f5f471c9dac3.gif

大自然的神笔涂染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春夏秋季翻过深秋最后的一页终于戛然而止冷风掀起冬的扉页将春夏青春靓丽的绚烂秋季成熟老辣的炫耀鸟儿为之喳喳的欢歌悄悄收藏霎时空气似乎一下子凝结了思维晨起开窗冷气灌入屋内放眼远望远处那些横卧的群山裸露着棱角分明而硕大的躯体将头尾伸缩在腹中没有一点儿曾经活跃而摇曳的生命气息山村水沟边的红柳榆树亦被寒风撕扯的只剩下光秃秃的干枝似一个沾满泥巴低矮的围墙孤独情悲那些穿红戴绿撑着阳伞飘动过的城里人顿然匿迹遥望横亘在南边隐隐绰绰的祁连山脉阴沉的云翳似拉开的一张丝纱轻浮在半山之上起伏飘动山腰下若隐若现的松林泛着青色光晕萧萧索索阴煞射人在我的眼中浮现的是那些干瘪的松塔儿时而掉落于地然后盛满于背篼在农家的灶火或是火炕内熊熊燃烧瞪着火红的眼睛流干的血液变成一缕缕白色的烟雾穿过烟囱飘向空际陡然间拉开了冬的序幕……

初冬的第一场雪已经来了万物的生命兴衰却是上天写在大地厚厚的一本告知书立冬前的一场降雪已翻开其中的一页足以告诉你我这个寒冷的冬天将素裹圣洁已经来临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纯净清晰雪花在空中摇摆着轻盈地舞姿每一片雪花宛如参加舞会的少女在空中这个硕大的舞场里急速跃动旋转相互碰撞直至精疲力尽款款落地悄无声息我忽然明白雪花亦有生命只是它生命的诞生和成长的经历在遥不可及的天宇间我所看到的是它们从成熟的激情四射到生命结束的这一刻或许它们内心过度的炽热在生与死的跨度里不需要用时间的长短去衡量自己的生命而是在生命结束前如何游离于寒风中的炫耀它们不需要阳光给予一丝温暖更不需要雷鸣电闪的声嘶力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竟然给失去生命的大地披上了一层洁白而圣洁的衣衫这是雪花生命中最为孝道和闪光之所在而大千世界芸芸众生高级动物的生命演绎历程恰恰与其相反在生命最为灿烂时尔虞我诈自以为是勾心斗角者比比皆是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留下的却是被人唾骂或是愤慨的印迹给予活着人们的灰色记忆……

忽而几片雪花被风吹来贴入我脸面的顷刻间已化成几滴冰凉的水珠冥冥之中似乎听到了雪花的呼唤挪脚出门漫步在被雪覆盖的大地深吸一口气倾听四野那些往日嘈杂多变的声已不再是沸腾就如开了的一壶水变得寂静却有温度乡村的山野里土地沉睡已看不清山与地的界线沟棱之间的隔阂被一场白雪连接成一片融洽洁白的地毯飞落的小鸟跳跃在上面留下浅浅的脚丫印记农户家的炊烟浓的淡的相互交织在一起呢喃着各自的悄悄话村里的文化活动室内炉火红通几个老汉坐在桌前手里攥着扑克牌甩出张张笑颜凌乱的扑克堆积成声声笑语满屋子溢满了新时期农民甜甜的幸福养殖棚里的猪羊吃饱了肚子哼哼咩咩唱着只有自己懂得的曲儿蔬菜大棚里春意盎然”,勃勃生机那些生长在暖棚里红的绿的蔬菜得意地昂首挺胸缀在枝叶间欲借一缕轻风来回飘荡殊不知这只是它们的一种幻想……

  山村的道路已看不见往日的坑坑洼洼所有的不平均被积雪淹没看着天空依旧飘落的雪花我为它们庆幸是因有幸落在山村旷野的雪花人们不会刻意地去打扰它们的安祥洁白的雪花将在冬的沉睡中再一次得到升华溶于肥沃的土地里给予土地又一次鲜活的生命 


我也说几句1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
最新评论

一篇很好的作品

农二哥   2018-11-12 1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