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小说
201812/26
分享

【古浪民间故事】“猴子屲”的传说(连载之五)连载

作者/李孝贤

0.jpg

  深秋的甜水沟村景色宜人,村庄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也摇曳着成熟的躯体,舒展着丰满的身姿,野花、野果,灌木簇拥在一颗颗松柏间,唯一没有生命的便是那些枯竭了的松柏树,体内的水分早已蒸发殆尽,树身上到处是伸展的干枝丫杈,落满了白色、黑色的各种鸟粪,每年的这个季节,村里人将沟滩地里的庄稼收获完后,一般择吉日初一或十五,三五成群的吆喝在一起要去开山,实则就是上山砍柴禾,将那些枯枝砍下背回家中,准备过冬,妇女们则赶制褐子布料,或缝制新衣裤、或缝补被子。春花自虎子及其亲友几个出去后半个月仍无音讯,这几家的父母或妻子先是着急后是忧恨,庄里人也是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还好村里人看她这般情景,都自觉帮她收拾完了庄稼,同时她也听到了人们的各种议论,俗话说“唾沫也能淹死人”呢,因此春花窝在家里也不好意思甚至不敢出门,整个人憔悴寡言像变了个人似的,孤独、寂寞、悲伤涌在心口却无法言表,感觉自家屋里的空气都在凝结,心慌意乱,有时她甚至想到了死,但自己的丈夫和那些后生们杳无音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死了也不能瞑目啊……

“走哎……砍巴骨①走哎……”

初一早晨不知谁喊了几声,春花听到喊声下意识地向屋内看看,再出去把自家整个院子的旮旮旯旯扫视了一圈,是啊,往年虎子在家时,早已将那把砍斧磨得已是锃光利刃,这时她便将腰食备好递给虎子,虎子取出砍斧自会说一声:“春花,走了……”“哎,出去小心点啊……”,可是眼前……,春花赶紧到院中的那间草棚里找出砍斧,只见砍斧上锈迹斑斑,看着那些暗红色的锈迹,在春花的眼里却是砍斧流下的血泪,她立马舀来一勺水,蹲在院子的那个青石边,学着虎子的姿势“哧哧哧哧……”狠命地磨起了砍斧,春花磨着砍斧可泪水却也抑制不住地往下流,跌落在磨石上融在灰色浑浊的石液中,那些浊液一会儿又顺着磨石沿慢慢地流入地下……

村子里陆陆续续集聚了好多青壮年,准备上砍斧、绳索上山了,庄户人家的男女出了自家的门,除了谝闲传说一些浑段子外还要吼几首民歌,而那首流传已久的“穷人歌”,每次都少不了:

家养的一对牛,长的个门楼角,套上了么犁地去。又把那角窝折。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盖了三间房,麻杆子担的个梁,麻雀来踩蛋,又把那梁踏折。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住的个三间房 苍蝇蚊子多, 吹灯没防住,又把那炕烧着。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头戴破草帽,麻雀垒了个窝,紧赶打麻雀,抱了七八窝。世上的穷人多, 哪一个就像我。

穿了件烂皮袄,虮子比虱子多, 揣了一个馍,半个子它吃掉。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穿一件烂棉袄,虮子虱子多,搭在了猪圈上,又叫猪扯破。

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种了一亩地,打了几升粮,装在葫芦里,又叫老鼠嗑,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腌了一缸菜,石头比瓦片多,捞着吃菜去,石头把牙拐破,世上的穷人多,哪一个就像我……

“咔嚓咔嚓……噼里啪啦”,山野间这阵阵地砍柴声惊得山鸟乱飞,几只野狐在人们的眼前一晃而过,没如山林……

晌午,一队马车载着山松到了甜水沟村,赶着头车的一位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他姓李名祎,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双臂如椽,那一双手伸开如蒲扇,攥住如铁锤,一看就是一个力大如牛的人,他是这帮伐木工的领头,但也是穷苦人出身,和长工们相处融洽,谁都叫他李大哥,他将车停下大声说道:

“兄弟们,虎子就在这村,我们看看他走……”

这一帮人正是“抠心眼”的伐木工,他们找到虎子家,门前那只黑狗“旺旺旺”昂着头使劲狂吠,春花听到这狗叫赶紧出门,呵了一声狗,那狗摇摇尾巴紧贴着春花的身旁窝下。春花一看是一帮子男人,“你们……”未等春花问完话,李祎急不可耐地问春花:

“弟妹,我们是和虎子一块儿伐木的,虎子呢?”

“进屋说……”

春花此时已没有伤感的泪水,因为她在磨砍斧的时候不知有一股什么力量和勇气窜入她的全身,抱着必死的决心,决定自己去“猴子屲”找虎子他们,那怕是死在那里,他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李祎等人,听了春花的叙说,他们才知道是咋回事了。

“弟妹,别急,我们这次去大靖送木头时,给你打问打问,说不上有人知道他们的消息呢……”

李祎他们走后,春花发现了放在炕头的几十枚铜钱……

0(1).jpg

大靖庙宇如林,楼阙巍峨,伞盖尖顶,飞檐斗拱,雕梁画栋,起脊翘角,琉璃黄瓦,檐牙高啄,铃风荡铜,民舍稠密,商旅行栈,店铺林立,寺庙宫观,鳞次栉比鳞次栉比。南门的“财神阁”正南拱门上镶嵌着四个鎏金篆书大字:恩施泽沛,是因大靖处于丝绸之路之重镇,商贸活动活跃,为一求神灵保佑,财源广进,故而在1718年修建了这座“财神阁”,财神阁高为21米,阁楼为三层,为河西“第一阁”。当时修建时需要十六根通柱,本地无法找到这样的通柱,便贴出悬赏告示:鼓楼兴建乃造福一方,为之百姓赐福,然十六通柱难寻矣!觅能人供之,赏银十两,若为泽宇,可在靖之地任择住宅。“抠心眼”的父亲听到这个告示后,暗自高兴,真是天助我也!其实他早就想为扩大其木材生意,欲在大靖开办木材市场,便立马派伐木工在山中寻觅了十六根松木通柱,分文不要,便在大靖修建了一处木材销售市场,于是派自己的两个儿子寇兴天、寇兴壤在大靖专门经销木材,说来这寇家兄弟们虽然品行不正,但自从捐了十六根通柱后,其生意兴隆,财源滚滚,愈加相信这“财神阁”给他们带来的财运,每逢初一或十五兄弟俩便买些贡品去财神阁上香敬拜财神爷,这天正是初一,兄弟俩上了财神阁三楼,看见马夫人正跪在蒲团之上,口中念念有词,旁边站着一位丫头,寇家兄弟俩都想着,这马家夫人从来就没见过敬财神的,今儿个这是咋了?

马夫人叩头完毕这丫头赶忙扶起夫人。

“夫人,在下有礼了。”

寇老二说着话便给马夫人做了个揖。马家这位夫人的公公在省城当官,据说官职还不小,具体什么官寇家兄弟俩并不清楚,但大靖人都知道他的这个儿媳妇马夫人,为人慈善,贤淑有礼,无人不晓,看着这兄弟俩,马夫人问道:

“你们是?”

“哦,夫人,我们兄弟俩是做木材生意的。”

“嗯,听说过。”

“夫人,您脸色不太好,是否生病了?”

“唉!半月前清兵抓了几个小伙子去当兵,在我家住了一晚后,就感觉身体一直不太舒服,这丫头说财神爷灵得很,让我来拜拜……”

“哪里的小伙子啊?”

“听他们说是山里的。”夫人刚说完,这快嘴丫头接着说道:

“对,听他们说,里面有个叫虎子的,就是山里伐木的,还说虎子的娃娃被猴子抓走了……”

“什么?虎子,伐木的?……”

寇家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道,脸神惊愕,互相对视着,心里都在想着,虎子难道……(待续)

 0(2).jpg

注释:①方言,指干枯的松柏树枝。

(传说就是传说,勿究史)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