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小说
201901/07
分享

【古浪民间故事】“猴子屲”的传说(连载之六)连载

作者/李孝贤

0.jpg

李祎带着马车队下午到了大靖城,绕过南门直去西关寇家木材市场,一阵阵吆喝牲口和马蹄的哒哒声惊的西关巷道里的几条狗乱窜,那几只狗对着马车本能地喊叫了几声,便不见了踪影。车队不一会进了木材市场大院,寇家兄弟二人正蹲在房间里闲谝,听到声后立马出门,见自家的运送木材的马车队已到了大院,车户门放下马车支架,将马卸出赶进了马圈,寇老大赶紧使唤来一位看木材的长工,让他喊人卸木材,其他人都进了平常休息的房间里,等待吃完饭。

李祎走出马圈拍了拍身上的土,细看了一下大院,木材卖得精光,这状况从来没有过啊!他和寇家俩兄弟打了一个招呼后问道:“东家,最近木材咋卖的这么快啊?”

寇老大说:“也不知咋啦,最近从凉州那里来买木材的太多,还说有多少拉多少,你回去后给老爷子要紧说一声,赶紧想办法再多置办几辆车,尽管伐运。”

“老李你来一下。”

寇老大喊着李祎进了他们的房间,寇老二从一个木制的小盒子里抓出一撮烟渣子放入了李祎的手心。

“来,老李卷一只,这是三台①的渣子,好抽着呢。”

寇老大看着李祎转弯抹角地问:“虎子咋不见来?”

李祎卷好旱烟点着后猛吸了几口,接着吹出一股浓浓的烟雾,“哎,这虎子一家命够惨得……”。李祎一口气将虎子的遭遇尽数完,寇老二听完接着说道:“那虎子被抓去当兵的事儿看来是真的。”李祎将烟头捻灭,瞪着一双惊恐地大眼看着寇家兄弟俩。寇老大将他们从马夫人处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道给了李祎……

李祎听完长长舒了口气,“虎子这帮人算是有了下落了,可咋给他媳妇说……”。

“你就如实说吧,说不上他们哪天能跑回来呢。”

0(1).jpg

凉州满城的修建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虎子一帮人进了皇窑后,他们这帮人专门负责往满城拉运包墙用的青砖,每辆车上都有一个专门看他们的清兵,他们也知道哪一个若跑必死无疑,所以打消了跑的念头,每天从砖窑出发到满城来回四五趟,这日下午,虎子等人卸完青砖准备砖窑,正碰见往满城里拉木材的车队,一位年约四十左右的凉州人,看见他们大声喊了一声:

“哎!等一等,打问一下,你们那儿有个叫虎子的人没,他媳妇找他呢。”

虎子一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身又问了一下,说“我就是虎子。”说着这句话都激动地有些结巴。

“你媳妇叫啥名字?”

“春花”,“对对,那就没问题,快去城南客栈里找去吧……”

虎子哪能顾得着谢谢这位好心人,向前跑了几步才反应过来,转身赶忙向看管他们的清兵求情下话,能否让他去客栈里领自己的媳妇,士兵们从来没遇到过这类事,也不知咋办,说必须得请示他们的头领,虎子没法只能折回砖厂,他们说的这个“头领”是火器营安排在皇窑里专门负责管理皇窑内的士兵和民工的,此人名叫佟钊,头大眼小,右颌骨出长有一颗黑痣,那颗黑痣上长着几根常常的黑毛,他总喜欢用右手母食指捻着黑毛,那两只眼珠子长在他的脸上,就像是镶嵌的两颗黑色的珠子,看啥都转得比别人快,心狠手辣、五毒俱全,看见稍有姿色的女人,那眼光盯在身上,一双鼠眼从上到下来回扫视,那种欲望的神情别人看见都觉得羞耻之极,在旗营里就流传着许多风流韵事,正因如此他被派往皇窑。皇窑里没有女人,他这种本性自然无法表露,当看到虎子在他处求情下话时,他在脑子里急速盘算着,虽有规定,但在皇窑里他说了算,不就将来把他(她)们“咔擦”了事吗,他对虎子说:

“好吧,去套车把你的媳妇接来……”

虎子听到后高兴地不知怎么谢他好,连连躬身致谢,佟钊随即派一名士兵和虎子吆着马车去城南客栈,虎子那帮兄弟们听到后高兴得赶忙去给虎子收拾空余的房间。佟钊看着远去的虎子,仍旧捻着下颌骨那几根黑毛,色眯眯的表情立马堆在整个脸上,想入非非……

虎子和这位士兵很快找到了客栈,一进客栈大门他就大声地叫着:“春花,春花……”。春花住在客栈已经三天了,还是得不到虎子的任何消息,那位帮她的好心人说有啥消息会给她传来,愁眉苦脸,面容憔悴,整个人似乎消瘦了许多,此时突然听到虎子的喊叫声,“蹭”地一下从床上站起,又竖着耳朵细听,果然是虎子在喊她,她开门而出一下子扑在虎子怀里,垂着虎子肩膀兴奋、激动地泪水潸然而落,虎子用一只手抹着春花的眼泪,看着久别的媳妇两眼的泪水也从眼眶流下……

“快走……”站在一边的清兵催促着让他们快上车,春花转回到房间里拿了包袱,急匆匆上了马车。虎子跳上马车左边的沿条上,拿起稍鞭“叭叭”打了两个响鞭,那马快速地跑了起来,那位坐在沿条上的清兵屁股惦着一上一下,“你慢一点不行吗,急啥,天还没亮呢……”(待续)

0(2).jpg

(故事就是故事,切勿究史)


本文连载章节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