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3/24
分享

窗外(散文)

下载.jpg

我所处的单位是在一幢建于八十年代的六层平顶楼,虽已破旧但处的位置却在县城主干街道旁边,办公楼内有几家单位,而我单位在三楼恰好处于中间,整幢楼的一层是林林总总的铺面,对面一溜儿的楼房虽说与这幢楼平起平坐,但它们都是“有权有钱”的单位,楼房的装饰显得阔绰,楼内不用说肯定比我们单位豪华多了,从里面走出的人大都“气宇轩昂”。特别是冬天虽然供暖,但楼内几乎感觉不到暖气的存在,上班时还要全副武装做好抵御寒冷的准备,更不像其它单位或许还能开创透气,我们必须将窗户关得严实,一旦有缝隙那些冷风如贼似的立马窜入,非让人打个寒颤,但最惬意的还是春夏两季,可以随便打开窗户,或透气或看看窗外的景致……

春天又到了,办公室的那台打印机仍旧“吱吱吱”的欢唱着,嘴里吐出一张张A4纸,年头的工作计划落实情况、自查自纠的报告、整改措施等等,都在这些纸张上写得清清楚楚,长时盯着电脑屏上这些五花八门的材料,让人眼困心疲,劳逸结合吗,此时我总会站起身伸伸腰走到窗户前拉开半扇,一丝凉风随即灌入,真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面“中国移动通信”“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单位的门前,工作人员坐在临时摆放的桌子前,手里拿着五颜六色的宣传资料,嘴里吆喝着:“大家快来看啊,中国电信向用户推出特大优惠,打电话每分钟1毛钱,一年内流量免费……”,那两家也是毫不示弱,争先恐后地向行人宣传着各自的“优惠政策”,有几个路过的行人,拿着资料看了看随手扔在地下扬长而去……

主干道的车辆来来往往的窜动,单位门前有一条人行“斑马线”,三四名交警站在那儿指挥着车辆,那些骑着电动代步车的老者,我想交通规则在他们的脑海中几乎没有,不管红绿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任我行”,过往的其它车辆还要时时注意避让他们,一旦不慎或碰擦、或撞上你还是准备着掏腰包吧,行人的素质也参差不齐,你看有三个行人,明明是对面的红灯亮了,但他们不管这些还是慢悠悠地行走在“斑马线”上,连走带谝嘴里吐着烟圈唯我独尊,“吱……”一辆小车一个急刹,开车的那位年轻人看来火气挺大,下车后和行人争吵起来,“车让人的规则你不懂吗?……”三个行人理直气壮地质问年轻人,此时后面的车辆已排成一溜,交警立马过来指手画脚一阵儿,人也走了,车辆也开始慢慢蠕动,我不知道谁对谁错?……

远处的“阳洼山”似一条巨龙延伸南北,比起祁连山它就是一片鳞甲而已,山顶上早年修建的几个阁楼遥呼对应巍然耸立,蓝天下愈加清晰可见,犹如戴着斗笠的老人头顶蓝天静坐此处,观苍松日新月异,我知道山顶上有一处硕大的集水池,此时只看见池半边的轮廓,“集水池”的作用就是将雨水聚集此处,用于浇灌山上栽植的各种树木花草,但我知道此时此节里面仅有一层冰雪融化的水在池地奄奄一息,极力地维护着“聚水池”的名誉,盼着一场春雨的来临,因为没有水那就是一座“枯池”,山坡上一些生命里极强的猫儿刺已布满点点星星黄色的芽苞,即使没有雨水不久也会吐蕊绽放……。山下利用地形地物修建的“综合休闲广场”错落有致,生态理念极强,已初展规模,栽植的伞状形松柏绿意盎然,宛如少女亭亭玉立,半山腰间几个爬山的老人举着手机在那儿拍照,完了不停地指这指那,从我的心脉中我已听到他们是在说这个县城过去的沧桑和如今的巨变……。此时我突然想起清代作家丁盛的《吟古浪》:

开元从汉始,辟土自初唐。

驿路通三辅,峡门控五凉。

谷风吹日冷,山雨逐云忙。

欲问千秋事,山高水更长。

此时放在办公桌上的传真机“吱吱吱”响了起来,我赶忙关严窗户过去接出传真文件,一看是县政府办关于近期全县各单位干部职工参加治沙的通知,是啊!又一个春天来了,如今古浪沙漠边缘已不是古人“大漠孤烟直”苍凉萋萋的哀叹,而是山区数万移民鳞次栉比的新居!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