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4/11
分享

望云

0.jpg

小时候我就喜欢看天空的云朵,特别是天高云淡炎热的夏季,跟着牧羊人漫山遍野地玩耍,时而仰面朝天躺在长满小草的山坡上,盯着天空中那些各式各样形状不同的云细细端详,天空的云很高很高,那些雪白的云朵,有时看她似乎掉在了山顶上,思忖着爬上山就能摸着她,幼稚的想法促使着一骨碌翻起身,喘着粗气爬上山顶,看那朵云还在蔚蓝的天空中悠悠飘荡,漫过太阳的那一刻,山上总有一大片阴影快速移动,将我也没入阴影当中,一阵凉爽穿过身躯是那么地惬意!太阳告诉我原来云的速度很快很快!大自然给予家乡那么多的山,似乎就是给山里娃造就的”云梯”,时长想我的手臂再长一点,或许能抓得下一团云朵。夏日的云跟庄稼人似的,有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裹着庄稼人忙碌的影子。望云是庄稼人的天性,每逢清晨的太阳从东山露出脸儿时,若有如水波般的缕缕白云漂浮于天空,此时这些飘带似的缕云在阳光的照射下白里透红,一束束霞光穿过云波射向大地,曙光如笔,缕云如墨,把万物染得一片通红,这一天注定是个晴朗的日子,这般的景致庄稼人称她为“捎晴”,也总结出了一句农谚:早捎晴,晚捎阴。

云亦有性格,春夏秋冬,云随风而动,一丝丝、一缕缕、一团团、一群群、一朵朵,看着这些千姿百态、变化无常的云,庄稼人基本都会“观云测天”,知哪种云性格温柔,哪种云性格暴躁,云的性格随着天气的变化而变化,人们常以“阴脸”来形容某些人脸的表情变化,关于云的成语也很多,如:天高云淡、乌云密布、风云突变、烟消云散等等,褒贬皆有,这或许就是以云多变的性格衍生而来的吧。

天空布满青黛色的云层,将会迎来一场雨水的光临,或长或短,或霏雨绵绵,或细雨如注,庄稼人最喜欢春天出现这样的云,因为春天是禾苗最需要雨水的季节,是稼穑生长的黄金时期,雨过天晴,阡陌的田野里禾苗润绿,在阳光下绿叶泛着点点银光,那分明就是一串串感恩苍天激动的泪珠儿;小暑期间,倘若天空中显现黑色翻滚的云状,那是暴雨即将来临的预兆,此时此刻天空里各种鸟儿急速扇动翅膀,向属于自己巢的方向飞去。而庄稼人确一个个便拿起铁锨走向河床、田地,打坝截沟以便把洪水引至田地,阴霾的天空中那些翻滚的黑云极力地寻找着一束光明,碰撞的那一刻“轰隆隆”电闪雷鸣,云层破穿,宛若一个硕大的漏斗倾斜,将雨水一股脑儿倒入地下,远望群山黛色漫漫,急速滑落的雨点似抖落的雨帘,拍打在大地上碰溅出水花,不一会儿远处传来“轰隆隆”沉闷的响声,有远渐近,由小变大,沉寂已久的山谷沟河中黑色污浊的山洪席卷而下,河床边的水渠将汩汩洪水引入田地……

秋天的云最容易激动,有时无影无踪不知藏在哪儿好久不愿露面,有时从天边游荡而来,潇洒得不知所云,看着金色翻滚的麦浪,飘零的云朵时不时聚在一起,三言两语洒下绵绵细雨,特别是秋收季节,庄稼人把收获的麦捆儿来不及打碾,便被雨水浸透得吐出黄芽,把来年的激情早早喷发;冬天的云高傲清冷,我不喜欢看她,就和她一样不屑别人的存在,脸上没有一丝的温柔和灿烂,躲避了阳光的呵护和光合,万物的青睐与中和,即使掉落于大地还是本来的面貌,把风都凝结成扎人的寒针,让庄稼人蜷缩在房间里,抱着暖暖的火炉、围着热热的炕头,漫漫长夜里做着春天的梦!

望云,是一种生活态度,岁月更迭,日子纷杂,或愁或喜、或乐或悲,皆可面对且散淡而过。人生一世,皆有定数,把自己的心置于宏阔的天空,随片片袅袅的云淡然自己,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我愿做春天的云,掠过天空把灿烂和温暖洒向大地,让万物重生!

我愿做夏天的云,悬挂天空把微笑和激情带给大地,让鲜花遍野!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