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李孝贤的头像

李孝贤

网站用户

散文
201906/26
分享

静夜遐思(散文)

89fd1bf0a95eaf210e03d69da708a9ef.jpg

随着年龄的增大或是压抑的情感,总是喜欢独处在安静的夜晚或静思或遐想,此时此刻这个静夜似乎是上天刻意为我安排。浩瀚的夜空只有星星眨着眼睛和我对视,潜意识里的直感就是数不清的星星在问我数不清个为什么,即使我回答一个问题,我也知道传不到星星的耳朵早已被黑夜吞噬,那些急不可耐的星星总是滑入夜空想倾听来自地球的回答,可总被激情碰撞的火花燃烧成一缕耀眼的白光,随之消失殆尽。

一场病痛的折磨,一次生与死的较量过后,睁开眼又一次看见往日的一切,还有那些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声音,甚至还有小鸟的叽叽喳喳,此时才真正切切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美,竟然是从死亡中挣脱出来后所得的感知,是人灵魂的又一次升华,亦知活着的意义和珍惜生命的重要。病痛治愈的恢复期反而摒弃了所有的繁琐,让自己处在了一个恬适的环境和情绪里,更让自己的心思沉静下来,或静坐而思,或倚窗而立,遥视远方或真切清晰可见,或若隐若现在云雾之中的山峰,把自己的忧伤冗念肆意释放,散落于那些不知深浅的沟壑,或随风游离于无际的空间,那些山野里的花草树木不看也知道,总是摇晃着脑袋告诉你它们什么都不明白。收起遐想的思绪,折回凝视的目光,总想敲击键盘整理生活里紊乱的乐与忧,与自然无声地对话,甚至莫名其妙心底里的呐喊,把它们变成只有自己听得懂的音符跃然与荧屏,然而,白日尘世的各种喧嚣总在耳旁嗡嗡作响,偶有小雨波动风弦,那种滴落的哀嚎声撕扯房顶或穿透窗隙,忽强忽弱、忽有忽无,把我的心弦也能撩乱,悲凉凄凄……

 我喜欢静夜,特别是雨后的夜,它总把白天鸣啸冲动的火焰浇灭,让它闭上眼睛沉思自己的过失,我的情感此时也融在这种天然烘衬的静寂中,仅剩下跳跃在脑海里的遐思,激情在指尖上喷发,灵魂在键盘上起舞,咀一口浓茶让苦涩的味道刺激思维里那些稚嫩的文字,看着荧屏里空白的文档随意插入自己的心痕,此情此景,我总想起遥远今失的故乡,那个开荒圈地的时代,也是一个夏季的雨后,离村子好远的那座山坡上,一对老黄牛拖着一把笨重的犁头,父亲一手扶着犁把,一手持着鞭子,在长满荒草的黄土上开始划着生活的轨迹,艰难地翻出埋藏在土地里的希望。感恩命运,我踩着那座人生而坎坷的桥,在桥的那头幸运地捡到一株四叶草,心捻理想合着汽笛的伴奏,离开家乡踏入了绿色的军营,从此我与犁耙耱的“隔阂”愈来愈深,甚至忘却了它们的存在,我徜徉在岁月里时长铺展素笺,用一抹初心赤诚的信念,书写着使命的担当,闲暇之余亦闻缕缕文字的墨香而欣慰夷悦……

我从山中懵懂的走出,当我又回到生我养我的这一座座大山里时,远望起伏如波的山峦,如音符跳跃,总能感受到大山最初的激情和蓬勃向上的愿望,那就是要超越天际!然而再看大山重新思忖,那些美好的愿望只是它的美梦,才知它如此的沉重和悲切,缄默地堆积在苍穹中,那怕自己刻意地变成一条龙的化身,也只是盘踞在原地,但它始终不会低头,因为有梦。它那耸立傲慢的姿态原本就是它的性格和品质,能屈能伸。那些长着翅膀有意翱翔或是盘旋在山峰之巅的雄鹰,最终将会失去生命变成一具腐尸,而大山确永呈年轻,人啊!何时有山的胸怀、坦荡、深邃……

今夜无眠,忽听窗外又有风的骚动,急忙站起拉开窗帘,屋内的灯光随之穿过玻璃投射在窗外那颗十几米高的树冠上,纤枝摇曳树叶婆娑,有几束雨帘极速地穿过光影敲打着树叶,随之滑落于地发出不规则的响声,原来老天又要下雨了。静夜其实未“静”,所有的遐思都穿过了春夏秋冬,重温四季里的浪漫和现实,在走过的岁月里翩翩起舞,留下连自己也读不懂的诗行。人生没有完美,每个人都在用自己心海中的那支笔,饱蘸着或快乐或忧伤的情感,描绘着生命里沧桑坎坷的图画!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