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蒿蒿的头像

蒿蒿

网站用户

散文
202407/09
分享

摸鱼儿

今年梅雨季节,暴雨频频。那天一早,就被一个个视频刷屏,泄洪渠里白浪涛涛,大鱼群跃,此起彼落,让人隔着屏都想去捞一把。果然,人群很快聚集过来了,桥上一排人挨挨挤挤地打着雨伞围观,桥下一排人拿着各种各样的渔具,在水闸下张网以待。更远处,有人还涉险泡在齐腰深的水渠里摸索,抓漏网之鱼。夹岸绵延数里,涛声沸腾,人喊马嘶。不少人收获也丰厚,一尾尾肥美的青鲢鱼,车载肩扛,欢喜而去。

这不是别处,正在我居住的小区附近。此处有一个蓄洪湖,一夜之间湖水暴涨,溢闸漫泄,鱼群也顺流而下。

这群情激动的摸鱼儿的场景一下子勾起了我儿时的回忆。老家门前就有大小两口水塘,之间是一条田沟相连。一到雨水漫漶的夏日,大水塘的水就会溢到田沟里流进小水塘。隔壁的大哥哥总会连夜筑一道泥坝,中间埋一个鱼笼。那鱼笼有一个竹编的漏斗状开口,当鱼儿从开口游进去,就被收紧的蔑条困在笼中,不能游出来了。等到第二天一早收笼时,鱼笼里早已沉沉甸甸地塞满了各种小鱼儿,常有鲫鱼、鳑鲏、餐条、麻咕溜子、翘嘴白,以及螃蟹、虾子、泥鳅,偶尔还会有一两条黄鳝或大黑鱼。我们家没有鱼笼,连网兜也没有,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坐收渔翁之利。大姐灵机一动,带着我和二姐用淘米的簸箕,在水沟里慢慢地蹚,也会蹚到不少小鱼儿。

那时的鱼似乎特别多,蹲在池塘的石板上洗菜,餐条就围过来一圈。若故意将竹箩浸在水里试试,一会就逮住一两条。春暖花开,一场骤雨过后,洪水漫溢,水沟里,稻田里都有成群的鲫鱼窜动着。有时雨后走在塘埂上,还会看到好多鲢鱼跃上岸,在水洼里一蹦一跳,引得路人纷乱地抓,用草帽兜着,用树条儿串着。那时候的乌龟和老鳖也到处都有,偶尔在路边的水沟里看到一只乌龟,从不会惊奇,转眼就懒洋洋地走开,因为那时的人不爱吃乌龟。老鳖喜欢在岸边产卵,倘若你不经意地在塘埂牵起一根南瓜藤,会看见一只大鳖慌慌张张地溜走,咕咚一声掉在水里。

最热闹的摸鱼儿,应该是村里过年过节分鱼的时候。我记得门前的小水塘每年春节都要抽干,既要清理泥淤,又要分鱼过节。分鱼的当天,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纷纷赶过来,拿着各种网子、盆,或者竹箩、筛子,早早地围在池塘边。等到水塘见底了,大小鱼儿都躺在泥水里,相濡以沫,或者浮在几处浅水洼里。先是村长带着几个大人们赤着脚,蹚在泥水里,用罩小鸡的竹篮子一下一下地罩着大鱼,一条一条地抓起来,这是属于村里分红的鱼儿,任何人不得乱抢。剩下的小鲫鱼,小野鱼,还要等村长一声哨响,大家才能蜂涌而下,在泥水里扑腾,摸啊抢啊,有不小心跌倒泥水里,瞬间变成一个泥人。偶尔也有一两条漏网的大鱼,被众人一齐哄抢,谁抢到就是谁的战利品。这样的趁浑水摸鱼儿,几乎人人都有收获,即使所获无几,还可以等着集体分鱼,也许那时运气好,能抓到一个头阄。

早在《诗经》上就有《鱼丽》的诗篇这样歌颂:“鱼丽于罶,鲿鲨。君子有酒,旨且多。鱼丽于罶,鲂鳢。君子有酒,多且旨。鱼丽于罶,鰋鲤。君子有酒,旨且有。”看啊看鱼篓,主人抓获了这么多鱼儿,都有什么鱼呢?哦,除了鲫鱼、鳑鲏、餐条、麻咕溜子、翘嘴白,还有螃蟹、虾子和一条大鲤鱼呢。主人已备好酒席招待我,真是味美又丰盛的大餐啊。早在先秦时代,那个好客的主人,抓了许多鱼儿后,就呼朋唤友来喝酒,分享他的“摸鱼儿之乐”。 时隔两千多年,那场家宴仿佛还没有散去,热气腾腾的宴席上鱼肉飘香,风味诱人,宾主们击节而歌,把酒言欢,其喜洋洋者矣。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