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梅玉荣的头像

梅玉荣

网站用户

诗歌
202004/06
分享

山河令

psbECY2WGXT.jpg


    ●兵马俑

是谁赋予你泥的本质

又兼具人的神采

经历暗无天日的几千年后

以灰黄色的闪亮登场

揭开一页尘封的历史

兵戈虽已止息

泥土深处却裹挟着风雷

浸润着血腥

威武雄壮的军阵

坚毅俊朗的神情

身挥铠甲,手握剑戟

黄土不能埋掉战马的嘶鸣

沉静地表下

似有遥远的烽烟蓄势待发

时刻等待死灰复燃

抛开雕塑、冶金等艺术的范畴

你的存在是历史症结的再现

战争,是人类最惨痛的伤疤

兵马俑,是伤疤的结晶


骊山

载秦岭之风,翘望渭水之气

你像一匹青色的骊马

抖动郁郁葱葱的鬃毛

扬洒出一个绮丽奢靡的故事

愚蠢荒唐的君王

烽火台上,点燃褒姒一笑

滚滚狼烟,在一个女子裙下飘摇

助她升空

周幽王,从此下了地狱

而骊山,背负着误国的标签

供后世嘲笑,一越千年


华清池

"温泉水滑洗凝脂"

史册中,一个软玉温香的词语

见证盛世的歌舞升平

和末代的衰败沦落

一骑红尘,扬起大漠沙尘

牵引出乐坊遗曲

倾国倾城之牡丹绝色

超越时空

在《长恨歌》里萦回

马嵬坡前三尺白绫

缢尽天下女人温情而无奈的梦

战乱纷争

红颜本薄命

红颜从来都不是祸水

华清池的水,才是祸水


华山

朝阳峰,莲花峰,落雁峰

峰峰雄奇险峻

云华山,雨华山,雾华山

山山变幻多姿

现代化缆车省略了登山的艰辛

也剥夺了许多探险之趣

"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

没有谁能真正超越

只有秦腔那激越的声线,才能直达顶峰

翠灵宫,舍身崖,玉女峰,斧劈石,观日台……

壮美的景色令人心醉

神奇的故事更引人遐思

除了造化神功

还有诗人墨客的神笔

野老渔樵的想像为你添彩

你的风韵,绵延不绝


古城墙

在繁华都市

你是一个坚守的存在

仿佛一位睿智老人

目光深邃苍凉

穿过历史迷雾

向人们诉说辉煌的过去

灰色墙砖,用厚重文化底蕴烧制而成

你高大而稳固的身形

以军事家的姿态,叙说历代王朝的兴衰荣辱

信步城头,迎面吹来现代的风

脚下每一块方砖

就是一个典故或传说

解读这个十三朝古都的典籍

古老城墙

挡不住滚滚时代潮

城外,灞桥柳色正参差



神州牡丹园

从大唐的繁华深处走来

从泰山的风雨云雾中走来

沿途开不败,是雍容的国势

还是华贵的运程

一朵花,是逶迤绽放的女人花

早已定格在无字碑的上方

有位诗人说,总领群芳是牡丹

繁华落幕,缤纷福泽后世

层层叠叠是历代的烟云

千千万万是无涯的芬芳

每一朵,都埋藏着一个生命的感叹

每一朵,都镶嵌着一个美丽的传说

姚黄魏紫,是谁站在历史的枝头

大声呼唤这些稀有的名字

如同寻找,那些珍贵的信仰

白马寺

白马寺里,那匹白马已站立千年

有些散落的牡丹,开得静默而从容

自然少不了雕龙的栏杆

少不了凶悍的石狮

一笔笔,刻写着天子的威严

苍郁的松柏无视这些,继续苍郁

悠闲的鸽子无视这些,只管踱来踱去

帝王的极度奢华

终化为平民的乐园

鼓号声声,钟磬幽清

一场法事,被僧人们蜿蜒的长队

渲染得格外庄严

壁画里的佛祖,一直拈花微笑

看这熙熙攘攘,或跪或拜,多少善男信女

佛像们或坐或站,神态安详,不发一言

仰望斗拱飞檐

有一只铜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风,正掀开,一角天空的辽远





不去西藏


想像中的苍鹰

总是神情落寞,立在

传说的尽头

不发一言

雪山沉寂

守着圣洁的雪莲花


天苍苍,野茫茫

风不厌其烦地吟诵草原民谣

一条洁白的哈达,从天际飘下

我用一整夜的时间

来打点行李

天还没亮之前,我不去西藏




彩云之南


茶马古道的铃

响在蜿蜒的电视剧中

泸沽湖,绿孔雀

在我的梦中一一绽放


插上彩云的翅膀

我在路上

最好逢着一个

抢亲的队伍

把我的一生

都种在蝴蝶泉边




撒哈拉的沙


无垠的沙,从地图

延伸到一个女人的笔下

旷远辽阔,毫不忧伤

爱情与传奇并不缺水

沙漠深处

盛开一朵朵奇丽的花


那个女人叫三毛

我一遍遍翻看她的青春

当一双丝袜结束了旅程

我的梦也因此失血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