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梅玉荣的头像

梅玉荣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13
分享

散文诗:节气里的夏天(六章)

psb4CG4AE0W.jpg

立夏:想起屈原

江水无休止漫上来。年复一年。

又是一个夏天。细密如荫,艾蒿把一种民间香气染成诗意。从立夏开始,一块沉江的石头,高高浮起又落下。溅起回音,打湿那些发黄的书页,薰香一个名叫"端午"的节日。

你喜欢长铗陆离,你喜欢衣饰华美。

你喜欢香草若芷的气味,你喜欢纵马驰骋于兰皋。

你高呼云中君,你轻唤湘夫人。

你在长空与大地间巡游,忍受闪电雷霆,总也不肯俯首!

行吟泽畔的诗人!你形容枯槁。只有渔父,能读懂你凄凉的背影。

郢都,瓦砾残存,草木萋萋,你长叹一声,望美人兮天一方。

如今,两千多年随水流走,却依稀听见你无声的悲哭。气温像江水一样,一天天往上涨。有些失落却很沉,有些忧虑却很深。

越是祥和盛世,越需要清醒。

诗人,借你钙质坚硬的骨骼,在苍茫世间,在天地交接的边缘,立起一个,沸腾的铁骨铮铮的夏天!



小满:宣纸岁月

从农耕文明的高地上长出,一段纸质光阴。

如一棵硕大的树,撑开五千年历史。

疏密有致,漏下一些日晷,隐约可见,三千里江山巍峨,遍地都是家国铜像,一片苍茫。

那是秀雅的兰亭,演绎着一个朝代的盛事。笔触力透纸背,把天空压得越来越低。低向一池流觞的曲水,酒杯里,盛满了文人墨客眼中的星光。

点燃一盏又一盏,线装的人文之灯,饱蘸浓墨写下的,不是誓言,不是帝王将相的封疆掠土,也不是圣旨,不是救世良方。

那是沉默浸润,那是气韵飞扬。在唐诗宋词元曲里酝酿升腾,掀起万丈烟尘。

如烟,如梦,如泣,如诉……

恣意铺开一幅民族画卷,逶迤奔放。

小满,小满。当心灵有了小小满足,笔墨纸砚,便退出生活舞台,成为一种灵魂的奢侈,或者让人不屑的所谓艺术。我们敲打着键盘,点击鼠标,深陷在沙发里,抬起慵懒的身子,注视一种古老朴素的表情,渐行渐远……



芒种:麦子唱着传统的民谣

麦子不浪漫,也不彷徨。作为植物,早已认定一生的方向。

当夏的双脚滑进五月的溪水,麦子,用针尖一样的锋芒,回答风雨雷霆的打击,挑落季节的蜚短流长。

麦子立场坚定,不盲从,更不抱怨。

从容地拔节,积极地抽穗,快乐地扬花,谨慎地灌浆……坦然有序的日子,一畦畦生长。

麦子唱着传统的民谣,用齐刷刷的手势问候人间,直到遍野,一片金黄的麦浪。

麦子是乡村的乳娘,哺育一代代的愁苦与欢畅。

沙沙沙,沙沙沙。

你听,她在在春风中歌唱。她在月光下歌唱。就像最执著的杜鹃鸟,唱出原始的血,唱出刻骨的伤。

这淳朴的,不加修饰的民谣,从远古的田畔,唱到游子的梦乡。

镰刀,割不尽饱满的乡愁。多少离家的人,深夜不眠。无数新生的城市,眼含泪光。



夏至:中草药

野菊花、月季花、蒲公英、金银花、紫花杜鹃……看到它们,就看到诗意与季节。

车前草,我只从书上看到这个名字;两面针,是我经常用的牙膏品牌;覆盆子,鲁迅散文中描写的好吃的野果。

至于香附、当归、柴胡、菖蒲、女贞子、半边莲、白头翁、益母草,我宁愿相信,它们背后都有一个传奇。

路路通、十大功劳、王不留行、雪上一枝蒿,更让人不解,在我眼中,它们就像行走江湖的侠客,身手敏捷,姿势飘逸,招招制敌!

中草药,是一部奇妙大书,是千万个耐品的典故。词语零散,却如星光闪耀,如花儿朵朵惊艳。不仅解生活的表,还可治灵魂的本。祛除多少顽疾肆虐,疗救多少生命荒芜。

如今,我们民族似乎走到浮躁的夏天。

在这急火攻心的时刻,不妨让古老瓦罐,坐上新鲜炉火,小扇轻摇,计好时间,慢慢慢慢,熬一剂传统药方。

采几枚淡竹叶,清肺去火。尝一尝苦瓜干,散热解毒。再服一碗干姜水,回阳通脉。



小暑:荷之韵

设若没有荷花,暑气必然令人窒息。

大自然安排最为妥帖。春芳消歇时节,一切陷入疲惫。恰有那一池池荷叶,一朵朵荷花,把整个夏天照亮。

习习凉风,生于翡翠的绿,生于清雅的红,生于那水底嬉游的小鱼小虾。

举笔为旗,落纸为歌。

我呼唤出淤泥不染的濂溪先生,一起静静远观,那水中卓立的君子。

我呼唤晓出净慈寺的杨万里,再拟一首接天之词,映日之诗。

我呼唤豪迈俊逸的东坡居士,何不荡舟西湖,共赏荷香?

最好,让我变成一枝荷花,

在夏日池塘里招摇,或红,或白;也清新,也妩媚,也极尽妖娆。

或者变成一片硕大荷叶,用心托举每一滴露珠,一滴露珠里一枚太阳。

甚至,干脆让我成为一节藕,潜藏于深泥,唱一支低调的歌。



大暑:蒲扇光阴

该铭记的,就不要忘掉。

该感恩的,就不要忽略。

那些珍贵花瓣,遗失在时间河道里,随水漂流,越来越远。无法打捞的希望,一直都不曾靠岸。

我要说的,是一把普通的扇子。

它外形粗朴,个性如名字一般简单。盛开在遥远的乡村夏夜,牵出几缕炊烟,散发稻草清香,织女和牛郎相会于天河,董永在槐荫树下,呼唤爱情。

穿行在钢筋混凝土丛林,生活有些潦草,有些逼仄,有些气闷。美人在广告里,微笑推介各种空调。空调们价格动人,名称好听。还有多样的款式,舒适的气温。

烈日被遗忘,无数汗水被扼杀。

人们举止得体,衣领干净,丝毫想不到,还有一把蒲扇,停留在时间之外,发出微凉的轻叹。

一把蒲扇,扇凉了五千年暑气。

如今,只能在词典里住着,静等一支如椽巨笔,将其删减。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