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梅玉荣的头像

梅玉荣

网站用户

散文
202005/14
分享

节气里的春天(六章)


城里的树.jpg

立春:季节与纸鸢

小草在冰雪下动动身子,整个春天就开了。

柳芽儿吐绿,麦苗儿返青。

每一朵花瓣湿漉漉,每一片草叶鲜嫩嫩,一个小小的活泼泼的春天。

蝴蝶翅膀翩翩,扑楞楞飞。飞到桃林深处,飞到田野深处,去赴一个甜蜜而深情的约会。

到处是水嫩嫩的初生模样。

所有潜藏的爱,都张开翅膀,刚一打开鸟笼,幸福和沧桑齐齐飞起。一翻身,融入蓝天白云的节奏。

天地之中,飞得最高最痛快的,是纸鸢。

一根细线,串古串今。不知放飞多少柳岸堆烟,春江水暖。

一只,两只,一百只,一千只……漫天飞翔!每一只都将童话传承。是春天最迷人的姿影。

当你细细查看岁月的羽毛,一切,都变得轻盈。

雨水:江南写意

不必撑伞。请随我来到江南。

杏花,正开出一蕊风韵。

春雨,刚好可以打湿薄薄衣衫。

杏花、春雨、江南,这三个词语的组合,就是线装书里最动人的旋律。

石桥边,开放执着而坚定的爱情;柳荫旁,系住远游的舟船;乌篷船荡荡悠悠,把中国式梦境沉酣;古戏台咿咿呀呀,才子佳人永远……

花是江南的翅膀,雨是江南的魂魄。

而诗词,是一杯杯清芬的美酒。醉了天,醉了地,醉了江南。

画船听雨眠,痴想那皓腕凝霜的女子;小楼听春雨,深巷明天定有一位卖花姑娘;吹笛雨萧萧,依稀记得伊人旧时模样;驿桥春雨时,多想驱得快马奔向故乡……

雨水,最宜开在江南。一朵一朵精致,一场一场微茫。

丝丝缕缕,喂养玫瑰的花房。

飘飘洒洒,抚慰流年中的暗伤。


惊蛰:线装书里的诗词

远古时一声惊雷,震醒尚在沉睡的大地,地气疏通。震醒大大小小的虫儿,赶紧清理居所。震醒架上一排排线装书,一句句诗词,如同一尾尾小鱼儿,竞相跃出水面,吐着鲜亮的泡泡。

这个时节眼睛最忙。

先看绿柳,绿柳才黄半未匀;再赏桃花,桃红又是一年春;又看菜花,桃花净尽菜花开;还看梨花,砌下梨花一堆雪……

这个时节耳朵也忙。

淑气催黄鸟,鸟语声声唱暖春气;泥融飞燕子,燕子啾啾斜剪蓝天;几处早莺争暖树,早莺就是树上的花朵;两个黄鹂鸣翠柳,黄鹂恰如春日的逗点……

惊蛰。这个动词蛰伏在血液中,把生命的热力,传递到每一寸指尖。

惊蛰,多么阳光!让人身心爽洁。要来的都来吧,要开的都开吧,要爱的尽管爱吧!

我们种葵花,种蓖麻,种大麦,种豌豆,种下一个古典风味的愿望,或者,种一个颇具现代感的理想,让这个世界,变得喧闹而喜庆。


春分: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恰是水灵灵春分模样,一切就绪。只等一声召唤,唤醒桃花仙子,好一个惊艳,从《诗经》水畔飘然而至,甘愿从俗,于是,得了世间俗人的千般眷恋。

桃之夭夭。灿烂而张扬。溪边湖畔,她笑成了诗。照见岁月的影子,脆薄如纸。立在唐朝某个上午,看门扉轻启,吱呀一声,打开历史。

桃之夭夭。从指缝间窥视时光的杰作,这轻柳,这雨燕,这满天的纸鸢……

笑声洒落崇山峻岭,顺着苍凉的河道,渐次低矮。风来了,笑声打落一些鲜艳的红,入水飘零。

桃之夭夭。开一个繁盛的春天。是谁在幸福地咳嗽?是桃花太眩目,还是碧柳太缥缈?这绚丽的季节,终究会遗落么?从雪山到草原,再到城市。张着企盼的眼:明年,还可不可以,再见桃花?


清明:酒魂

一段逆时针的悲伤。

细雨纷纷,淋湿千年之前的天空。

那个叫杜牧的诗人,把一个感伤的词汇,植入时代的记忆。从此,山南水北,处处溢满杏花的薄,与酒的香。

从古典深处走来,却最有鲜活的触感。温一碗酒,祭那些不再言说走动的亲人。

燃一炷香,插一支烛,脚下的每一寸泥土,都在诉说思念。

思念,是袅袅升起的烟。山地荒芜,坟茔孤寂。

也许只有酒,才能安置至深至浓的凡俗情怀。我们远古的亲人啊,一碗酒,能不能稀释世间的凉薄?一碗酒,能不能帮我们灌溉几近荒芜的田园?一碗酒,能不能疏通,被冷漠和浮躁堵塞的命运的河流?

一碗酒,斟天斟地,也敬献给这山川草木,郁郁青青。

我相信,杏花凋落瞬间,千里之外的酒旗,便化作不朽的经幡,为万载的江山呐喊,为逝去的岁月和生命,招魂。


谷雨:一个叫苇岸的人

马建国。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

他的笔名叫苇岸,用文字搬运生命。

他在世上生活,不到四十个年头。

他喜欢徒步旅行,关注大地上的事情。

他坚持素食,沉醉于天明地静。

他热爱农业文明,笔调把人心触疼。

他对二十四节气极度痴迷,找了一块农地,观察、拍照、记录……把每一个瞬间,化为朴实跳跃的文字。

立春、雨水、惊蛰。春分一迈步,便是清明浅浅。他写到谷雨。鲜花和荆棘,都戛然而止!

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春天,黄经三十度,太阳过早收起光芒。肝癌夺走了他写字的权利,以及思考的眼神,沉静的嗓音。

大地上的事情,他已无法关注。而他的骨灰,与花瓣一起,融入了故乡的麦田、小河、林地。

大自然依然进行大循环。春天,把树叶搬回树上。秋天,让河水潜入河中。

每年,时节青绿,故事青绿。摘一把谷雨茶,揉进千尺雨水,万丈阳光,

沏入壶中。看世间依旧浮沉变迁,顺便怀念起一个叫苇岸的人。一个在疼痛中栖居的人。

他用年轻而朴素的生命,把谷雨,谱成绝唱。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