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明天灿烂的头像

明天灿烂

网站用户

散文
202103/10
分享

棠城月圆

晚上,吃过饭闲着无事,又想起一张照片来。这是陈俊同学发给我的一张照片,是他的摄影作品。圆月高悬夜空,与饱含沧桑的六合城墙遥遥相对,仿佛就像一幅油画,内涵是那样丰满和厚重,我谓之曰“棠城月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六合城古称“棠城”,由此及彼罢了。

于是,我决定利用今晚的闲遐,去体验一下“棠城月圆”的意境,感受一下画中的旷达和深邃。从家里出来,沿着商城路往北走,这是一条还未完全通达的路,旁边还有一遍原“城中村”的拆迁工地,因此更显幽静。只有路的北边小河边闪耀的星星点点的彩灯,还能看出些许城的气息。站在诺大的拆迁工地边上,眺望不远处雄州广场璀璨的灯光,我在想,这脚下的土地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番变化。总之,城市会越来越靓丽......

这是早春二月的夜晚,微风起时还略感体寒。一路走着,前面就是复兴桥,而在桥的西北方滁河对面就是复兴园小区。这会儿映入我眼帘的都是满眼的光彩,六合城的亮化已做的很好。但给我印象深的还是桥面上那一盏盏的“玉兰灯”,仿佛间,我又看到了南京长江大桥的壮丽情景。站在复兴桥顶放眼望去,三百米外的六合“浮桥”正闪烁着光彩照人的风韵,连水都是彩色的......只有复兴桥东北面那段残存的“六合城墙”,在荧光的映衬下,静静的待在那里,只有护城河水忠实的守望着他。

而当我抬脚登上城墙步道的那一刻,内心便有了一丝激灵,也许是一种心灵感应吧。六合民间有“铁打的六合纸糊的南京”的说法,就是形容六合城池的坚固。据记载:1858年10月,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率部攻打六合,与清军展开拉锯战。最后,面对六合城墙毫无办法的陈玉成使出最后一招,他命士兵挖掘地道灌入炸药,炸开城墙,才攻入城内。这里,我只是抒发对于六合城墙的骄傲。这像是他对我的提醒,又像是我对他的感念。今晚我来到这里,就像是多年前的约定。此刻,我想到了一首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出塞》: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这首诗表现了对敌人的蔑视,和对国家的忠诚。展现的是一种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气概。此时此刻,我想到了班公湖的山岗,将士们浴血戍边防的壮烈情景历历在目。虽然,我们生活在当今的和平年代,但有形或无形的“城”“关”依然还须筑牢把好,美好生活仍然值得珍惜和爱护!

不知不觉中,月亮已升上了中天。此时天上繁星满天,蛟洁的月亮是那般水灵,仿佛能开口说话......夜色中,虽然隔着一间间房舍,但我已然听到了“六合文庙”曾经的钟声;虽然视线被高楼遮挡,但我已然感到了“万寿宫”当时的荒唐;虽然古老街巷漫长,但我已然领教了明清民居逝去的情长。我坐卧在冰冷的城墙上仰望着月亮,这是我与“棠城月圆”这幅“油画”的约会。望着护城河水中倒映的月影,我又想到了唐代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下略)

一幅春江月夜的壮丽画面,神话般美妙的境界,显得格外幽美恬静。

夜已深,当我走下城墙步道准备回家的时候,迎面碰到了一对年轻的男女,好象听到男孩子正炫耀着六合城墙的故事,一种欣慰之情油然而生。历史,文化,传承,反对虚无是青年之责任......

此时,天与地之间的对话还在继续,仿佛是在叙说着那久远的故事......

我也说几句0条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登录] [我要成为会员]